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8、纪僧猛求战受杖责 纪僧真劫营中火计
    这时,花荣走上前,对着吴立仁说道:“主公,依末将之见,这全椒城中尽是些无胆匪类,哪里有人敢出城一战!莫说折断末将之弓,就是主公赤手空拳,他们也不敢出城一战的。★★”

    花荣故意说得很大声,城墙之上,纪僧真和纪僧猛听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纪僧猛大声说道:“大哥!纪羌请战,如有不敌,甘当军令!”

    纪僧真看到城外吴立仁和花荣的肆意挑衅,更加坚定了吴立仁是诱敌之计的想法。他理都没理纪僧猛,径直走下城墙,留下纪僧猛一人在城墙之上,迎风凌乱。

    吴立仁看到纪僧真转身离开,心中不由得大喜:看来自己导演的这场戏又一次成功地骗住了对手!

    然而吴立仁知道此时还不是高兴的时候,王守仁和冉闵一天没有回来,他一天不能放松警惕,一个不慎,被纪僧真识破,就前功尽弃了。所以他继续让麾下将士辱骂起来,骂了一会,又让他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休息。

    纪僧猛再次来到纪僧真面前,请命道:“敌军现在疏于防守,正是一鼓破敌之时,请将军准许末将出战!”

    纪僧真听到纪僧猛如此说话,不由得大怒道:“我已经三令五申:再有胆敢请战者,定斩不赦!汝竟敢无视我之将令,眼中还有我这个主帅吗?不杀你我何以统领全椒城三军将士?来人,将纪僧猛推出帐外,斩讫来报!”

    纪僧真的话说完,顿时让桥蕤吓得脸色剧变,他连忙跪下请求道:“请将军暂息雷霆之怒!僧猛将军求战心切,只是为了早日破敌,还望将军看在他一心为国尽忠的份上,饶他一命!”

    纪僧猛也脸色难看地跪在地上,他不知如何开口求自己的同胞兄长,只是低着头一言不。

    “哼!若不是桥将军为你求情,汝小命难保!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将纪羌拉出帐外重大五十军棍,以儆效尤!若是再有胆敢再言出战者,定斩不饶!”

    纪僧猛硬生生挨了五十军棍,虽然行刑的将士手下留情,依然是背脊到处是血。下人将其扶到大帐中,又喊来了医官为其上药,纪僧猛竟然一声都没有喊叫出来。

    是日夜,纪僧真来到了纪僧猛大帐之中,纪僧真看着趴在床上的纪僧猛,叹息一声,坐到了纪僧猛的床沿。纪僧猛看到他来,面无愠色的将头一扭,不去看纪僧真。

    纪僧真摇了摇头,“僧猛啊!你也别和为兄赌气!今日吴铭在外叫嚣如斯,又令军士如此行为,定是诱敌之计,我岂能不知?若是令汝出战,一来不是吴铭对手,二来,那花荣箭术如神,如何能防?为兄实在是为了你好,才出此下策。”

    纪僧猛依然没有任何反应,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打了你,为兄心中也十分难受!但是既然吾受大将军之拖,必定尽心尽力!你要是怪就怪我吧!打了你,一来可以救你之命,二来可以稳定军心,为兄不后悔。”

    纪僧猛听到这忽然转过头,这一下带动了背上的伤口,痛的他皱着眉头,然而他还是咬着牙没有喊出来,他看着纪僧真,口中艰难说道:“兄长,你一直如此小心谨慎,可是,如今形势,若是不出奇兵何以破敌?况且兵法虚实难测,兄长难道忘记当初徐宁和尤通二将诱敌之谋乎?”

    这句话说完,纪僧真猛然站了起来,脸色大变,他用着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纪僧猛,接着又猛地摇了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如今吴铭和郭侃两路大军兵临城下,必然不能出城迎战!寿春也不会有太多兵力的,不会的。”

    纪僧猛挣扎着半趴着,用胳膊支撑着自己,对着纪僧真说道:“兄长!战场之上形势瞬息万变,总有你预料不到的情况!依弟之见,不如趁夜劫营,白日敌军以为我军畏战,敌军必然不会防备,若是劫营,必定能大获全胜!”

    纪僧真思之再三,还是摇摇头,“王守仁用兵如神,岂能不会防着有人劫营?况且我军虽众,却无可用之将,哎,如此奈何啊!”

    纪僧猛继续挣扎着说道:“兄长,弟现在身体不便,不能为兄长分忧,但我举一人,可破敌杀贼!”

    “僧猛所言,莫非是全椒城死牢中的那一个?”纪僧真好像忽然想到了,连忙问道。

    “正是此人!此人武艺不再我之下,见识胆略也不弱于兄长,只不过因为曾杀了全椒县校尉,被下入死牢,我见他仪表不凡,便做主没有杀他,不知兄长以为如何?”

    纪僧真在帐中走了几步,难下决断,纪僧猛向纪僧真拜了一拜:“兄长,不要再犹豫了!机不可失啊!”

    “僧猛,那人虽然的确是个人才,可是却一直对陛下有很深的成见,决计不肯为我等效命,否则我怎么可能一直让他关在牢中!若是劫营,那我便亲自出城,成败,在此一举!”

    纪僧真最终下定决心:既然如此,那我就拼上一回。

    纪僧猛点了点头,向着纪僧真抱拳说道:“祝兄长大败吴铭,凯旋而回!”

    夜晚,静悄悄的,只有漫天的繁星还在一闪一闪。纪僧真和桥蕤分别领一万大军从全椒城悄悄出来,向着吴立仁大营直扑而去。此时吴立仁大营之中灯火通明,营帐之中,仿佛有人影在闪动。

    纪僧真一声令下大军便入潮水一般呐喊着涌向了吴立仁大营。然而,纪僧真的担心终于生了,营帐之中空无一人,帐中许多稻草扎成的草人,还放着硝石火油硫磺等引火之物。纪僧真大喊一声,“快撤!”

    这时,大营四周忽然响起了大军的喊杀声,接着一支支火箭向着营帐射了过去,火矢遇到营帐,立刻燃烧了起来,接着又引燃了帐中的引火物,瞬时间,漫天的火光,夹杂着惊慌的呻吟和哀嚎,充斥着整个夜晚。

    吴立仁站在远处,花荣紧紧跟随左右,眼看着纪僧真大军此时已经毫无战意,只顾逃窜,他便大喊一声:“冲啊!”一马当先,冲向了四处逃窜的袁军。

    厮杀了半个时辰,逃出生天的袁军开始庆幸,而约有六七千人很不幸地死在火海之中和吴立仁大军之中的围杀之中。

    硝烟散去,跟着吴立仁身旁贴身保护他的花荣感叹道:“军师果然料事如神!此战大胜之后,恐怕以后纪伸再也不敢出城了!”

    吴立仁骑在马上,望着还没有熄灭的大火,吴立仁感慨万分,“军师之谋,确实非我等可以匹及!只不过,营帐辎重皆毁,我等退回阜陵,等待军师消息,不知道军师是否能凯旋而归!”(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