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杨德祖制谜反受辱 吴立仁脑筋急转弯
    吴立仁哈哈一笑,用一种近似可怜的眼神看着杨修道:“难道德祖先生有如此雅兴,我等自当奉陪,请先生出题,若是真的无人可以解出来,那我徐州武尽皆自罚三杯。网 く.”

    杨修点了点头,拿着酒杯开始在人群之中慢慢踱着脚步,“修曾途经曹娥碑下,看到石碑的背面题写着“黄绢、幼妇、外孙、齑臼”八个字,敢问诸公,可有人知道其中深意?”

    吴立仁一听杨修这样说,差点没控制住笑出来,敢情这道碑在曹操遇到之前,杨修就已经知道了?怪不得曹操想了三十里才想通,而杨修立刻就知道答案了。

    吴立仁此时清了清嗓子,觉得这是杨修送给自己装一波的机会,正当他想要说出答案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爽朗的笑声,“杨德祖此谜不难矣,某已经知道答案了!”

    吴立仁叹息了一声:不知道这个机会被谁抢走了!循着声音望了过去,果然不出所料,正是智力最高的王守仁。

    杨修走了过去,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王守仁,他来下邳几日,还未曾见过王守仁,所以他并不知眼前之人是谁,只是向王守仁抱拳行了一礼,问道:“不知阁下高姓大名?现在身居何职?为何修在这下邳城中未曾见过?”

    “某姓王名守仁,字阳明,昨日刚回到下邳,故而与德祖先生未曾相见。”

    杨修神色一变,连忙再次向王守仁行了一礼,他虽然不认识王守仁,却深知王守仁的大名,“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王阳明!”接着他忽然又笑了一笑,“王军师虽然精于谋略算计,却未必精于这字谜解疑,请王先生赐教,若是解得不对,那王先生可就见笑于人了!”

    “哈哈,如此简单之谜,何足道哉!且听我慢慢道来:黄绢,色丝也,于字为‘绝’;幼妇,少女也,于字为‘妙’,外孙,女子也,于字为‘好’;齑臼,受辛也,于字为‘辤’,合起来便是所谓‘绝妙好辤’也!德祖先生,不知道是或不是?”

    王守仁刚一说完,众人纷纷拍掌叫好,吴立仁更是高兴万分,这个当初让曹操行了三十里才想通的谜题,王守仁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解决,实在让他不得不佩服!

    而杨修更是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这个谜题,他当时看到后想了很久才想通,竟然被王守仁就这样轻易答了出来,杨修此时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的智商,或者,他心中猜想:难不成王守仁以前也戢见过这块碑,所以早已知晓答案?可是这样没有依据的猜想他并不敢轻易说出来。

    “德祖先生,不要楞在那里了,赶紧喝酒吧!”

    杨修叹了一口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时,施世纶走了过来,向着杨修拱了拱手,“杨先生既然出了题,那我也有一迷,请先生解惑,谜面是游方僧,猜一句《孟子》中的话。”

    “滴!检测到杨修急智技能触,杨修智力暂时+o,当前杨修智力提升至9o.”

    系统的提示,让吴立仁笑了笑,读书人之间玩起谜语,他这个主公真的陪着笑了。

    杨修端着酒,来回走了半天,仿佛陷入了一种无我的境界,无论别人说什么,他都好像听不到,吴立仁则不去理会他,和其他诸人一起喝了一些酒后,忽然听到杨修大喊一声:“我知道了!”

    这时众人才纷纷转头看向杨修,杨修笑容满面地来到施世纶面前,“施先生,刚刚的谜底是不是:所过者化?”

    “哈哈,德祖先生果然才智过人,只是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就想到了,实在机敏。那施某便自饮一杯!”

    虽然施世纶如此说,但是众人都听得出他嘲笑杨修之言,纷纷笑了起来,杨修此时也有些尴尬,便径直走向吴立仁。

    “滴!检测到杨修由于急智解谜成功,智力临时-5,持续一天,当前智力下降至75.”

    吴立仁听到这个提示,心里忍不住对杨修同情起来,这个简直是自带作死光环啊!好不容易解了一道谜语,竟然带着一天智力减五的副作用。

    “吴公账下果然智谋之士众多,修实在佩服!怪不得吴公能有今天成就,恭喜吴公!”

    吴立仁冷笑一声:这厮又向自己挑衅来了,把自己当软柿子捏?比不了那么绉绉的谜语,那想出个脑筋急转弯难倒杨修还不是易如反掌!

    “既然大家如此有兴趣,我也随便出一个题目。一加一,在什么情况下不等于二?谁要是第一个答出来,赏百金!”

    这个问题放到现在,估计几岁的小朋友都可能知道答案,但是放在三国这个年代,可就很难说了;如果真有谁答对了,那就是赏他一百金也无不可,但是吴立仁相信,杨修目前的状态,应该不会想到。

    吴立仁将问题抛出来后,便不再和众人嬉闹,他当然是去新房,去度过他这人生第一次洞房花烛夜。

    此时貂蝉正静静地坐在新房中,她知道吴立仁此刻正在外面应酬徐州诸多武,在这样的年代,能得到一个人的独宠,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她总觉得吴立仁有些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可是就是想不通为什么。当想到许多和吴立仁甜蜜的瞬间之时,她忍不住自己就笑了起来,甚至连吴立仁进来都没有现。

    吴立仁一把抱住貂蝉,让貂蝉吃了一惊,看到吴立仁后,她又有些娇羞地低下头,“蝉儿!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说完,他扶起貂蝉的下巴,看着一脸幸福模样的貂蝉,深深地吻了下去。

    洞房之中,烛影摇红,春意盎然,温情无限;洞房之外,天寒地冻,北风凛冽,夜色渐远。

    第二日,吴立仁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这一夜是他穿越到三国中睡的最踏实的一夜,他的下属和仆人也很识趣的没有打扰。吴立仁看着还躺着故意闭着眼假寐的貂蝉,他笑了一笑,轻轻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他知道虽然自己娶了貂蝉,可是在这乱世之中若是没有足够的权势,失去现在的一切也是十分容易。居安思危,他不敢有半分马虎,特别是现在曹操还在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吴立仁梳洗以后,便派人请王守仁和郭侃来州牧府议事。

    不一会儿,两人就应召而来,仿佛早已经准备好吴立仁的召见。吴立仁此刻红光满面,精神奕奕地等着王守仁和郭侃,可是当他看到两人时,却惊诧地不知该说什么好——两人满脸倦容,眼睛中布满着血丝,一看就知道这一夜都没有睡好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