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高长恭飞叉射陈应 赵太守鸣金护赵毅
    “赵将军果然真英雄!就让周瑜小儿见识下我等的本领!”陈应和鲍隆一起抱拳向赵毅行礼。

    陈应和鲍隆原是山中猎户出身,陈应善使飞叉,鲍隆曾经射杀过两只猛虎,两人虽在桂阳郡赵范麾下效力数年,未与时人正面交锋过,哪里肯服周瑜和高长恭两个无名之徒。赵毅也是如此想法,若是战都没战便要投降,定会被人看不起,况且他对自己的武艺有十足的信心,即便手下士卒没有经过太多阵仗,他也要同敌将斗上一斗。

    周瑜此时也正和高长恭商量攻取郴县之事,两人一起在帐中,讨论着进攻的细节。

    “长恭,明日我大军攻城,汝出阵搦战,此战只需小心一人,便是桂阳太守赵范之兄赵毅,听闻此人也有万夫不当之勇,汝切记不可小视了他。”周瑜嘱咐道。

    高长恭对赵毅来说是无名之辈,赵毅对高长恭来说何尝也不是呢?高长恭哈哈一笑,他心中哪里会讲赵毅这种无名之辈放在心上,“公瑾勿忧,区区赵范何足挂齿!明日我必当将其斩于马下,献于帐前!”

    周瑜听完呵呵一笑,用手敲击桌案,接着说道:“长恭勇猛,我自知晓。一切小心为上。若是将其击败,切勿轻易伤其性命。听闻赵毅和赵范兄弟二人关系极好,若是杀了赵毅,赵范岂肯善罢甘休?到时必定是一场苦战。我军初到此地,民心未附,不如攻心为上,令赵范献城,才是上策。”

    “公瑾之意,肃明白了,既然如此,明日末将将其生擒回来就是了。”高长恭丝毫不以为意。

    “一切小心为上!来,瑜敬高将军一杯,祝高将军明日马到功成!”

    周瑜和高长恭一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第二日,擂鼓声声响,高长恭策马一跃而起,来到了郴县城门外。

    “我乃讨逆将军周瑜麾下大将高肃,如今大军压城,尔等何不早降,否则大军破城之日,尔等尽皆化为齑粉,到时悔之晚矣!”

    此时仍然带着青铜鬼面面具的高长恭,在城墙之下高声一吼,早就惊住了城墙上的守卒。不一会,高长恭攻城的消息就传到了赵范赵毅的耳中。

    赵毅带着陈应鲍隆一起出城,两军对圆处,高长恭持枪一指大声吼道,“哪个是赵毅?可敢出阵与我一战?”

    赵毅没想到来人直接点名要自己出战,正要策马而出,只见旁边一骑已经飞出,赵毅定睛一看,正是管军校尉陈应。

    “无名鼠辈,何劳赵将军出马,让我陈应来会一会你!”

    高长恭看到陈应手中攥着一支飞叉向自己杀来,不觉得一声冷笑,手中长枪顿时化作一只灵蛇一般,向陈应而去。

    “陈应小儿,拿命来!”

    “滴!检测到高肃技能音容触发,对手陈应颜值被高肃判定为丑,高肃武力+3,当前高肃武力提升至103。系统自动检测到陈应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6,统率56,智力33,政治45。”

    吴立仁一听,这高长恭现在是什么状态,前几日和小霸王pk,现在又打起来了,难道已经被小霸王收服了,“系统能不能检测到高长恭的阵营归属?”

    “现在为孙策麾下破军校尉。”

    原来还是被孙策给收了啊!吴立仁不由得叹息一声。

    再说阵上交战的陈应何曾见过这般精妙的枪法,他手持飞叉左推右挡,五个回合下来,便坚持不住,拨马像阵中跑去。高长恭哪里肯舍,便径直追了过去。陈应心中暗喜,他手中飞叉曾伤过许多野兽,见高长恭追过来,他猛然回头,用力一掷,飞叉便如同飞矢一样飞向高长恭。一旁观战的周瑜一看,大叫一声不好,然而高长恭眼疾手快,长枪精准地接住了飞叉,枪头挑着飞叉在空中绕了几圈,再一用力,又回头射向陈应。陈应一下子冒出一身冷汗:我命休矣!赵毅这边,鲍隆见状,拈弓便射,羽箭直勾勾射住了叉尖,这才堪堪让飞叉稍微变了一寸方向,没有射中陈应身体。

    鲍隆连忙接应陈应返回阵中,高长恭这才止住,哈哈一笑,“土鸡瓦狗之辈,不足以与我论高低,赵毅何在?可敢与我一战!”

    赵毅从刚刚的对战中已经见识到了高长恭的勇猛不凡,这却更加激起了赵毅因心中的熊熊战火,他大笑一声,挺枪出阵,“赵毅在此,我岂会怕你!”

    这可急坏了城墙上的赵范,他也知道敌将的勇猛,看到赵毅还要出战,心里不安,便立刻下令鸣金收兵。赵毅刚想出战,便听到收兵的命令,叹息一声,抱拳向高长恭说道:“明日再来讨教!”说完,便率大军返回城中。

    赵毅一进城,赵范便迎了过来,赵毅下马,面有怒色,抱拳向赵范说道:“太守何故鸣金?事前不是说好了,若是我不是敌将对手,降之也无妨!今天还没有一战,太守便鸣金收兵,这又是何故?”

    赵范情知赵毅心中气恼,只好陪笑道:“兄长不要恼怒,只因我见嘛高肃出手狠毒,就看陈校尉,若不是鲍隆相救,此时怕是已经小命不保了。我实在怕兄长有些闪失,故而才鸣金收兵。”

    这句话说完,陈应顿时羞愧的无地自容,昨天一心请战的人就是自己,今天几回合就败退的人也是自己。

    赵毅却摇了摇头,“太守此言差矣!我观那高肃手下已经留情,那飞叉若是接住第一时间掷出,即便是鲍隆想要救援,也来不及了。敌将必是存心留情,陈校尉才能保住性命。所以明日我再出城一战,是降还是守,明日必有结果。”

    赵范情知自己拗不过赵毅,只好点了点头,“来日一战,兄长勿必小心谨慎,切不可以死相拼。”

    “沙场之上,岂可儿戏,我自当用力,太守不必担忧!”

    赵范叹了一口气,心中无奈地自嘲道:我也只是担心兄长安危,为何兄长如此不近人情!

    第二日,还没等高长恭先叫阵,赵毅已经率领陈应和鲍隆来到城下,赵毅手持铁枪,冲到阵前,大叫一声:“昨日挑战之高肃何在,赵毅来也!”

    周瑜和高长恭正在商议,忽然闻报赵毅搦战,周瑜不由得会心一笑,“看来这赵毅也是个忠信之人,若是长恭能拿下此人,桂阳必定唾手可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