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宗悫翻手破吴县 陈煦治军袭海盐
    陈庆之令凌操紧守钱塘,而让田复带着神威军赶往由拳,与正在围困由拳的太史慈会合。而在此时,忽然传来一个好消息:吴县之中,有一奇人陈武,趁夜杀了守门将士,偷偷打开城门,放宗悫大军进城。宗悫进城后,吴县守将仓皇之下迎战,被宗悫一个回合秒杀后,吴县守军尽皆投降,吴县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宗悫则第一时间写信飞报吴立仁和太史慈。

    原来陈武听说了陈庆之在钱塘县开仓放粮救助百姓之事,心中对吴立仁的好感度便大大增加,而同时严白虎对待百姓多施暴政,不顾百姓死活。没有对比,没有伤害,以前没有吴立仁的时候,他们还会忍着,可是听到吴立仁的仁德之名,吴郡的百姓和将士心中纷纷有所不满。正逢宗悫大军进攻吴县之时,陈武便趁夜杀掉城门守卫,接应宗悫大军进城。宗悫十分高兴,因为陈武献城有功,宗悫封他为都尉,暂时在吴县整编收降的部队。

    太史慈收到消息后,连忙请陈庆之过来商议,陈庆之看到太史慈满脸兴奋的模样,不由得也好奇起来,他向太史慈拱拱手,行了一礼,继而问道:“不知太史将军有何喜事?”

    “参军请看宗悫将军的来信!”

    太史慈把宗悫的书信交到了陈庆之手中,陈庆之看完,才明白为何太史慈会如此高兴,刚刚坐下的他拍案而起,激动地说道:“太好了!如此,有望在今年年底将吴郡彻底拿下!”

    太史慈连忙问道:“参军有何高见?”

    “吴县一破,则由拳的严白虎一定更加慌乱,合围之势已成,他们此时已无退路。我只要借道余杭,先袭海盐,海盐城中也无甚兵马,必定一击可破,海盐若破,由拳便是孤城,严白虎若想逃,只能逃到大海中去了。”

    “参军此计甚妙!不过参军一路奔波,不如由我去奔袭海盐,参军在此驻守即可。”

    吴郡诸县,除了乌程是太史慈打下来,其余各县都是陈庆之和宗悫拿下,让太史慈这个主将颜面上有些过不去。然而陈庆之还是摇了摇头,“太史将军一直驻守在此,若是突然离去,则必然会惊动严白虎,到时候恐怕会让他有所防范。”

    陈庆之的观点他无法反驳,只好答应下来,幸好太史慈是个心胸开阔之人,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太过计较。

    “太史将军还要给宗将军回信,让他尽快将娄县拿下,接着大军也进逼由拳,如此这由拳城中必定人心惶惶,军心不稳,民心不附,则不用多日,城中必定有变。”陈庆之继续说道,“今日事急,我这就去准备大军开拨,太史将军,那我们各自珍重,告辞!”

    说完,便雷厉风行地带着神威军再次离开,奔赴海盐。

    已是初冬天气,每天匆匆赶路,休息时间极短,让神威军的将士开始有人产生怨言,原本只是个别的人牢骚,可是这种情绪一旦传开,便影响了整个神威军的气势。

    陈庆之听到田复的报告后,面色凝重,他知道,军心若是不稳,一切都将变成空谈,陈庆之此时止住大军,下令让大家原地休息一个时辰。

    正当大家一边休息,一边吃着干粮,陈庆之走到了队伍中间。

    “将士们辛苦了!”

    众将士此时兴致不高,只有寥寥几个回音,陈庆之则继续说道:“今天,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们,第一个,你们这支队伍的名字是什么?”

    这时,有些人忍不住一边笑着一边回答,“当然是神威军了!”

    “好,神威军又是什么?”陈庆之继续问道。

    “神威军是主公的亲卫军!”越来越多的人应了起来。

    “神威军的将士们,那你们是比铁血军和无双军差吗?”

    这句话问完,大多数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知道,铁血军是一直冲在战斗的最前线,无双军是最精锐的兵种,也一直在战场中拼杀,而神威军,特别是这支神威军,从立军以来,参与的战斗却不多,因此,他们回答起来十分没信心,只有几个不甘心的回答道:“不差!”

    “无双军和铁血军经常得到主公的表扬和嘉奖,因为那是他们用生命拼出来的,你们之前一定是想说,自己没机会参加战斗,所以就不甘心;可是,现在我从主公手下将你们带出来,给你们表现的机会。现在,我们只要尽快攻下海盐,就能将由拳的严白虎包围,这样,就能在年底彻底占领吴郡,这次的功劳,我们神威军就是第一位的,到时你们一定会得到主公的嘉奖,这样的机会你们难道不愿意抓住吗?这样的荣耀你们不愿意要吗?”

    这句话一出,整个神威军立刻群情激昂,齐声喊道:“愿意!愿意!”

    “只要攻下吴郡,我可以向主公申请,让你们在新年可以回去和家人团聚,你们难道不想吗?”

    “想!想!想!”

    “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现在都利索地给我从地上爬起来,想出风头,想得到嘉奖,想和亲人团聚,你们就要给我拿点实际能耐出来,别赶个路辛苦点就埋怨,功劳,都是拼出来的!想要安逸,都给我滚回家种地去。”

    陈庆之忽然语气一转,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刚刚的懈怠实在不应该,他们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各自归队,接着又一起喊道:“神威神威,无坚不摧!”

    “好,这才是我神威军应该有的气势!在明天前赶到海盐,我请大家好好吃一顿!”

    田复看着陈庆之一番话让原本有些松散的军心瞬间凝聚起来,不由得在心中对陈庆之更加佩服了几分。带兵打仗,一个勇猛的将领能带给军队信心,能压得住手下的兵将;可是陈庆之只是个文弱书生,竟然也能三言两语将麾下这支神威军训得服服帖帖,田复对陈庆之的评价又高了许多。

    “陈参军真是大将之材!”(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