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戚继光荐双名将 王守仁计三围城
    吴立仁没想到戚继光那么快就把亲密点给交了出来,他拉着戚继光就往大帐中走,身旁的花荣和随后赶过来的冉闵,都一直小心谨慎地盯着戚继光和跟他一起过来的两个随从。

    几人都跟着吴立仁和戚继光走进了大帐,分主次坐好后,吴立仁对着戚继光说道:“元敬,我给你介绍下,这位便是我大军军师王守仁。”

    吴立仁手伸向了王守仁的方向,戚继光连忙对着王守仁抱拳行了一礼,“早听闻王军师大名,今日一见,实在三生有幸!”王守仁也呵呵笑了一声,向戚继光还了一礼。

    接着吴立仁又将冉闵和花荣等介绍给了戚继光,介绍完之后,吴立仁忽然注意到戚继光身后的两个随从,两人生的高大,脸色凝重,一言不,看起来绝不是寻常之人。吴立仁不由得心生疑惑,连忙问道:“元敬,不知能否介绍一下你身后这两位壮士?”

    戚继光“哦哈哈”笑了一声,起身说道,“吴使君,恕我疏忽,这两位原是九江人氏,因不满袁术的篡逆之行,便一起聚起千人,在这一带江边做起了水寇,因为机缘巧合,两人将我劫持了,后来交谈之下,才现两位皆是忠义之辈,又勇力过人,颇有抱负,我便劝他们一起来投吴使君,故而今天才冒昧前来。”

    九江水寇?莫非两人就是……

    这时,两人一起走了出来,向着吴立仁施礼说道:“某乃周泰,字幼平!”、“某乃蒋钦字公奕!”

    吴立仁此时再也压抑不知内心的兴奋,猛地站了起来,“什么?你们真的就是周泰周幼平和蒋钦蒋公奕?”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何吴立仁为什么会这样说,仿佛他是很早之前便听说过自己一般。他两人深知自己的身份,只是普通的水寇,也没有什么名声,完全不理解为何吴立仁会如此兴奋。两人有些心虚地齐声答道:“正是!”

    吴立仁此时仿佛感觉自己中了大奖一般,快步向两人走了过去,一只手扶起一个,“二位壮士,无需多礼,来人,看座!”

    在座所有人都再次仿佛不认识吴立仁一般,诧异地眼神,齐刷刷看向吴立仁,吴立仁情知自己又一次表现的太不正常,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点子,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笑呵呵看着场上诸人,“诸公一定很好奇,为何我会识得周幼平和蒋公奕二人是吧?”

    众人一起点了点头,包括周泰和蒋钦,两人是最想知道的。

    吴立仁清了清嗓子,故作深沉说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机缘巧合。记得曾经我去长沙拜祭孙文台之时,和孙策麾下的方腊聊了几句,他和我说过,在水战方面,他们只佩服两人,便是周泰周幼平和蒋钦蒋公奕。一直以来,我都想见一见方腊口中的周泰和蒋钦,却恨无缘。今日未曾想,元敬来此,还带来了幼平和公奕,实在令铭兴奋不已。”

    周泰和蒋钦虽然也听说过方腊,毕竟都是干一个行当的,但是却从未交手过,方腊真的会和吴立仁说这一切吗?两人不能确定,只能选择相信,否则实在难以解释吴立仁的表现。而冉闵,当时虽然和吴立仁一起到了长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的主公如何在自己的寸步不离地跟随下找机会和那个叫方腊的聊了起来。即便是出恭,冉闵都一直在门外守候着。难不成吴立仁是在那五谷轮回之所和所谓的方腊做了一场世纪的“会晤”不成?冉闵心中忍不住感叹道:主公真是神人也!

    纵然还有很多人心中有许多疑云,可是大家也都基本认可了吴立仁的说法,吴立仁端起一杯酒,对着所有人说道:“正值用人之际,戚元敬,周幼平和蒋公奕的到来,实在使我军如虎添翼,来众人一起干了这一杯,欢迎三位英雄的加入。”

    众人尽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戚继光、周泰和蒋钦三人放下酒杯,一起向吴立仁拜了一拜,齐声喊道:“我等拜见主公!”

    吴立仁放下酒杯,慢慢平复了自己兴奋激动的心情,“三位英雄快快请起!既然元敬、幼平和公奕精于水战,那便认命戚继光为凌江将军,周泰和蒋钦为水军校尉,汝暂且带领旧部,或从军中挑选,或就近招募,组成一支三千人的水军,配合大军行动。”

    三人听到吴立仁如此重用自己,三人都显得格外兴奋,齐声喊道:“多谢主公,我等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吴立仁再次看向王守仁,问道:“军师之意,如今我大军该如何行动?”

    王守仁起身,目光在众人身上走了一圈,继而答道:“主公,如今我大军逼近阜陵,阜陵城中兵马不过万余人,数日便可破城。阜陵破,则便可和郭都督两面合围全椒。如今有戚继光将军率领水师,可从在滁河之上巡视,进一步缩减敌人的活动范围。敌军虽有十万之众,每日消耗粮草数量必定惊人,若是围之日久,城内必定粮草不继。如此,全椒便可不攻自破。”

    吴立仁点了点头,“军师之言,确实有道理。”说完,他又看了看戚继光,忽然问道:“不知元敬还有没有什么补充?”

    戚继光起身,先向吴立仁和王守仁分别行了一礼,这才说道:“军师所言,虽然有道理,但是需要防备袁术再派大军救援。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我军虽然兵精将猛,人数确实远低于敌军,如何能围的了?一旦敌人援军一到,里应外合之下,我军危矣!末将初来,有些情况不甚了解,若是言谈之中有冒犯军师之处,还望军师见谅!”

    王守仁听完戚继光的话,不由得微微一笑,“戚将军不必如此多礼,攻伐征讨之事,自古以来就是大事,我等皆为主公效命,正当如此,非一人所能为之。”

    吴立仁点了点头,他知道戚继光一定是做了功课才来见自己,知道双方兵马虚实和,他十分理解戚继光的想法,便问道:“戚将军担忧,颇有道理,不知军师有何应对之策?”

    “主公,先,荆州刘表在北方拖住了袁术近十万大军,全椒城中也有九万余人,其余各路均需防守,即便袁术再想派援军,也只怕是有心无力,多了也就一两万之数。到时,遣一上将,领五千兵马,占住隘口,即使袁术有心救援,谁能敌得过我精兵良将?况且全椒城中纪伸几次被郭都督巧计蒙骗,如今已成惊弓之鸟,岂敢轻易出城?我军人数虽少,却可以令彼军胆寒,敌军虽众,又有何作为?”(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