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郭奉孝移防调大军 宗汝霖论将领下邳
    杨修眼看许褚愤怒的眼神中仿佛射出无数道杀气,他吓得赶紧低下头向许褚赔罪,接着说道:“需将军误会了!我所言者,非冉闵将军,而是另有其人。网く √.  √.他姓赵名云,字子龙,是吴铭手下另一员虎将。”

    刚说完,曹操连声问道:“莫不是独龙山与典将军大战四十回合不分胜负之赵子龙乎?”

    典韦在独龙山被流矢射瞎一只眼睛后,心中一直对当时和赵云一战耿耿于怀,一听到这,典韦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十分不服气地说道:“主公!当初是末将中伏,所以不能尽全力与其一战,如果这番再遇赵云,韦一定能将其斩于马下!”

    “典将军莫要激动!一定会有机会的,德祖所言也有几分道理,虽然当时典将军处于不利情况,此人必然也是一员猛将。好了,德祖你先下去休息吧!”

    曹操再次下令,杨修不敢多做停留,只好向曹操拜了一拜,躬身退了出去。

    杨修刚出去,曹操脸色立即变的冷峻起来,他扫视了在场的武,“吴铭小儿此举完全在意料之中,不知诸公以为何时才可出兵,攻打下邳?”

    郭嘉起身,“料敌机先,才能攻其不备。吴铭虽然能猜到主公会以此为借口兵征伐,但是他定然以为主公会等到冰雪消融天气转暖之时才会出兵讨伐,若是主公提前出兵,吴铭必然不能及时防范,如此,可以占尽先机。”

    “但是如今天气严寒,道路难行,如何能用兵?若是大军出征,士气必然低落。奉孝此举甚为不妥,还需详加思索。”

    郭嘉笑了笑,“主公有所不知,凡事不可一蹴而就,从许昌出兵,直达下邳自然军心不稳,但是若是先往陈留,再迁鄄城,移山阳,大军不知不觉到达徐州。到那时,已是春暖花开之时,再忽然兵莒县,一鼓破之,如此便可兵锋直指下邳。”

    听完郭嘉详细解释,曹操才如梦方醒,笑着说道:“奉孝之言甚好,甚好!”

    荀彧正要上前,被身旁的荀攸一下拉住了,他摇了摇头,示意荀彧不要轻举妄动。

    “丞相,若是征伐吴铭,布愿为先锋。”

    吕布对吴立仁之恨,一直没有减弱过,高顺的死,更是让他对吴立仁的恨放大许多,而最近当他听说,吴立仁最终要娶貂蝉的时候,恨不得胸中的怒火能将吴立仁烧死,眼看曹操又决意讨伐吴立仁,他再次起身请战,若是能攻破下邳,说不定还能和貂蝉重续姻缘。

    “区区赵云,何劳温候大驾!许褚请战,愿为先锋!”

    “夏侯惇请战!”

    曹操看到众将皆有战意,自然是笑容满面,“诸将勿急!现在只是正常换防,还未到大战之时,他日战场之上,有诸将立功之时!让吴铭小儿束手就擒全赖诸将用力!”

    吴立仁和貂蝉过了一个多月的蜜月生活,终于在貂蝉的金玉良言的技能触下,吴立仁暂时告别温柔之乡,并且获得了一点智力的提升。吴立仁很久没有检测过自己的技能,连忙召唤出系统,“检测宿主当前的属性。”

    “滴!检测到宿主当前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2,统率5o,智力7.政治46.”

    现在吴立仁算是一个猛将型人才了,可是从最初穿越过来谋士的身份,变成如今这样一个猛将,吴立仁笑了一笑,自言自语道:鬼知道我经历了些什么!

    吴立仁收拾心情,派人将宗泽请到州牧府中,单独召见了他。

    宗泽行礼过后,吴立仁起身将其迎到里面坐垫上,与其一起就座,接着便问道:“汝霖可知吾今天之用意乎?”

    “但为徐州耳!”

    吴立仁笑了笑,“请汝霖赐教!”

    “当日天子派使,加封主公九卿之职,无非是让主公羊入虎口;主公若不从,曹贼必定兴兵来犯。下邳城如今是徐州重中之重,不容有失,而今都督、军师皆征伐袁术在外。下邳虽然武有赵将军、臧将军等,有陈主簿、孙长史,可是却无大将可领三军,不足以抵挡曹操虎狼之师,故而主公召泽必是为徐州安危。”宗泽满面春风,侃侃而谈。

    “哈哈,汝霖果然见识高明,子龙将军所言不虚。那依汝霖所见,何为将者?”

    “为将者,经纬武,谋勇双全;能得人,能知人,能爱人,能制人;省天时之机,察地理之要,顺人和之情,详安危之势。凡古今之得失治乱,阵法之变化周密,兵家之虚实奇正,器械之精粗巧拙,无不洞识。如春秋时之管仲、孙武、李牧,汉之韩信、马援、班等,不一而论,无不通书史,晓兵法,知地利,精器械。”

    宗泽一番话,令吴立仁感叹不已,他接着起身,向宗泽行了一大礼,口中称罪道:“有大将在手而不得其用,令其只为区区百夫长,实在是铭之罪也,请宗将军恕罪!”

    吴立仁如此谦虚有礼倒让宗泽有些不安,他有些惶恐地起身答道:“主公,末将岂能当得如此大礼,真是折煞末将了!”

    “吾用人从来不论出身,唯才是用,宗泽将军有大将之才,我便加封为督军中郎将,全权调配下邳所有兵马,准备迎战曹操大军,不知汝霖可愿助我?”

    宗泽曾经力抗金兵,将当时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南宋朝廷成功庇佑,并且一度反击收服许多失地,而今天防守下邳一定不会有很大困难。王守仁和郭侃之计,只是紧守便可,可是吴立仁起用宗泽,便是想能在紧守的同时能打出一波反击,削弱曹操的实力,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吴立仁知道宗泽的的能力,可是宗泽自己却是感激涕零,他未曾想到吴立仁就和自己谈论了这几句,便将整个下邳,甚至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自己手中,宗泽心中一动,再次向吴立仁拜了一拜:“昔日听闻主公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尚不太信,今日一见,果然是雄图霸业之主!泽愿为主公效死力,只愿有生之年,能看到四海一统,天下大定!”

    宗泽语气中充满这一种让人热血沸腾的精神,让吴立仁为之一震,他想起宗泽前世之时,面对毫无进取心的南宋朝廷,一生壮志未酬,口中高喊“渡河!渡河!渡河!”而死的英雄之憾,心中便暗暗下定决心:此生再不会让你有此遗憾!

    “滴!检测到宗泽的愿望令宿主引共鸣,触历史人才隐藏的夙愿系统。”

    吴立仁正想点感慨,却被忽然而来的系统提示给打断了,吴立仁只好向宗泽说道:“下邳安危,还需宗将军多多操劳!稍候我会召集三军将士,宣告宗将军的任命!”(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