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田怀古受命接鬼将 周公瑾豪言收二张
    “戚继光的植入身份为秣陵当地的贤才,因为仰慕宿主的名声,准备投靠宿主,共同讨伐袁术。”

    听到这里,吴立仁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喜悦,“难道我刚刚的心思被系统听到了,所以这次总算给了一个爆表人才给我?”

    系统没有回答他,继续报告:“随机爆表历史人才二,唐末名将李克用,李克用四维属性为武力99,统率82,智力70,政治43检测到李克用拥有技能飞虎——其冲锋陷阵时武力+2,统率+3植入身份为张燕新招募的大将。“

    最近爆表出世的都是猛人,果然是群雄争霸,群魔乱舞!张燕得到李克用,然并卵啊!一人之力,难以逆天!

    “随机爆表历史人才三,南北朝梁名将陈庆之,陈庆之四维属性为武力21,统率99,智力96,政治70植入身份为吴郡富春县士子,四方求学,最近听到人传言:为人不识陈近南,便成英雄也枉然,正在去往下邳途中拜访陈近南。”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系统你不是说我说了那句话就是坑了陈近南吗?现在想来,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反正陈近南很少和人刚正面啊!纵然他武力很不错,但是却实打实的是一个政治人物。现在还给本宿主吸引了白袍鬼将陈庆之,岂不是太妙了!

    “爆表人物提供完毕,宿主还有何指令?”

    “没了没了,兰陵王虽然可能不来相投,但是一下给本宿主爆来了两个名将,夫复何求!上帝啊上帝,刚刚还在埋怨你,关了一扇门,又关了一扇门,现在抬头一看,真的打开了窗,还是两扇天窗啊!”

    退出系统后,吴立仁想了想,如今已经又来了两个统率名将,戚继光现在马上就来投奔,正好可以用,后面就可以让他统领由张顺和张横两人组建的水军。陈庆之的话,武力那么低,要小心保护才行。只不过现在世道那么乱,他现在还这样到处跑,还是太危险了,必须想个办法让他留下来。不过陈近南和他一接触,一定能发现陈庆之的不凡之处,肯定会给我留下来,现在只需要先派个大将去接他就可以。

    派谁去呢?冉闵是进攻主力,不能派出去;太史慈还需要镇守丹阳,以防丹阳还有人心生异心,还其余各郡势力也需要他来威慑;花荣狙击手还是要留在身边,万一自己被人放冷箭,还得依靠他,那看来就只能派曲阿小将田复去了,想到这里,吴立仁连忙向帐外喊道:“来人,将田复将军请过来!”

    没一会,田复就来到议事厅,施礼以后,田复问道:“不知主公唤末将来,所为何事?”

    吴立仁对这个曲阿小将还是挺欣赏的,只不过他却没有和太史慈一般送上自己的亲密点,吴立仁对他还是很有笼络一番,可是对他的秉性却一点不了解,不知从何下手。这番让他去迎接保护陈庆之,不知道他心里会不会有什么不满。

    “我有一个重要的事情,不知应该交给谁来办,思来想后,便想到怀古将军,不知汝可愿意?”吴立仁不想拐弯抹角,上来就直奔主题。

    田复脸色凝重,抱拳说道,“末将是为主公下属,主公但有吩咐,末将焉敢不从?”

    吴立仁点了点头,“我现在封汝为神威军副统领,令你带一千神威军,去下邳护送一人过来。”

    田复有些不解问道:“主公有命,复原不该多言,只是还有些困惑,若是接人,复一人便可,何须率主公亲卫军?”

    吴立仁呵呵一笑,对田复道:“怀古将军不必多疑,此人对我十分重要,带兵过去只是以策完全,怀古即日启程,我还有一封信,到时交给陈主簿。”

    吴立仁的心思是想让陈庆之知道自己重视他,他却不能和田复明言,另外,人多一点,吴立仁确实也要放心一些,毕竟还有机会应付一些突发状况。

    庐江郡,舒县。

    一处别致的小院子,一间幽雅的小房间,里面跪坐着几个人,有说有笑谈论着。

    “早听闻两位先生大才,今日一谈,果然令瑜大开眼界,不知两位先生为何一直在此隐居,胸中经世之才岂不可惜?”

    说话之人正是周瑜,他带着鲁肃找到了张昭和张纮两人,几人一起畅谈国事,议论天下,周瑜这一句话让张昭张纮忽然叹息一声。

    “公瑾有所不知,这天下大乱,诸侯纷争,朝不虑夕,去哪里实现这心中的抱负!更何况,明主难求啊!”

    张昭说完,周瑜哈哈一笑,“子布先生何故如此言不由衷!且不说这庐江陆康,便是寿春袁术,兵多粮足,地广民丰,手上又有玉玺,可为明主否?”

    张昭听完,脸色一变,起身斥道:“公瑾切勿戏言!袁公路篡国逆贼,人人得而诛之,我若投之,岂不是自寻死路?”

    周瑜不以为意,继续说道,“那许昌曹操,如今挟天子以令诸侯,天下诸侯,皆受其节制,投之若何?”

    “曹孟德多疑好杀,实不敢从之!”张昭再次摇摇头,否认道。

    “如此,那荆州刘表,人称荆襄八俊,占据荆襄九郡,可往投之否?”

    周瑜继续说道,张昭还是摇了摇头,“刘景升虽然占着荆襄九郡,却虚名无实,不思进取,诚为守户之犬,绝非明主。”

    “哈哈哈,子布先生所见与瑜不谋而合,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既然不愿意投荆州刘表,何不与我一起投那长沙孙伯符?”

    周瑜终于将他的目得说了出来,张昭张纮对视一眼,笑了一笑,张纮说道:“公瑾何处此言?难道孙伯符是为明主?”

    “孙伯符虽子承父业,却多谋善用兵,勇冠一世,有隽才大志,谋而有成,所规不细,性阔达听受,善于用人。是以士民见者,莫不尽心,乐为致死,如此可为英雄?”

    “公瑾之才,我等敬服!既然公瑾如此推崇孙伯符,我等情愿投之,尽效微薄之力,同公瑾一起,助明主成就大业!”

    张昭张纮一起起身,神色肃穆,端起酒杯,向周瑜和鲁肃示意,一饮而尽。

    “好好好!二位先生如此深明大义,同心协力共襄明主,何愁大事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