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9、铭蝉有情成眷属 杨修作死嘲群英
    众人一看,正是主簿刘晔,曹操一听,连声问道:“子扬所荐何人,快快道来!”

    刘晔上前几步,“尚书令杨彪有一子名为杨修,字德祖,为人恭敬,学问渊博,极为聪慧,可堪此次出使大任。网 く.”

    曹操自然没有听过杨修的名号,他有些怀疑地问道:“杨修现在所任何职?”

    “回丞相,杨修年方二十,目前并无任何官职。”

    “既然子扬力荐此人,那我便暂时封杨修为治事郎中,着令带上礼品,前往下邳,宣读天子之诏。”

    吴立仁此时自然不知道他会让曹操如此如坐针毡,整个下邳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吴立仁的大婚是所有人最关心的事情,他们和王守仁一样的心情。而貂蝉的贤名也早已让吴立仁手下武敬服,即便他们劝吴立仁另娶,也只是娶一房妾室回来,貂蝉已经是他们认定的主母。

    婚礼准备了很久,陈近南等为吴立仁挑选的良辰吉日便是腊月二十八,就在离婚礼还有几日之时,从许昌来的杨修带着礼物,终于赶到了下邳。吴立仁此时听闻天子有诏书来,也只好暂时放下手头的事情,带着大小武,一起出迎杨修。

    杨修读完曹操写好的封赏谕令后,又以天子的名义恭喜吴立仁的大婚,接着杨修将圣旨交到了吴立仁的手上,语重心长地说道:“吴使君诛杀李郭二贼,天子十分高兴,故而令我宣旨加封,皇恩浩荡,请吴使君不要辜负陛下圣恩,大婚之后,早日前往许昌述职。”

    吴立仁如何能不知道此中的深意,他若是敢去许昌,就绝对再也回不来了,他笑了笑,看着杨修道:“军师王守仁,都督郭侃,将军冉闵均为讨伐逆袭袁术,远在淮南,不能亲自接旨谢恩,万望恕罪,杨郎中一路原来,舟车劳顿,还望先去驿馆休息,等大婚之后再议此事。”

    吴立仁一边说着,一边召唤出系统,检测杨修的四维属性。

    “滴!检测到杨修当前四维属性为武力36,统率42,智力o,政治72.巅峰四维属性为武力42,统率46,智力5,政治79,检测到杨修拥有技能急智:遇到解谜类问题,智力临时+o,解决后,智力-5,持续一天。”

    “既然如此,吴公不妨代为宣示陛下恩宠。等吴公大婚过后,就随修一起返回许昌,拜见天子。”

    吴立仁笑了笑,没有回复,只是让人将杨修以及随从安排的驿馆休息,而自己则带着武回到州牧府中商议对策。

    “诸公以为杨修此来有何深意?”

    孙乾起身答道:“主公!许昌万万去不得!如今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虽名为天子之令,实际是曹操一人的意思。主公与曹贼素有仇怨,若去许昌,定然不能复返。以乾之意,不如将杨修软禁于下邳,就当没有收到诏书,若是天子问罪,便可以此推脱。”

    “既然如此,何不杀了杨修,一了百了,万一被其逃脱,岂不是对主公不利!”

    这暴脾气,一言不合就要杀人,吴立仁一看,原来是臧霸,果然霸气务恶无比,臧霸自从孙观被许褚斩后,便视曹操为仇人,所以他的态度吴立仁倒是可以理解。

    “主公,杨修此来必是曹操之计,无论主公是否去许昌,皆中其计。曹操以天子之令号令主公,主公若接旨,则如公佑所言,再不能复返;若是抗旨不从,则曹操定然以藐视天子的名义对主公大兴刀兵。目前主公大军仍在淮南,剿灭袁术正在关键之时,若此时曹操大举兴兵来犯,下邳危矣,徐州危矣,主公不可不察!”

    听完陈近南的话,吴立仁不由得点了点头,“近南之言,确实有道理,只是不知如何应对。”

    陈近南想了片刻,“过几日军师和都督应该会返回参加主公大婚,到时再与两人一起商议应对之策。”

    吴立仁点了点头,“暂时不需要理会曹阿瞒,若是他真敢举兵来犯,我便撤回所有兵马,与其决一死战,定让他重蹈彭城之败!”

    “主公英明!”

    吴立仁虽然知道曹操不好对付,可是正在他大喜之日,不想过多考虑这种头疼的事情,况且,下邳城还有一个隐藏boss宗泽在,即便郭侃不回来,99统率,9o智力的宗泽也能扛起守卫下邳的重担。

    接下来几日,杨修不断地拜访下邳所有武,包括陈珪、糜竺、孙乾、陈近南、施世纶等官,赵云、臧霸等武将,他的一举一动自然逃不过吴立仁的眼睛,他并没有说什么,想拉拢自己身边的武,也不想下自己这些人怎么招到的。

    吴立仁虽然对自己的这些下属很放心,但是陈近南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天傍晚,他急匆匆地来见吴立仁,细述这几日以来杨修的活动。

    “主公,杨修之心,路人皆知!他如此明目张胆拉拢主公手下众武,属下以为主公需要防范于未然,不如将其驱逐出下邳。”

    陈近南之言,自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吴立仁却摇了摇头,“近南以为,杨修此举,意欲何为?”

    “自然是让主公与徐州武离心离德,即使不能拉拢一二为其所用,也会让君臣相疑。”

    吴立仁起身走到了陈近南身边,他笑着看着陈近南道:“既然主簿已经知道曹贼的目的,吾有何惧!铭一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杨修如此大张旗鼓地行动,无非是让吾心中起疑,疑则不能用人,若铭无人可用,曹操即使不一兵一卒,吾已败矣!故而曹贼示我以疑,我示武以用,如此,则有何忧!”

    吴立仁有系统在手,这些人都是送上亲密点的,他自然知道这些人不会轻易背叛,所以他可以十分放心的说出这些话。

    刚说完,只见一阵掌声响起,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传了进来,“好!主公真是一代明主!”

    陈近南和吴立仁一起惊呼道,“军师!”

    王守仁从外面走了进来,笑呵呵看着两人,“属下拜见主公!”

    “阳明,快快免礼,不知是否知道曹操遣杨修为使之事?”吴立仁急忙问道。

    “这事刚刚已经停赵将军简单了说了一下,明日是主公的大喜之日,主公无需多虑,此事属下心中已有计较,绝不让曹贼奸计得逞!”

    吴立仁对王守仁的信任已经达到近乎依赖的程度,王守仁这话说出来,他便放下所有的担心,“阳明既然有此言,那吾无忧也!幸亏阳明今日赶回,我还担心若是汝若是不能赶回,便要错过我这一生最重要的时刻了。”

    吴立仁在这个世界,可以说是孤苦一人,召唤出王守仁后,王守仁对他无私的帮助和尽心尽力的付出,心中十分感动,名为主公与下属,实际上他已经把他当做真正的兄弟。而现在,貂蝉更将成为生命中的另一半,他穿越的灵魂,只有这样才仿佛有了依靠,有了在这个时代的真正归属感。

    “全椒暂时交给冉将军,只是可惜冉将军不能回来给主公贺喜了!不知道郭都督是否赶得回来?”

    陈近南呵呵一笑,“想必也快回来了,主公已经派人去通知都督了。”

    “如此便好,属下先在此恭喜主公大婚之喜!”

    第二日,整个下邳城张灯结彩,洋溢着喜庆的气氛,新年的喜庆和吴立仁大婚在一起,就显得格外的不同。

    吴立仁早早穿好新衣,此时他脑海中只有那神圣的一刻,天气虽然仍然是料峭生寒,吴立仁穿的也是单薄,却依然感觉不到一丝凉意。

    吴立仁在下属的指引下一步步来到州牧府,而貂蝉此时,也在丫鬟的簇拥下,身披大红喜袍,头上戴着凤冠霞帔,款款走向州牧大厅。

    而此时,除了因为守在各地前线无法到来的将领和谋士,吴立仁麾下基本都来参加了这场婚礼,包括军师王守仁,都督郭侃,主簿陈近南,广陵太少陈珪,丹阳太守陈登,吴郡太守诸葛瑾,武将赵云、宗悫、花荣等,官糜竺,孙乾,施世纶等等,自然来宾中还有曹操派来的使者杨修。

    吴立仁和貂蝉皆无父母长辈在世,便在中央将王允的牌位放在那里。吴立仁和貂蝉一起先拜了天地,再拜了王允,接着夫妻对拜,礼成之后,众武齐声喊道:“恭贺主公主母新婚大喜,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吴立仁此时只顾着傻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这时一旁执掌礼仪之人大声喊道:“送入洞房!”

    在众人的起哄下,吴立仁将貂蝉一把抱起来,送进了洞房之中。

    可是他却还不能享受和貂蝉得温存,他需要和来参加婚礼的众人一一致谢,杨修还带来了天子的礼物,他自然还要和他寒暄一番。

    吴立仁来到杨修面前,端着酒杯,向杨修致意,“德祖先生能够来此,铭心中感念万分,特敬德祖先生一杯!请了!”

    杨修伸手一挡,笑了一声说道:“吴公且慢!如此喝酒,显得有些无趣,不如这样,我出一谜题,请徐州武解惑,若是能解,则修自饮之;若不能解,呵呵,诸公请自便!”

    吴立仁实在有些佩服这杨修的作死精神,他不知道杨修哪来的自信敢挑战自己麾下那么多人,即便他算上技能,现在也就9o的智力,王守仁陈近南郭侃哪一个智力不比他高。怪不得在曹操账下也不能活多久,这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