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5、严與角力输子义 太史连珠射严张
    这次爆表,吴立仁真的很满意。

    太史慈也很满意,他满意的是陈庆之能给他一个基本的指导方向,虽然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但是他相信吴立仁的眼光,就像吴立仁当初对素未谋面的太史慈一样的信任。

    “太史将军只要牵制住严白虎主力,不用着急与其决战,带我和宗悫将军进逼吴县后,严白虎必定慌乱,到时三路大军齐攻,严白虎便如同瓮中之鳖,无处可逃。”

    太史慈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不知陈参军需要多少人马?我好去准备!”

    “太史将军无需担心,我有主公一千神威军足矣!阳羡、毗陵、无锡等县并没有多少人马防守,况且主公大败刘繇之后,江东许多郡县皆知主公仁义爱民之名,民心向着主公。若是闻我大军征伐,必有许多望风而降者。”

    听完陈庆之的话,太史慈忍不住连声叫好,“陈先生所言,令慈茅塞顿开,那便依陈先生之言,兵分三路,共击严白虎。”

    严白虎在吴郡经营数年,手下聚拢将士约有两万余人,其中乌程县是严白虎的家乡,兵力最多,约有万人,其余兵马分布在吴县、嘉兴等,其余各县只有数百弦兵。当太史慈大军兵临乌程城外,又令人高喊着辱骂搦战时,严白虎心中不由得愤怒异常,连忙召集弟弟严舆、结义兄弟张士诚等人一起商议对策。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严白虎和严舆的仇恨值16点,严白虎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3,统率68,智力63,政治49,严舆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7,统率63,智力56,政治38。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173,仇恨值52”

    严白虎年约四十,浓密的胡须好像黏在唇上,凶狠的脸上还留有一道刀疤,眼中不时闪现着乖戾之色,他这些年的打拼也是相当不易,多少次在沙场拼杀才有如今这一郡之地。他已经把吴郡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哪怕朝廷指派的吴郡太守他都没有放在心上。数月前,当吴立仁大军征讨刘繇之时,他就在考虑,如果刘繇灭亡,吴立仁会不会接着进犯吴郡。当初他本来是想要出兵帮助刘繇共同抵抗吴立仁,可是没想到刘繇竟然那么快就一败涂地,最后只好作罢。后来吴立仁大军开往全椒,他心里窃喜吴立仁对吴郡没有兴趣,自己可以躲过一劫,可是没想到,吴立仁还是派大军来了。事到如今,他知道没法逃避,虽然势不如吴立仁强,但是他怎么也不甘心直接放弃。

    “兄长,太史慈原为刘繇旧部,吴立仁占了刘繇之地,太史慈竟然还敢为他卖命,此等不义之人,让我去斩了他就好,岂容他在城外叫嚣!”

    严舆话刚说完,一旁的张士诚连忙起身说道:“德王容禀!太史慈骁勇,丹阳兵精锐,此时敌军士气正盛,我军此时必然不是对手。不如暂且固守城池,若是太史慈粮草不继,锐气尽失之时,便不战自退。到时再遣大军追击,定能破之!”

    “太史慈之名,皆是世人谣传,谁亲眼见到了?我等岂能因此而畏战?张将军若是害怕,就在城中好好呆着,某自去取下太史慈的级,让你见识下某的本事!”

    严舆听到张士诚如此保守的说法,心中对他充满了不屑,而严白虎对自己的这个弟弟,也有信心,严舆颇有勇力,一杆大刀也使得出神入化,严白虎于是下令道:“严舆,令你领三千兵马,出城迎战太史慈,若是不能力敌,记得千万不要逞强!”

    “末将领命!”

    严舆将自己的大刀拿在手中,十分不屑地看了一眼张士诚,接着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此时太史慈还在令士卒在城外大声喊道:“严白虎,严白鼠,快快出城投降!”正喊着之时,乌程城中擂鼓声忽然响起,接着城门大开,严舆率大军冲出城门,两军对圆处,严舆一马当先,向着太史慈冲了过去。

    太史慈看到有人出城,心下一喜,策马向前,迎着严舆,大声喊道:“来将快快通下姓名,我太史慈枪下不杀无名之将!”

    严舆听后大怒,手中大刀一指,高声说道:“太史慈!你这个卖主求荣之徒听好了,我就是东吴德王之弟严舆!汝若是知道我的大名,就赶紧束手就擒,否则,定让尔等尸骨无存!”

    太史慈最不喜欢听到有人说他是卖主求荣之辈,听到严舆这样说,太史慈大怒道:“严舆匹夫,看枪!”

    严舆也毫不示弱,将手中大刀挥舞起来,迎向太史慈的长枪。

    “滴!检测到太史慈笃烈技能触,太史慈武力+3,当前太史慈武力值提升至99”

    “滴!检测到严舆技能角力触,若对手力量不如自己,则自身武力加3,若对手力量过自己,则自身武力-3当前太史慈力量高于严舆,严舆武力-3当前严舆武力值降低至84”

    这技能果然够可以!怪不得自负用力的严與被孙策称作无用之人。

    严舆一交战,才现自己真的低估了太史慈的实力,心中暗暗叫苦,他想找个机会拍马而回,太史慈却不给自己这样的机会。城墙之上观战的严白虎此时已经注意到严舆的情况危急,他知道张士诚的本领比严與高上几分,连忙转身向着身旁的张士诚拜了一拜说道:“张兄请救一救我兄弟的性命吧!”

    张士诚看的出太史慈的武艺在自己之上,他本不想出战,无奈严白虎都这样恳求自己,如果不去救严舆,恐怕必定为严白虎所恨。他思之再三,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张士诚开门出城,同样挥舞着一把大刀,策马直接冲向了太史慈和严舆。张士诚一刀接过太史慈的长枪,接着对着严舆大声喊道:“快走!”

    看到张士诚出城相救,严舆心中十分感激,想到之前对张士诚的太多,又有些惭愧。不过他看到张士诚拼命为自己创造出逃命的机会,便也不再多想,驾马向阵中撤去。严舆一跑,张士诚也找准就会虚晃一刀,也驱马回阵。太史慈冷笑一声,从一旁的校尉手上接过一只弓,又从箭壶中抽出两支箭矢,一起放在弓弦之上。用力一拉,弓满如月,再一松手,只见两支箭矢同一时间射出,却一前一后分别奔着严舆和张士诚而去。

    张士诚率先觉察到,他一边大声喊着:“严舆将军,小心!”一边猛一低头,箭矢直接射到了他的盔缨之上,张士诚此时已经吓出一身冷汗;而严舆听到了张士诚的喊叫声后,心中更加紧张,连忙将身子一歪,箭矢一下子射到了他的左臂上,痛的他怪叫一声,险些坠落马下。

    而太史慈这边的将士,看到太史慈竟然连珠箭齐射,还能分前后射中两人,尽皆高声喝彩,就连城墙之上的敌人,也有些忍不住脱口而出:”好!“

    太史慈却有点不满意地说道:“可惜了!”

    严白虎连忙将两人接回城,又请医官给两人检查伤势,接着将二人各自送回府中休养,下令紧闭城门休战不提。(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