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5、林冲败走阴陵 郭侃笑解妙计
    林冲铁着脸,指挥着袁军不停地向东城发起进攻,让他没预料到的是,秦昭麾下的无双军竟然有如此战斗力,他将埋伏的兵马尽皆撤回,四万大军,经过最开始一役和这两天的攻城,损失已经有万人,看着东城城门即将被攻破,他总算是轻轻舒了一口气——只要攻下东城,再多牺牲都可以承受。

    正在这时,忽然有探马来报,“启禀将军,从滁县方向来了一支人马,此时距离东城不足十里。”

    林冲脸色一变,“什么?怎么来那么快?是谁领军?可有大将军的消息?”

    “旗号上是一个郭字,目前还没有大将军的消息。”

    林冲长长叹了口气,再多给半天,东城即可被攻下,可是老天却不给他机会。

    “传我将令,鸣金收兵!”

    此时东城城门刚刚攻破,袁军纷纷涌进城中,正与无双军进行着激烈的拼杀,忽然而来的撤兵命令,让袁军一下子变得迷茫起来,而无双军见状,气势更加高昂,手中刀枪纷纷向袁军招呼着。

    “滴!检测到无双军兵种技能同仇触发,所有无双军士卒武力+2”

    秦昭看到林冲忽然下令撤兵,不明所以然,这时,诸葛亮跑到城墙之上,大声喊着:“将军,林冲撤兵了,必是都督援兵到了,可趁机挥军掩杀,与都督里应外合,林冲必败无疑!”

    秦昭哈哈一笑,“参军言之有理,我正想着这城门刚破,林冲为何忽然撤兵,现在想来,必是参军所言,都督援军已到。”

    诸葛亮笑着点了点头,只见秦昭冲下城墙,翻身上马,集结无双军,冲出城外,大声喊道:“兄弟们,都督援军已到,破敌杀贼正在今日,随我杀啊!”

    无双大军此时士气如虹,随着秦昭一马当先,杀向正在撤退的林冲大军。

    “无双无双,天下无双!”

    随着震撼人心的军号,无双军直扑袁军,紧紧咬住正在撤退的大军,林冲见状不妙,不得已,便只能舍弃被秦昭无双军缠住的数千兵马,自己率余部撤走,正在这时,郭侃的大军也终于出现在了林冲后方,郭侃一马当先,高喊着“杀啊!活捉林冲!”

    郭侃带领一万五千铁血大军,迎向了林冲两万多败退之兵,郭侃的生力军此时发挥了十足的战斗力。而袁军士气低落,军无战心,被铁血军一冲,便溃不成军,四处败逃。

    林冲仰天长啸,“兄弟们,事情紧急,不如杀出一条退路,否则我等皆无活路!杀啊!”

    说完长枪一挥,独自迎向郭侃。郭侃看到林冲来战自己,心里不由得冷笑一声:不知死活!手中长枪已经上去,迎住了林冲的兵器。

    “滴!检测到林冲的技能天雄星触发,自身武力+1,对手武力-1当前林冲武力值上升至92,郭侃武力降低为97”

    吴立仁忽然听到这个信息,有些懵。

    “什么情况?郭侃和林冲单挑?看来是我对不起郭大帅啊,手里的武将还是不够调用的。”

    郭侃身为主帅,很少亲自斗将,外人都以为郭侃只是善于用兵,武力平平。然而了解郭侃的如徐宁、尤俊达都知道,郭侃的枪法出神入化,曾经连赵云都称赞过郭侃的枪法。两人一会就走了数招,林冲只觉得自己处处被压制。郭侃外表上看上去并不是强壮之人,膂力却也惊人。林冲自知不是对手,便用了一招拨月式,荡开了郭侃的武器,策马而走,率残部向阴陵逃去。

    郭侃也不去追,只是大吼一声,“林冲已逃,尔等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这时,秦昭带领无双军也将剩下的袁军包围起来,袁军此时哪里还有半点反抗之心,纷纷放下武器,齐声喊道:“将军饶命,我等愿降!”

    郭侃将败军纷纷收押在一处,令大军看护,自己则随着秦昭暂时到东城歇息议事。

    看着破败的城门和到处弥漫着硝烟战火的东城,郭侃点了点头,对着秦昭说:“幸得秦将军善于用兵,无双军英勇,否则东城难保啊!”

    秦昭摇摇头,“若非都督大军来援,东城必失无疑,此战都督皆都督之功也!”

    诸葛亮见两人互相称赞,呵呵一笑,大声说道:“郭都督,秦将军,两人不要再如此相夸了。两位皆是主公依赖的良将,自然都非寻常人,此战全赖二公配合。”

    三人对视一眼,一起哈哈笑了起来,不一会,就来到城主府,各自坐下。

    “昭有一事不明,为何不见徐宁和尤通两位将军,只是都督亲率大军亲来救援,莫不是二位将军坐守滁县?”

    郭侃摇了摇头,神秘一笑,“自然不是,滁县此时已无甚兵马,尤徐二将现在正在攻打全椒。”

    秦昭猛然起身,失声喊道:“什么?二将手上兵马应该不足一万,怎么能去攻打全椒?难不成主公有援军助阵?”

    “非也非也!二将只是各自分领三千兵马。”

    这时,诸葛亮点了点头,会心一笑,“秦将军,此举怕是都督的疑兵之计,为了使救援东城无后顾之忧,就让二将率数千人马进攻全椒,全椒守将必定心中疑惑,不敢轻出。这样都督才敢让大军尽出,来援东城。”

    秦昭点了点头,恍然大悟,接着好像又想到一件事,他从怀里掏出那封锦囊,递到郭侃手中,“都督,昭还有一事不明。这是当初都督让使者给我的锦囊妙计,只是让我坚守,每日派人出城求援,可是这么些天过去,我等望穿秋水,也不见都督半个援军,至今我仍不明都督个中深意,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还曾怀疑都督另有居心,请都督为我解惑。”

    郭侃接过那个锦囊,看了看诸葛亮,“诸葛先生可知其中用意?”

    诸葛亮摇了摇头,向郭侃施了一礼,面有愧色,“亮愚钝,至今也不曾意会。”

    郭侃笑了一笑,站了起来,慢慢走到秦昭和诸葛亮中间,“林冲围困东城,围而不攻,其意不在东城,而在滁县大军。若是我军轻出,救援东城,路上必中林冲埋伏,那时何谈救援?彼时再让全椒纪灵袭我后方,则滁县必失。滁县失,东城焉能存乎?我让汝每日派快马突围求援,林冲当时意在滁县之兵,必不会为难信使,故而将军之使可以轻松逃出。我知林冲之意,焉能轻易出兵?林冲久不见滁县援兵,必然知道计谋败坏,便想全力攻下东城。此时,大军四面围城,将军若再派人求援,便是插翅也难飞出。而我一日收不到将军求援之信,便知林冲定然全力攻城,此刻来救,一路畅通无阻,才有今日里外夹击之功。”

    此时秦昭和诸葛亮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双手击掌,继而赞叹道:“都督果然有神鬼不测之机!我等敬服!”

    郭侃摇了摇头,“雕虫小技不足挂齿,行军打仗,兵无常势,不必拘泥一格,要善用一切可用之人、之物,包括敌人,这样才能料敌计先,百战百胜。”

    两人一起对着郭侃行了一礼,“承蒙都督教诲,我等敢不尽心?”

    郭侃哈哈一笑,一手抓住秦昭,一手抓住诸葛亮,“秦将军,诸葛参军,汝二人皆是主公所信之人,只是两位年龄尚幼,经验尚浅,只有多些历练,尽快成长起来,才能不负主公厚望!望汝二人同心协力,助主公完成大业!”

    秦昭和诸葛亮对视一眼,神色凝重,向郭侃弯腰一拜,“吾等必当鞠躬尽瘁,不负主公厚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