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蒋功成飞矛断左耳 冉天王铁血铸神骑(二合一)
    一番话,让蒋将再次热血沸腾起来,“此战若能无论成功与否,天王将军威名皆回遍传天下,能与天王将军并肩作战,实在是蒋将之福!”

    “有蒋功成相助,必定马到功成!难不成将功成是上天派给主公的福将不成?”

    冉闵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反倒让蒋将有些不好意思,“将军过誉了!”

    冉闵不再多言,起身喊道:“兄弟们,上马,张勋小儿此时已经败退,我等埋伏起来,只等他路过,定要再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为失去的兄弟们报仇,你们愿意吗?”

    “誓死追随将军!”

    众人一起翻身上马,跟着冉闵,再次来到曲亭山附近,悄悄在找到一处林子埋伏起来,专等张勋大军从这路过。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终于看到张勋大军的踪迹,然而张勋并不在其中,冉闵示意众人放过,继续等待。又过了大半个时辰,终于看到惊慌失措,仓皇逃窜的袁军中军,张勋正是在大军中央。

    此时天已微亮,奔跑了一夜的袁军此时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这时,只听得冉闵一声令下,四十二骑齐出,一起喊杀着冲向了张勋。冉闵的英勇早在袁军中形成了一种恐惧,只要一看到冉闵,袁军不由自主地产生着本能的逃跑念头,张勋看到冉闵忽然杀出,更是连连叹息道:“怎么又遇到这个煞神了!”

    虽然冉闵只有四十二骑,可是他哪里敢继续纠缠下去,后面王守仁的大军不知道追到哪里,若是被缠住,恐怕真的会全军覆没;况且,冉闵的战斗力,不知道多少人才能将其拿下,他此时哪里还敢有一丝这样的想法。张勋立刻下令,再次分出一个千人小队,拦截冉闵,其余兵马继续加快度向寿春逃离。

    乱军之中,蒋将看到正在向前逃跑的张勋,蒋将大声喊道:“张勋在前面!”

    冉闵大吼一声,将挡在身前的袁军将士尽皆挑飞,张勋大骇,大声喊着,“给我挡住,挡住!”

    此时又有许多命苦的袁军又被挤到了命运的巨轮之下,挡在了冉闵面前。冉闵却没有一丝心慈手软,将他们无情的碾压在自己的武器之下。可是他杀的再快,却也没有张勋快马跑得快,眼看着张勋就要逃出自己的视线,冉闵向天一声大吼:“张勋匹夫,他日我攻破寿春之日,定要斩汝级!”

    蒋将手中大刀刚刚劈飞了一个手持长矛的袁兵,他手中的长矛也跟着飞起,蒋将心下一动,大刀一挑,那长矛一转,蒋将趁机抓在手中,紧接着,他用力一掷,那长矛便径直向着张勋飞了过去,张勋听着背后一阵破空之声,心下一紧,连忙一侧身,身子才堪堪避过了长矛,然而他的左耳却不幸和长矛做了一次最亲密接触,度极快的飞矛蹭了一下张勋的左耳,张勋只觉得一阵吃痛,大吼一声:“痛杀我也!”随即再用手一摸,现耳朵竟然少了半截。

    他的心里痛苦万分: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这样拼命要追杀我!我杀了你一个谋士,你们斩了我几员大将,还有一个前大将军!我杀了你们几千将士,你们前前后后不也杀了几万人马,还不知足!

    哎!他已经顾不得太多,双腿一夹马腹,更加用力逃起来。

    蒋将虽然没有一矛将张勋射杀,但是看到他捂着半边耳朵逃命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冉闵此时心中也仿佛出了一口恶气,心情也舒畅很多,他再次斩杀了几个挡路的袁兵,与蒋将会合,对着蒋将哈哈一笑道:“汝这一招飞矛射耳果然非同一般,令某大开眼界。既然要了张勋半边耳朵,那我等便可撤退,回去覆命,不然再战下去,只会徒增伤亡。”

    蒋将点了点头,“冉将军所言极是!主公和军师必定等着将军回去,此战将军居功至伟,主公定然不会怪罪于你!”

    冉闵大喝一声,吓得周围的有些胆小的袁兵手中兵器都拿不稳,纷纷不敢再上前。“兄弟们,我们撤!”

    一声呼啸,四十二骑而来,四十二骑又一起回转,竟然不曾折损一人。袁兵此时看到冉闵等人策马狂奔,撤离以后,不由得纷纷舒了一口气,总算不用送命。

    冉闵等人向着阜陵而去,行到半途,便遇到了王守仁带领神威军在路上狂奔。冉闵心中欣喜,远远地就翻身下马,奔跑着向王守仁而去。他来到王守仁面前,弯腰便拜,行了一个大礼,王守仁不明就里,哪里敢受,便也向着冉闵拜了一拜。

    “军师何必如此,若不是军师妙计,此番冉闵再无颜面见主公!军师大恩,闵心中感激,故而相拜。”

    看到王守仁和自己如此客套,冉闵不由得有些不解,他不知道,王守仁也是有着同样的心思。

    “我因判断失误,让天王将军身陷险地,险些损失主公一员绝世猛将。若不是天王将军英勇无双,怎么会面对着二十倍的敌人时,还能取得如此惊人战绩。若是将军因此而有任何闪失,我有何面目去见主公!”

    冉闵听完王守仁的话,两人对视一笑,“此战皆赖主公洪福,众将士用力,才能于险中取胜。对了,我还要给军师引荐一位英雄,若不是他,闵可能就要遭到敌人暗箭偷袭。”

    王守仁听完,不由得叹道:“是哪位英雄,当受我一拜!”

    这时,蒋将从后面走了过来,对着王守仁拜了一拜,略微有些羞涩地说道:“草民蒋将,拜见王先生!王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实在三生有幸!”

    王守仁看到他英姿飒爽,气度不凡,连连叹息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蒋壮士于万险之中仗义相助,请受某一拜!”

    冉闵哈哈一笑,“我们这样拜来拜去,何时是个头!蒋将是东莱人士,和太史子义将军本是师兄弟,今番受邀来投主公,未曾想,恰巧碰到我与张勋大战,立下了如此大功。”

    蒋将,起初听到这个名字,王守仁未做他想,可是当冉闵再次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王守仁心中一动,忽然想到前段时间,吴立仁下令寻找的蒋钦之弟。

    莫非正是此人?

    “冒昧问一句:蒋英雄是世代祖居东莱还是从别处迁居过去?”

    蒋将有些不解地看着王守仁,“王先生何处此言?将从小便是孤儿,不知父母为谁,只记得被人在东莱收养,儿时的记忆确实十分模糊。”

    “如此看来,那我可能会有一件喜事要告诉蒋英雄了!”

    蒋将一听,面露喜色,连忙问道:“不知喜从何来?莫非是王先生知道吾父母的消息?请先生赐教!”

    “蒋英雄莫要着急!主公最近收一大将名唤蒋钦,他曾和主公言道:有一兄弟,幼时失散,至今未能寻回,而这名兄弟正是名唤蒋将。”

    王守仁还没说完,蒋将不由得呼吸加快,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果然如此?某确实记得,儿时有一兄长,只不过什么特征都不曾记得,所以这些年,也不知如何寻找。真没想到,会因为吴使君而使我兄弟二人相逢,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冉闵听到这个消息,也打心眼里为蒋将感到高兴,可是忽然想到一件事,不由得又有些忧心忡忡地说道:“既然如此,我们还是赶紧赶回阜陵,军师将大军都带了出来,我怕主公会有危险。”

    “冉将军放心,昨晚全椒纪伸已中计,主公大胜一场,他必不敢再轻易出城。我又令除这五千神威军以外的所有兵马赶回阜陵,主公不会有事。”王守仁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不过大军此时都已疲惫,确实应该早些赶回阜陵休息。”

    王守仁下令大军回城,整个神威军也不由得群情激昂,一路上不知谁开头,唱起了军歌。

    “狼烟起,江山北望!”

    一开头,便迅让气氛活跃起来,歌声便如同波浪一般,迅在整个神威军中蔓延开来。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骑在马上的冉闵和王守仁也不由自主地轻轻哼了起来,这让跟在身后的蒋将不由得也有些热血澎湃,想跟着节奏一起哼,可是只是哼了一句,便被自己的嗓音给吓得不敢再出声。

    一曲歌罢,整个大军兴致高昂,行军度不由得也加快了几分。冉闵看了看蒋将,呵呵一笑,“不知功成以为此歌如何?”

    蒋将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某虽不通音律,但是此歌唱起来令人热血沸腾,仿佛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确实是好,不知出于哪位音律大家之手?”

    冉闵摇了摇头,“汝绝对猜不到!”

    蒋将嘿嘿一笑,“某不通音律,对音律大家自然不甚关心,故而确实难以猜到。”

    “其实,这军歌是主公亲自填词教授的!”

    蒋将听完,下巴险些都要惊掉,“什么?是吴使君?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只听说吴使君仁义遍于四海,未曾听过,原来竟然还对填词作曲也有涉猎,实在令人感慨!”

    “主公令人吃惊的地方,岂止这些!日后时间久了,你便知道了。”

    大军到了傍晚,便回到了阜陵,而此时,早有探子报告了吴立仁,吴立仁带着花荣,在十几里外远远迎接了过去。

    冉闵和王守仁看到吴立仁竟然迎了出来,两人一起翻身下马,向吴立仁跑过去,接着一起拜了下去:“我等不辱使命,回军覆命!”

    吴立仁哈哈一笑,将两人扶了起来,“阳明,永曾,辛苦你们了!此战我已知晓,有军师之智,天王之勇,天下何愁不定!”

    正在这时,忽然脑海里传来了一声系统的提示:滴!检测到冉闵带领铁血骑兵完成了一次兵力悬殊的大胜,且麾下铁血骑兵剩余人数大于两百人,铁血骑军领悟兵种技能神骑——铁血骑兵作战时,武力+2,以万人为上限,铁血骑兵人数每降低为十分之一,则铁血骑兵所有人武力+2,上限为武力+8。

    听到这里,吴立仁忍不住“啊”了一声,这技能听起来很给力啊!虽然现在骑兵已经很少了,但是铁血骑兵人越少越厉害,有木有?

    冉闵和王守仁不知道吴立仁怎么回事,尽皆满是担忧地看着吴立仁,吴立仁看到这,不由得有些尴尬道:“刚刚好像被蚊子咬了一口!”

    虽然这理由听起来那么无懈可击,可是冉闵和王守仁却没一个人选择相信。不过此时他们依然是不愿意在这种细节上太多计较,冉闵身后的蒋将也来到了吴立仁面前,对着吴立仁一拜,高声喊道:“草民蒋将参见吴使君!”

    蒋将?莫非正是蒋钦之弟蒋将?吴立仁和王守仁一样的心思。

    王守仁情知吴立仁必然怀疑,连忙解释道:“主公所料不差,此人正是水军校尉蒋钦所寻之蒋将,我已经询问过他,现在只需要召蒋公奕来核实一番便可。”

    吴立仁也盯着蒋将看了又看,虽然大战之后的他衣袍上满是血污,可是眉宇间的英气却难以掩盖。

    “系统,检测蒋将信息。”吴立仁开始召唤系统检测起来,只有检测出来的数据才能让吴立仁判断一个人的能力有长处。

    “滴!检测到蒋将,字功成,原为蒋钦之弟,幼年失散,与太史慈师出同门。因仰慕宿主名声,特来相投。蒋将四维属性为武力95,统率89,智力83,政治65检测到蒋将拥有技能将才——斗将是自身武力+3且不受对方技能影响;为主将时统率+3;谋略时智力+3。”

    这技能好虎啊!吴立仁不由得感慨道,没想到一不小心捡到了一个将才,还真是人如其技能啊!

    那么问题来了,如此厉害的人物为何历史上没有记载?吴立仁向系统询问道。

    “回宿主的话,蒋将在历史上,曾经因为东莱的一次自然灾害,而遭遇到不幸,故而没来得及显名于世。今世由于宿主的原因,使得蒋将提前离开东莱,故而还没有遭遇到这次不幸。”

    啥自然灾害?不会是被雷劈了吧?吴立仁暗自想象着,天妒英才,天妒英才!老天绝对是会妒忌的。

    蒋将看到吴立仁又一次呆呆地看着自己,半晌没有说话,心中犹疑,试探着问道:“吴使君何故如此?”

    吴立仁这才连忙从系统的惊愕中反应过来,而冉闵看到吴立仁迟疑的样子,以为吴立仁不了解蒋将的本事,便一五一十将蒋将如何救自己,射杀刘辟,射伤张勋的事情说了出来。

    吴立仁看着蒋将不由得越看越喜,连声叹道:“功成,汝兄公奕在我麾下任水军校尉,不知汝可有意相随,随我立一番功业,也不至于埋没了一身本领?”

    蒋将自然愿意,连声谢道:“草民愿意为主公效命!”

    “我用人唯才是举!既然功成立下如此大功,便暂封你为虎贲校尉!”

    “末将多谢主公恩典!”

    正在这时,忽然又一声系统提示,吴立仁还没听到,就猜到了,一定是蒋将的亲密度来了。(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