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天王决意独拒敌 军师领兵夜驰援
    冉闵一脚将纪灵的身体踢飞,自己再回到朱龙马上,向着谢晦死亡的方向,大喊一声:“谢先生,冉闵给你报仇了!”

    “滴!检测到冉闵阵斩纪灵,纪灵死前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6,统率8o,智力75,政治6o,恭喜宿主获得纪灵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13”

    吴立仁叹息了一声,虽然冉闵斩了纪灵他很高兴,可是谢晦的死却让他很压抑,从召唤出谢晦后,便让他一直和冉闵搭档,虽然没有太过耀眼的战绩,但是却能让冉闵一直不致于犯什么太大的错误。如今谢晦就这样被纪灵一刀砍了,实在可惜。吴立仁还没有想好人选,能给冉闵当参军谋士。

    纪灵如此凄惨之死,顿时让周围的袁军震撼地无以复加,纷纷如见到妖魔鬼怪一般,吓得立刻四散奔逃。冉闵并没有继续追杀,因为另一侧还有一支队伍杀了过来。

    冉闵刚要过去迎战,只听到身旁有一亲卫大声说道:“将军,张勋已经率大军突破了隘口,我们挡不住了,不如撤兵吧!”

    听着远处的此起彼伏的喊杀声,冉闵摇了摇头,他大声说道:“身后百里便是阜陵,阜陵再过百里就是全椒,我们还能往哪撤?撤到阜陵,全椒大军便会和张勋大军一起夹击,我等已经无路可退!为今之计,只有在此死战,哪怕是死,也要让敌人付出成倍的代价,记住,我们是铁血军,我们是永不言败的热血好男儿!你们怕死吗?”

    此时剩余的铁血军团,仿佛都感受到了冉闵身上散出的无穷战意,齐声高喊道:“不怕!不怕!不怕!”

    “那就随我一同,杀敌!”

    冉闵一声大吼,再次唤起了铁血军的惊人气势,虽然此时铁血军只有两千余人,面对不知多少人数的张勋大军,竟然没有一丝畏惧之意。在冉闵的带领下,大军再次气势如虹地迎向了张勋大军,张勋手下的将士被铁血军的那种悍不畏死的拼杀和高昂的士气震撼住,这种震撼,比一个绝世猛将带来的还要明显。两千人一起散出的杀意,让冲在最前面的袁军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铁血军纷纷斩。

    这一波冲锋,让刚刚冲破隘口的袁军,顿时如同遭受了灭顶之灾,纷纷溃逃。这时,从另一侧包围过来的刘辟,开始从侧翼对铁血军展开了冲击,铁血兵马本来就少,如此一来,顿时将原本齐整的铁血军再次冲散。而张勋此时也从后队赶了过来,止住了溃散的袁军,接连斩杀了几名逃跑的将士,让大军规整起来,再次将冉闵以及麾下的铁血军包围起来。

    “报告大司马,冉闵一回合便将纪灵将军斩杀!”

    张勋原本得意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纪灵与他一起为袁术效忠多年,他深知纪灵的本事,在整个袁术麾下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将,如今竟然被冉闵一合斩杀,让他不由得产生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今晚务必要将冉闵诛杀于此,除去我军心腹大患!”

    吴立仁将正在熟睡中的王守仁喊了起来,王守仁十分不解,“主公身体伤还未痊愈,何事如此着急?莫非遇到什么大事了?”

    吴立仁不知道该如何和王守仁解释,他犹豫了一下说道:“阳明,不知为何,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永曾在曲亭山遇险了。”

    这番说辞自然不能说服王守仁,王守仁皱着眉头,看着吴立仁,“莫非主公是太过思念冉将军才会有如此预感?冉将军以精锐之师占据隘口,两三万敌军,焉能突破天王将军的防守?退一步讲,即使敌人有十万大军,冉将军也有充足的时间派人回来报信于主公。”

    吴立仁心中十分焦急,可是又不知道如何解释,他在脑海中推论着无数种可能性,可是都被自己一一否决。

    “若是大军真的是有十万大军,那永曾会如何做?”

    吴立仁忽然想到这一点,再想到冉闵平日的性格,吴立仁忽然仿佛一切都想明白了,他大声喊道:“军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是这样的,永曾遇到了敌人大批兵马,但是他一定不想给我大军带来压力,想凭借着占据的有利地形独自抗衡,如此便能解释的通。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若是他遇到不曾想到的情况,自然会有危险。”

    王守仁听到吴立仁这样一番推测,不由得点了点头,脸色凝重地看着吴立仁,“主公之言,不无道理,若是真是如此,冉将军必然有危险。”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骑疾行来到吴立仁驻军大营,口中高喊着:“急报!急报!”

    吴立仁和王守仁听到这里,两人的脸色齐刷刷变了起来,早有人将那信使引到吴立仁面前,那信使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吴立仁说道:“主公!天王将军在曲亭山遇到张勋十万大军,冉将军原本想凭借地形优势,独自抗衡。未曾想到敌人昼夜不停进攻,兄弟们不得休息,伤亡越来越大。将军命我传信,令主公早作准备!”

    事情竟然和吴立仁猜想的一模一样,此时王守仁的脸色十分难看,毕竟当初他说袁术抽不出太多兵马救援全椒,而今因为他的一时判断失误,害得冉闵身陷险地,王守仁旋即向吴立仁深深鞠了一躬,深吸一口气,对着吴立仁请罪道:“是属下一时失察,请主公治罪!”

    吴立仁此时脸色凝重起来,未知的事情最可怕,他不知冉闵到底面对的是何种情况,他身边的谋士谢晦被斩,说明一定是遇到了谢晦不曾料到的事情。

    “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请军师调兵遣将,以最快度驰援永曾,全椒暂时拿不下没关系,只是不能让永曾出事。”

    “主公,某今晚将亲自率大军驰援曲亭山,所有人都趁夜轻装简行,只带一日口粮,若是救得冉将军回来,大军撤出阜陵,退回秣陵,他日再图全椒。为了避免纪伸察觉,主公带领五千神威军,仍要亲自前往全椒城外搦战,以为疑兵。只不过,若是敌人识破,主公怕是会有危险,我让花荣将军留下,保护主公安全。”

    吴立仁缓缓吐出一口气,他没想到会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争霸天下,一步不慎就可能满盘皆输!这是残忍的现实。他看着王守仁一直沉重的脸色,忽然轻轻一笑,又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军师,胜败乃兵家常事,此等道理三岁小儿亦知之,军师不必气馁!况且如今,胜负未定,局势还不明朗,军师切莫太过自责,一切军务大事,还需多多仰仗军师!”(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