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蒋公奕有意寻蒋将 吴立仁绣口劝守仁
    此时正在船上巡查戚继光水军的吴立仁差点站不稳,幸好一旁周泰和蒋钦将其扶住,两人一起关切问道:“主公,怎么了?是不是这船上有些颠簸?”

    吴立仁摇了摇头,找到了个借口说道:“我只是有点晕船,没事的。”

    戚继光在一旁听完后,急忙说道:“主公,今日既然身体有些不舒服,那还是先回去休息下,保重身体为要任务。末将保证:一定好好操练水师,为主公打造出一支精锐之师出来,即使不能和主公的神威、无双和铁血军相比,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听着戚继光的保证,吴立仁一点都不怀疑他的豪言壮语,毕竟赫赫有名的戚家军,就是戚继光亲手带出来的。况戚继光本人又有神技“奇才”,善于明改造军事装备设施,若是大军都能配满装备,那就是游戏中土豪吊打d丝的节奏。

    吴立仁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是真的晕船,可是他却对训练之法一窍不通,他来巡视,也分不出好歹,他看了看戚继光和周泰蒋钦三人,也颇为情真意切地关怀道:“军旅生活艰苦,汝等也要好生照顾自己。”

    三人一起答道:“多谢主公关心!”

    吴立仁想了想,忽然问道:“周校尉,蒋校尉,汝等家中可还有什么人吗?”

    周泰看了看蒋钦,继而答道:“回禀主公,泰从小流落在外,家中不知还有何人;而公奕,却有一个弟弟,名唤蒋将,小时候就和他走散,现在却也是不知人在何处。我等四处寻找许多年,却也一直没有所获。”

    吴立仁一听,不由得“哦”了一声,他眉头微微一皱,想了一下,“若是知道姓名,那我就一个布告,让各郡县一起寻找,如此,能找到的机会更大一些。”

    周泰和蒋钦一听,不由得眼神中满是感激之情,两人一起跪下,对着吴立仁便拜:“主公大恩,我等万死难报!”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周泰和蒋钦亲密点各9点,当前宿主共拥有亲密点154,仇恨值28。”

    亲密点又送上来了,最近老兴奋了,差点都忘记检测下周泰和蒋钦的属性了,系统,赶紧检测下。

    “滴!检测到周泰四维属性为武力97,统率75,智力63,政治36,拥有技能熊虎——卿为孤兄弟战如熊虎,不惜躯命。其冲锋陷阵之时,战意熊熊,武力+3,疼痛感降低一半,若保护主公之时,该技能效果翻倍。”

    周泰也是神将了!怪不得弄得“被创数十,肤如刻画”,平常人受到这些伤,痛都要痛死了!

    “滴!检测到蒋钦四维属性为武力9o统率81,智力72,政治43拥有技能尚义——富贵荣显,更能折节好学,耽悦书传,轻赐尚义;其为主将时,自身统率+2,武力+1,麾下所有兵士武力+1”

    蒋钦是个帅才,虽然武力不怎么高,却也相当不错了。不过这蒋将又是谁,历史演义上都无此人记录,估计是个碌碌无能之辈,已经被历史的长河淹没了。

    吴立仁没有多想,他扶起来周泰和蒋钦,连声说道:“幼平,公奕,快快请起。以后水军冲锋,还要多赖二位将军之力。”

    吴立仁被戚继光送回后,回到了驻军大帐,现在吴立仁手下大军约有两万人,大将却只有花荣一人。太史慈被他暂时留在丹阳,田复去了下邳一直没有回来,冉闵驻扎在曲亭山,刚刚收降的周泰和蒋钦要在水军听候戚继光调遣。

    其实吴立仁心中有其他打算:他的虎牙枪法得仁一直不能融会贯通,始终无法提升,系统说他需要实战来锻炼枪法,也就是找一个契机突破。以前经常被众多猛将护佑,他一直没有亲自出手的机会,又不好和手下抢功劳。

    而现在全椒城中只有桥蕤和纪僧猛两员武将,桥蕤虽然他不知道如何,但是在历史和演义中的表现不会过85的武力值,而纪僧猛技能开完也只有88,自己可以弱势pk之下,就有希望得到突破。况且有花荣神箭策应,吴立仁自认为不会有太大危险。否则想找到机会突破的机会就太难了,以后面对敌人猛将被秒杀都有可能。到那个时候再想突破枪法,就没有机会了。

    当吴立仁提出亲自出城搦战之时,王守仁坚决不同意,他虽然之前一直让吴立仁亲自实施了很多看似危险的事情,但是他却对当时的形势有很大的信心。而今,大军包围全椒之后,破城就在转眼之间,根本无需他整个主公亲自出阵。特别是经过徐州之战,当时吴立仁几乎命丧刺客和夏侯渊之手的时候,他更加不会准许吴立仁冒一点风险。

    “阳明,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考虑。虽然阳明之计可行,但是毕竟全椒城中有九万大军,要想胜利也十分不易。如今敌人大军龟缩不出,我军想要攻占全椒必然会有十分巨大的损失。我若出城搦战,敌将极有可能想急欲立功之人,到时先逐渐剪灭其羽翼,军师之计更容易成功。”

    王守仁一直盯着吴立仁看着,这让吴立仁心中忐忑不安,他虽然经常会满口谎言,可是王守仁却像是一眼看穿自己一般,这让吴立仁不禁有些心虚,四周看了下,接着说道:“阳明有话不妨直言!”

    王守仁摇了摇头,呵呵一笑,“主公,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主公不要找这种理由来蒙骗与我,主公以前碰到危险的事情,都是千百个不愿意,如今,却是为何?”

    吴立仁知道自己是在无法瞒过王守仁,只得如实相告,“那个,其实,是这样的,当初周叔给我的家传虎牙枪法。至今最后一式还不能融会贯通,我想大概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实战经验,故而想亲自出战,才有可能将枪法真正的练好。”

    “可是主公,要这样练枪有很大的风险,战场形势转瞬就变,属下实在没有万全之计来保护主公。”

    “阳明,此刻这里没有主公和下属,只有我们兄弟两人。我有肺腑之言,不吐不快。从兴兵至今,妙计除董卓,几次伐袁术,结盟孙伯符,力克曹孟德,皆拜阳明之功。以后,我不可能事事依赖阳明,若是我能练好枪法,一来可以更好保护自己,二来,若是有危险,铭也可以保护阳明。驰骋沙场,铭不愿意只做一个旁观者,我需要给三军将士一个表率,即便不能每战必先,也要让他们知道,我,吴铭,也是一个热血男儿。”(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