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孙策点将攻二郡 赵范受惊献桂阳
    第二日,校场之上。

    孙策站在点将台上,台下文武齐聚,三万大军气势如虹,手执兵器,刀枪剑戟,寒光闪闪。

    孙策将手中长剑拔出,向前一指,高声喊道:“周瑜上前听封。”

    周瑜听到后,从队伍中走出,昂首阔步来到孙策面前,“周瑜在!”

    “封汝为讨逆将军,赐汝我之佩剑,领兵一万,攻取桂阳。上至将军校尉,下至小吏士卒,若有敢不从命者,可以先斩后奏!”

    周瑜神色飞扬,上前一步,接过佩剑,高声喊道:“周瑜领命!”

    周瑜归队后,孙策继续说道“张昭上前听封。”

    张昭走向孙策,施礼答道:“张昭在!”

    “封张昭为长史,我出征之后,由你暂时管理长沙政事。”

    “张昭领命!”

    孙策接着又封了张纮为主簿,鲁肃为抚军中郎将。

    最后轮到高长恭,“高肃上前听封!”

    高肃龙行虎步,走到了孙策面前,“高肃在!”

    “封汝为破军校尉,随公瑾一起攻取桂阳!”

    “高肃领命!”

    高肃退下后,孙策继续道:“寇准,韩当,黄盖!”

    三人一起出列,齐声喊道:“末将(属下)在!”

    “汝三人与我一起统兵一万,攻取零陵!”

    三人一起接过将令,齐声答道:“末将(属下)领命!”

    “程普朱治孙静听命!”

    三人也一起走出,齐声道:“末将在!”

    “令汝三人领剩余一万兵马紧守长沙,不得有误!”

    朱治孙静一起走向前接令,独独程普未动,孙策看着程普,问道:“程将军有何话说,何不直言?”

    程普向着孙策拜了一拜,神色之中有几分不满,“主公,程普不服!为何周瑜初来便可领军攻城掠地,而普只能留在长沙守城?普宁愿只做一马前卒,也想随主公大军一起攻伐零陵。”

    孙策听完,哈哈一笑,一下跳下点将台,来到了程普面前。

    他看着程普,忽然向程普行了一礼,缓缓说道,“程将军,长沙是先父打下来的基业,汝从开始就随先父南征北讨,才有些许基业。我大军征讨在外,长沙空虚,必定为刘表所趁,到时候刘表大军来攻,谁可挡之?我让汝留守长沙,是策只相信程将军有这个能力保我长沙不失。攻取桂阳和零陵,若不能破,下次再取;若是长沙有失,我等再无立足之地,策还有何面目见我九泉之下的父亲!”

    孙策一席话,让程普顿时羞愧的无颜以对,他低下头,对着孙策拜了一拜,“末将惭愧,主公放心出征,末将必定竭心尽力,不辱使命,保长沙无虞!”

    孙策将将令放在程普手中,笑了一笑,“一切还要多多仰仗程将军!”

    程普朱治孙静三人一起退下,孙策又喊道:“鲁肃,吕范,令汝二人负责辎重粮草策应,不得有误!”

    两人应诺领命后,孙策走到了周瑜面前,意气风发地说道:“公瑾,此番你我兄弟二人同样领一万兵马,同攻一郡之地,我们比一比,看看谁下拿下,可否?”

    周瑜哈哈一笑,抱拳说道:“主公既然有此雅兴,瑜必当奉陪!只是不知,若是主公输了,又当如何?”

    孙策又来回走了几步,沉思了片刻,转身向周瑜说道:“若是策输了,我之令剑便不再收回,这长沙三万大军以后尽皆由公瑾调遣如何?”

    “主公,军国大事,岂能儿戏,此事万万不可!”周瑜连连推辞。

    孙策摆摆手,“公瑾,攻城掠地亦是军国大事,岂有儿戏之谈?况且,汝真的就一定能赢我吗?我看未必!哈哈哈,若是公瑾输了,那便请公瑾给策抚琴一曲。”

    “主公既然如此说,那就如此好了:无论此次比试谁赢,瑜都会主公抚琴一曲,以壮军威!”

    刚说完,一旁的高长恭连忙站了出来,向孙策和周瑜说道:“不知肃是否有幸旁听?公瑾琴意幽远,让人忍不住还想多听几曲。”

    “哈哈,自然可以,但是,必须等我大军拿下桂阳和零陵二郡才可以。”孙策说道。

    “我等自当尽心尽力!”

    周瑜和高长恭率领一万大军出发后,沿途县城尽皆望风而降,不到两天时间,大军就来到了桂阳郡治所郴县。

    桂阳郡郡守正是后来和赵云结拜的赵范,后来因为想把自己寡居的嫂子樊氏许配给赵云而使两人反目。只不过此时的赵范之兄还健在人世,他还没有娶樊氏回来。

    赵范之兄名唤赵毅,字德彪,此时正在和赵范一起商议如何退敌。

    “兄长,这周瑜虽是年轻后辈,但是听说他手下大将高肃有万夫不当之勇,桂阳兵微将寡,不如早降了吧?”赵范依然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虽然他是太守,却很多事情还要听自己的兄长的,因为赵毅,也有着一身惊人的本领,在桂阳郡人人皆知赵毅之名。只不过赵毅非常疼爱自己的兄弟,不愿出仕,一直在桂阳帮助赵范打理政事,操练兵马。

    此次前来议事的还有桂阳郡的两个管军校尉陈应和鲍隆,陈应听说赵范欲降,连忙上前请命道:“主公,料那高肃无名之辈,有什么本领。什么万夫不当之勇,定是周瑜那黄口小儿虚张声势,末将愿意领军三千出城迎战,定要生擒高肃,以报主公之恩!”

    赵范听到他说此言,不由得脸色微怒,大声斥责道:“我现在在询问我兄长,又不曾问尔等意见,尔等不许乱发狂言!”

    陈应听到赵范此言,不由得怒容满面,却也无可奈何,怏怏而退。

    赵毅见状,哈哈一笑,对赵范说道:“太守休恼!陈将军所言,并不是毫无道理。虽然周瑜和高肃有一万大军,但是此二人一向声名不显,未必有多少本事。就让陈将军先去试探一番,若是果然难敌,到时候再降也不迟。”

    陈应听到赵毅同意自己的看法,不由得转怒为喜,赵范想了想,也点了点头,“那就如兄长所言!陈应,汝务必小心迎战,不要辜负了我兄长的厚望!”

    “陈将军暂且出阵,我为你掠阵。”

    赵毅刚说完,赵范就有些慌了,“兄长切不可逞强,若是实在难敌,我们还是降了就好,无需拼死相斗!”

    赵毅起身说道:“太守大人,岂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此战定当用力,也决计不能让周瑜不可小瞧了我桂阳英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