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张翼德大战李存勖 审正南暗算刘玄德
    看到张飞飞马冲了过来,李存勖大声喊道:“来将是谁,报上名来!我李亚手下不杀无名之辈!”

    李存勖植入性命为李亚,字存勖。

    张飞何曾见过有人如此和自己说话,心中大怒道:“你这匹夫,好大口气,我乃燕人张飞,看大爷今天取你狗命!”

    说完,丈挺,直接刺向李存勖,李存勖知道来将是张飞,又看那一矛来的凶猛,便收起了轻视之心,将镔铁戟虎虎生风地舞了起来。张飞大吼一声,“破!”丈下子撞击到李存勖的铁戟上,李存勖不由得心神一震:这黑厮力气竟然那么大!实在是小看他了!

    李存勖的铁戟不停变幻着攻击方式,而张飞却丝毫不以为意,曾经和吕布的方天画戟战斗过的他,哪会怕李存勖的这支铁戟。李存勖的每一次出手,张飞总能找到最合适的方式反击,这让李存勖压力越来越大。

    两人战了三十回合,张飞看到李存勖力弱,哈哈一笑,再次大喝一声:“受死吧!”接着丈八蛇矛攻击度忽然加快,李存勖一时间便更加手忙脚乱,手中铁戟毫无章法可言,只见张飞蛇矛忽然一转,李存勖手中镔铁戟轮空,蛇矛重重拍再了李存勖后背上。李存勖吃痛之下,拍马便向阵中跑去,张飞便欲急追,然而刘备却令人鸣金收兵。

    回到阵中,张飞一副十分不开心的样子,对着刘备大声说道:“大哥!眼看我就要将那厮斩于马下,大哥为何在这个时候鸣金收兵?”

    刘备呵呵一笑,看了关羽一眼,指了指张飞,“三弟就是这个急性子!”

    而关羽也呵呵一笑,捋了捋他的长髯,看着张飞有些不自在,“大哥,二哥,你们这是何故?让小弟心里着实恼怒!”

    “三弟,莫要恼怒!三弟有所不知,那名叫李亚的敌将,和三弟大战三十回合,才逐渐露出败象,显然也不是等闲之辈。若是三弟继续追击,难免会被其暗算,为了三弟的安危,故而我暂且鸣金收兵,这是其一;至于其二,此人如此骁勇,正是大将之才,以后我若要成就大事,必然多招揽人才,若是留其性命,日后能为我所用,岂不强于害其性命?”

    关羽在观战之时已经看到刘备在一旁频频点头,他自然知道刘备喜爱李存勖的武艺,所以刘备的心思他已经了解。张飞却不知道,听完刘备的解释,他总算明白了,不由得转怒为喜,哈哈一笑道:“还是大哥想的深远,是小弟鲁莽了!”

    自从李存勖败于张飞之手后,王当便下令紧闭城门,拒不出战,无论刘备令人百般辱骂,上艾城再也没有人出城与刘备大军争斗。刘备大军未曾想过攻城,也没有带什么攻城器械,无奈之下,便只好退兵井陉县,以待其变。

    就这样,刘备又苦等了一个多月,眼看冬天已经到来,他便令人回邺城为大军求取冬衣。

    信使到达邺城之后,袁绍却不在府中,信使却反而在袁绍府门外看到了审配。

    “来者何人?来此何事?”审配看到信使,本能的问了下。

    “回先生的话,小的是奉了中山太守刘备之命,回邺城为大军求取冬衣。”

    审配自然知道,刘备以一万大军对抗张燕十万之众,不败已是万幸,他却没有指望刘备真的能大破张燕。审配心想:刘备如此英雄,如果留着必定为主公之患;然而主公却一直存有仁慈之念,不肯对刘备动手,不如我这个做臣子的帮主公一把。

    他主意已定,便对着那信使说道:“主公最近不在邺城,你且将信交给我,等主公回来之时,我自当交给主公。”

    那信使听完,心中颇为犹豫,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先生,这,这恐怕,不合适吧?”

    审配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低声斥道:“大胆!主公临行前,嘱托我在邺城处理政事,汝竟敢对我不敬,你到底有几个脑袋?”

    信使听完,连忙跪下,向审配请罪道:“先生息怒,小的知错,这就把留太守的文书交给先生,还望先生能冬衣,以助大军抵御严寒。”

    审配接过文书,点了点头,“如果信中所言尽皆属实,我自当禀告主公!你且回告玄德,就说主公会尽快为其准备冬衣。”

    信使退下后,审配自然不会真的为刘备准备冬衣,也不会将那文书交给袁绍,他回到自己家书放进火盆中烧毁,看着燃烧着的文书,审配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刘玄德啊刘玄德,即使你英雄盖世,看你没有冬衣,如何让大军度过这个冬天;一旦大军折损过多,主公必定唯你是问,到时候看你如何还在主公面前邀功!

    刘备自然想不到审配会在这个时候给他使绊子,眼看天气越来越冷,邺城送来的冬衣还是遥遥无期,刘备知道,怕是其中会有变故。可是他已经没有时间继续催促邺城的冬衣,只得布告,向井陉县和周围几县百姓征集冬衣。

    刘备虽然刚到此地数月,但是他的仁义之名却人尽皆知。他的布告一出来,就有很多百姓主动将家中多余的御寒衣物捐献了出来,“玄德公为我等奋勇杀贼,今玄德公有求,正是我等报答玄德公大恩之时。”还有人连夜为刘备帐下将士缝制衣物,虽然最终还是不能人人都有暖和的棉衣,但是总算能解了燃眉之急。曾经是张燕部下的黑山贼众,投降了刘备之后,最终也被刘备人格魅力感化。

    望着飘飘扬扬的大雪,刘备站在城墙之上,看着远方的上艾城,再次叹息不已。

    “看来今年想要破黑山贼,是不可能了!希望明年,能有个开门红。”

    袁绍此时和公孙瓒也已经休战,漫天的大雪让道路早被冰雪掩盖,袁绍看着漫天飞舞的大雪,不由得想到刘备还领兵在外,感慨万分道:“不知玄德此时此刻是否已经打退黑山贼寇!”

    这时田丰上前,对袁绍说道:“曾闻刘玄德在井陉口大败黑山军,关云长斩杀黑山头目孙轻,后又在上艾,张翼德大败贼将李亚,后来贼不敢出,刘玄德无攻城器械,故而相持不下,时值寒冬,想必前线大军必定缺少寒衣,请主公派人,携寒衣以解刘玄德之困。”

    田丰刚说完,袁绍好像忽然想到,猛然一拍额头,“若非元晧之言,吾险些忘记,实在对不住玄德。”

    然而一旁的审配却哈哈一笑,这让袁绍有点迷茫。(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