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2、孙伯符独领四郡 戚继光义投吴铭
    徐飒眼看程普一矛杀了金旋,大怒之下,挥刀便砍向程普,程普此时没有武器抵挡,便一矮身,滚落下马,他的头盔一下子被徐飒击飞,阵中高长恭和孙策两骑齐出,救下程普,高长恭一枪挑飞徐飒大刀,将其生擒;而刑道荣眼看程普竟然击杀敌军主将,心中气恼,手上大斧更加有力,卫慈哪里挡得住,几回合便被刑道荣击落马下,刑道荣正欲上前一斧子将其枭,孙策大声喊道:“刑将军手下留情!”

    刑道荣暗道可惜,可是孙策的命令他哪敢违抗,此刻,金旋身死,卫慈和徐飒尽皆被抓,城中巩志无奈之下打开城门请降。★★孙策为安众心,便令巩志为武陵太守,接替金旋之位,而卫慈和徐飒仍然为管军校尉,驻守武陵。至此,荆南四郡尽皆归于孙策治下,一时间,孙策名声大振,刘表震惊。

    消息传到襄阳后,蔡瑁便立刻向刘表进言:“主公,吴铭名义上和我们联盟共伐袁术,其实却暗中遣孙策攻取我荆州数郡,实在可恨!不如立刻撤走伐袁兵马,先讨伐孙策,才是上上之策。”

    刘表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蔡瑁的看法。吴铭和孙策结盟之事,天下皆知,如今孙策趁着刘表讨袁之际,连破三郡,这让刘表颇为愤怒,蔡瑁再从旁边煽风点火几句,刘表便不再犹豫,下令文聘和魏延撤兵回城,重新整顿兵马,进驻江夏,准备讨伐孙策。

    吴立仁自从派田复去接陈庆之之后的几日中都在一直焦急等待,等来等去都没有陈庆之的消息,直到有一天,在王守仁的建议下,大军即将进攻阜陵县,忽然有传令兵来报,江上来了一支船队,约有几十只小船,人数近千人,正在靠近水岸,正要和大军相接,请吴立仁决断。

    “千人?一定不是敌人派来攻打我军的,否则这千人能有什么作为?”吴立仁看着王守仁,忍不住说道。

    王守仁起身答道:“主公请到岸边一观,到底是什么情况,一问便知了!”

    吴立仁起身,带着王守仁,又喊上花荣,几人一起来到江岸,这时,正看到一艘小船从船队之中向着岸边划了过来。吴立仁心想:“莫不是戚继光来了?可是这架势,难不成系统还让戚继光还携带了一支船队不成出世?那我不是达了!”

    过了一会,从船上走出来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腰间挂着一把佩剑之人,身后跟着两个随从,他四处看了一看,眼睛看到吴立仁所站立的位置,便径直向着吴立仁走了过来。来到吴立仁两丈外,早有兵士长枪一横,将他们挡住,高声说道:“请几位卸下武器!”

    那人将斗笠取掉,却没有交出武器的意思,身后两个随从也是身形雄壮,怒目圆睁等着一旁的兵士。

    “休得无礼,让他们过来!”吴立仁大声说道。

    敢几人来到自己大军之中,来人一定有所图;这个时候,这样状态来的人,如果自己猜的没错的话,一定就是戚继光了。

    拦阻的兵士已经放下手中武器,来人向着吴立仁继续走来,吴立仁也很自然地开始缓缓向几人走了过去,花荣和王守仁紧紧跟着。

    那人来到了吴立仁面前,双手抱拳,向吴立仁致意道:“乡野之人戚继光,见过吴使君!”

    果然是我抗倭大将戚继光!虽然已经猜到是他,可是他说出自己名字之时,吴立仁还是忍不住有些兴奋不已。

    吴立仁连忙抱拳回礼道:“原来是戚元敬!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其余诸人皆有不解之色——这戚继光戚元敬是谁?主公竟然久仰,还大名?

    戚继光也一脸不解,后来一想:这吴立仁一定是故意这样说的客套话,看来世人传言的吴公善用识人用人不过如此!

    戚继光脸色些许变化,让吴立仁难以理解,只是上前抓住戚继光的手,兴高采烈说道:“元敬,走,我们去大帐坐下详谈!”

    看到吴立仁这样表现,戚继光又忽然觉得,他并不是装作听过自己,甚至好像和自己是旧识一般,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自来熟?戚继光的心里是崩溃的,他不知道吴立仁到底现在的反应是什么意思。

    “吴使君,莫非真的听过在下之名?”

    戚继光挣开了吴立仁的手,用着有些狐疑的神色问道。吴立仁这才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过于强烈了,被戚继光这一问,吴立仁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得暗中询问系统:“系统,能不能将戚继光的履历信息查询一下?”

    “滴!检测到戚继光植入身份为秣陵本地贤才,生于建宁三年,公元17o年,一岁时,父亲亡故,母亲独自将其领养长大,后两年,母亲因病而亡,家中无他人。再三年,戚继光便被当地……”

    “够了够了,有没有人生大事件啊或者标志性的成就之类的?”吴立仁差点被系统的回答气到吐血。

    “宿主只是说履历信息,并未具体说人生大事件之类的,现在开检测戚继光人生标志性重要事件:检测到戚继光曾经组织本土百姓组成乡勇,抗击过黄巾军,后来向丹阳太守吴景呈递过自己编写的《练兵纪实》,却未得到重用。”

    哈哈,就是这个,吴立仁楞了一会,看着戚继光复杂的眼神,吴立仁嘿嘿一笑,“戚元敬之名,别人不知,铭岂能不识?元敬乃秣陵人氏,曾经组织乡勇大败黄巾,后来倾注心血写了一本《练兵纪实》,大谈训练军队之法,是也不是?”

    一席话说完,戚继光已经惊得目瞪口呆,十分不可思议地望着吴立仁,忽然弯下腰,深深地拜了一拜,“真未想到,吴公竟然知晓如此清楚,实在令戚某佩服!”

    “元敬快快请起,元敬有如此才华,竟然不能得到重用,实在令人惋惜。铭一向听闻戚元敬大名,却一直无缘得见,今日既然有缘能得一见,不如一起进帐详谈!”

    戚继光忽然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这些年,他一直不能被人重用的压抑感终于彻底释放了,他眉宇间神色飞扬,大声说道:“恭敬不如从命!”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戚继光亲密度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136,仇恨值28”(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