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豹子头大败秦昭 花和尚秘会林冲
    虽然诸葛亮年纪不大,但是历来在计谋方面表现,还是让秦昭自愧不足,几经思量,最终决定,亲率一万大军突袭林冲大军;以防不测,秦昭将剩下的兵马交给诸葛亮守在东城,接应秦昭。

    林冲安排大军在东平城外三十里驻扎大营,正当林冲大军正在安营扎寨之时,忽然有探马来报,东平方向有大军杀来。林冲听完,二话不说,抓起武器翻身上马,大声喊道:“哈哈,秦昭小儿,竟敢出城,真是天助我成其功也!儿郎们,集合!列阵迎敌!”

    没一会,列阵完成,骑兵在前,步兵在后。这时只看到秦昭率着大军冲杀而至,林冲长枪一挥,大军如潮水一般涌向了秦昭的无双大军。林冲领着五千骑兵在前,林冲长枪如一条银蛇一般,在战场之中不断挥舞着。

    无双军皆是步战之军,哪里抵挡的了林冲率着骑兵的冲锋,眼看队伍就要被冲散,秦昭知道此时突袭敌军营寨,怕是已经被对方防备,不能成功,唯有尽快突围才能尽量减少损失。秦昭荡神枪一举,大声喊道:“兄弟们!还记得我们的口号吗?无双无双,天下无双!无双之名,要让天下皆知,我们是真正的无敌之师,冲啊!”

    “滴!检测到无双军技能同仇触发,无双军所有部卒武力+2”

    无双大军止住溃败,齐声吼道:无双无双,天下无双!

    虽然林冲骑兵冲锋之势让无双军阵型大乱,可是经过秦昭这一番激励后,无双军迅速调整阵型,秦昭亲自策马在前,逍遥荡神枪如一只猛虎一般,在袁军骑兵中不断收割着人头。秦昭在前杀出一条血路,无人可挡,大军随着秦昭不断冲杀着袁军主力。

    这时,林冲策马迎上,长枪一指,“汝已经被围,敌将还不早降,更待何时!”

    “林冲匹夫,休得逞强!看枪!”

    秦昭大吼着,冲向林冲,林冲拍马迎上,两马交错,战在一起。

    “滴!检测到林冲技能天雄星触发——单挑斗将时,对手为枪矛类武器时,自己武力+1,对手武力-1;对手为非枪矛类武器时,对手武力-3当前林冲武力值提升至92,秦昭武力降低至93,逍遥荡神枪武力+1,秦昭当前武力值回至94”

    两人一交手,纷纷都心里佩服其对方的枪法,林冲的枪法变化万千,让人眼花缭乱;秦昭的枪法却快速简洁,招式不多,却总是能以最快的速度挡住林冲的各种变化。两人战了二十回合,秦昭虽然能游刃有余,却也短时间难分胜负。他用力挡开林冲铁枪,看到自己麾下无双军气势高昂,正与敌军中军战在一起,而敌军被无双军的气势惊住了,反倒有些阵型混乱,这让秦昭不由得心中一喜,大声喊道:“兄弟们,回城!我来殿后!”

    说完,秦昭率领大军且战且退,敌军反倒有些不敢紧追,诸葛亮早已命令其余兵士在城墙上备好弓弩,接应秦昭大军回城。

    林冲看到敌军败退,也不再追,鸣金收兵,继续安营扎寨。

    秦昭进城,升帐议事,诸葛亮主动跪下请罪道:“秦将军,此战之败,是亮失察,故而献计突袭,实乃亮一人之罪,害我大军死伤三千有余,请将军责罚!”

    诸葛亮跪在地上,头深深的垂下,这让秦昭也微微有些叹息,毕竟无双军立军以来,此战还是第一次损失如此惨重。他走了过去,将诸葛亮扶起,“诸葛先生快快请起!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我才是主将,若要论罪,岂能不罪主将而罪谋士?我与诸葛先生皆是经验不足,故而才有此败,幸好大军奋力拼杀,才能返回东城之内,我们还是等郭都督的援军吧!”

    诸葛亮叹息一声,“是亮太过轻敌!林冲虽然只是禁军统领,今天观其军容,颇为齐整,营寨安扎也深合兵法。又加上我军皆是步战,不适合突袭,若是有五千骑兵,断不至于如此被动。”

    “参军莫要再自责,林冲武艺兵法皆有过人之处,非等闲之辈,若不是昭贪功,求胜心切,也不会冒然出击。虽然此战失利,但是东城还是要多多仰仗参军,切莫因为一时失利而心生懈怠之情。”

    诸葛亮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都督大军两万多人驻扎在滁县,若是派援军救援,全椒纪僧真知晓后,必定派军偷袭滁县,若滁县有失,则东城便成了孤城,更难守之。恐怕这才是林冲兵发东城的真正目的。”

    听着诸葛亮的分析,秦昭也点了点头,“如参军之言,恐怕真的会如此。倘若都督不发援军,久之东城也会丢失,滁县一样难守,如此是进退两难,这该如何是好?”

    正当诸葛亮和秦昭再商议如何破敌之时,林冲营寨已成,刚坐下,便听到有人来报,有故人来访。

    林冲心中奇怪:此处到底有什么故人?但是他还是让人将求见之人领了进来。

    来人接戴着斗笠,皆是樵夫村民打扮,一人体形壮硕,一人体形瘦弱,两人都低着头,走进来,向林冲弯腰施了一礼。

    “两位是何人?为何敢称故人?”林冲问道。

    那壮硕之人,压着嗓音说道:“林将军,小人有机密事情禀告,请屏退左右。”

    虽然那声音压得极低,可是林冲还是有些熟悉的感觉,他皱了皱眉,让左右将士纷纷退出营帐,这是他向两人走了过去,轻声问道:“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两人纷纷拿掉斗笠,林冲看到那壮硕之人,不是鲁达又是何人,心中正惊诧,又看向另一个瘦弱之人,不是张氏又是何人。林冲便忍不住问道:“兄长,夫人,汝二人何故来此?还要这番打扮?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氏此时早已忍不住心中委屈,哭着喊了句:“夫君!”

    林冲上前拉住张氏的手,柔声说道:“夫人受了何委屈,莫要悲伤,为夫定会为你做主。”

    鲁达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张氏看了看鲁达,便开始将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说给林冲听。

    当听到袁真趁着林冲远行,强入林府,调戏张氏之时,林冲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他强忍着怒气,继续听着,张氏见状,不知是否还要继续说下去,林冲叹了口气,手依然抓着张氏,轻轻道:“继续说。”

    当张氏说道袁真设计让袁胤举荐林冲为先锋大将,只是为了找机会轻薄非礼张氏之时,林冲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猛一甩手,大声喊道:“袁真匹夫安敢如此!”

    张氏哪里见过林冲发过这般大的怒火,一时间不知该作何说,只是嘤嘤哭泣。

    鲁达见状,只好上前接着说道:“兄弟,幸亏是我及时赶到,才让那无耻匹夫未能得逞,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林冲闭上眼,摇了摇头,接着向鲁达施了一个大礼:“多谢兄长仗义出手,是否将那奸贼好生教训一番,让他以后再也不敢存此念想?”

    鲁达哈哈一笑,“兄弟,这个是自然,我让他以后再也不可能生出这样的念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