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花荣双连射 刘繇再被擒
    陈横手下将士忽然看到陈横的首级在夜空之中飘荡着,尽皆骇然,被太史慈的气势吓到,纷纷放下兵器,高声喊道:“吾等愿降!”

    正在这时,于糜从另一侧杀来,看到太史慈挑着陈横的人头耀武扬威,心中大怒,掣着手中长矛便从背后偷偷向太史慈杀来。太史慈此时正想着收降陈横麾下士卒,未能察觉于糜偷袭,可是他身边那员小将却已经看到,大声喊道:“太史将军小心!”

    那小将手持三尖两刃刀,便迎着于糜冲了过去。于糜哪里将这小将放在心上,铁矛一转,向着那小将直接刺了过去,大吼一声:“给我死!”接着,便摆好姿势,心满意足地等着那小将的惨叫。

    然而于糜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只是忽然感觉自己的手有些发抖,一下子攥不住手里的铁矛,猛一撒手,那铁矛便飞起,于糜不敢相信地抬头一看,只见一阵寒光闪过,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股凉意。于糜想说话,只是张了张嘴,最终也未能说出来一个字,紧接着便一头栽于马下。

    太史慈此时才注意到身后的情形,看到那小将只一合就斩了于糜,不禁对他点了点头,心中暗暗称奇。那小将也仿着太史慈,一刀将于糜首级砍下,挂在自己刀尖之上,高高举起,“于糜反叛已死,降者免死!”

    而此时,臧霸此时也收整铁血军向这边杀了过来,看到太史慈和那小将一人挑着一个敌将的首级,不禁哈哈一笑,策马赶了过来,“二位将军真丈夫也!”

    两人看到臧霸率大军而来,一起行礼道:“见过臧将军!”

    臧霸看着两人,眼神充满着敬重,接着说道:“此处由我大军接管,二位将军,快去中军大帐,保护主公。”

    此时张英和樊能带着大军呐喊着冲向吴立仁神威军大营,一个一个营帐杀了过去,却发现营帐都是空的,张英忽然意识到事情有些超过自己的想象,忍不住大喊一声不好:“难不成吴铭已经算到我等会是诈降不成?”

    正在这时,雨伞喊杀声再起,张英和樊能不安地看着四周。正在这时吴立仁身后跟着冉闵和花荣,率着部分神威军,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神威军口中高声喊着军号:神威神威,无坚不摧!声势震天,众人无不凛然。

    吴立仁打马向前,手中虎牙枪向着刘繇一指,“刘繇匹夫,我待你不薄,为何反叛于我?”

    刘繇不答,张英见刘繇语塞,却接过话来,“吴铭小儿,汝恃强凌弱,挟持吾主,我等名为诈降,实为救回我主,何来反叛之说!今日既然被你察觉,唯有死战而已!兄弟们,杀啊!”

    说完张英大喊一声,率先冲向吴立仁。

    吴立仁察觉到刘繇、张英等人的阴谋,并不是因为吴立仁聪明,也不是哪个人提醒过他。这件事情,郭侃都不曾料到。

    吴立仁本来晚宴之后躺在帐中休息,忽然系统的一声提示,这提示不知倒还好,一听到瞬间吓到了吴立仁。

    “滴!检测到刘繇对宿主产生仇恨,宿主获得仇恨值7点,检测到张英、樊能、于糜和陈横一起对宿主产生仇恨,宿主获得仇恨值28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59,仇恨值137检测到张英四维属性为武力75,统率60,智力50,政治35樊能四维属性为:武力73,统率58,智力48,政治36于糜四维属性为武力70,统率55智力59,政治40陈横四维属性为武力72,统率61,智力53,政治40”

    正是由于听到了这番提示,吴立仁才意识到刘繇和他手下四将有问题,连忙急召冉闵和花荣,商量着如何防范刘繇等人,这才有现在的情形。

    吴立仁看到张英冲了过来,不禁心中暗喜,总算可以再次上场杀将,最主要的他清楚知道,这张英的实力如何。自己83的武力值加上虎牙枪2点,就是85的武力,对上张英75的武力,即便不能秒杀,也要不几回合,就能斩了他。

    正当吴立仁想着用虎牙枪哪一式先出手的时候,身后的冉闵大吼一声:“休伤我主!”

    朱龙马便风驰电掣一般冲到了吴立仁身前,连钩戟一出手,直接将张英扎了个透心凉。吴立仁叹息一声,心道:怎么就不能给我个表现的机会。好不容易遇到这样没威胁的对手。

    冉闵一下秒杀张英后,刘繇脸色大变,麾下的丹阳兵也纷纷露出惧意,樊能眼看军心已乱,大叫一声:“敌寡我众,一起冲过去,杀光他们!”

    吴立仁笑着对冉闵道:“永曾,这个叫樊能的留给我!”

    每当遇到吴立仁提到这样的要求,冉闵便总是不能痛快答应。幸亏冉闵不是那种“忠臣烈士”,恨不得以死相谏,他只是有些担忧说道:“主公切不可以身犯险,否则若有什么闪失,闵万死难辞其咎。”

    “不会有问题的,相信我。”

    冉闵点了点头,正在这时,忽然从身后传来一支羽箭,如流星一般射向正在鼓舞士气的樊能。吴立仁心中忽然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小弟太牛逼,这个当老大的根本一点表现机会都没有。

    不用说,这羽箭定是花荣所射,黑夜之中,樊能应声倒地,坠于马下。

    刘繇眼看悠忽之间,自己帐下两员大将尽皆殒命,早已吓得三魂丢了七魄,打马便想往回跑。花荣拈弓搭箭,又要射过去,吴立仁情急之下大喊道:“留他性命!”

    花荣会意,忽然将箭头折断,用一支无头之箭射向了刘繇,刘繇应声从马上坠下。蛇无头不行,反叛的丹阳兵一时间不知何去何从,冉闵趁势吼道:降者免死!刘繇手下丹阳兵纷纷放下武器跪下投降。

    没一会,就有士卒将刘繇押到了大帐之中,此时刘繇已经站立不稳,瘫坐在地上,战战兢兢看向吴立仁。

    “刘繇!汝何故降了又叛,是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吴立仁怒吼一声,看着刘繇。

    刘繇支支吾吾,话已经说不利索,一字一顿答道:“吴公,不,不是我想反叛,只是,只是部将张英樊能等人,趁夜来找我,逼,逼迫与我,实非繇之本意。”

    正在这时,有人报太史慈求见吴立仁,吴立仁让人将太史慈请进来,一同进来的还有那员小将。

    两人一起行礼,“参见主公!我等已将叛将于糜陈横斩杀,两人部下尽皆投降,请主公发落。”

    “两位将军免礼。此事皆因刘繇和张樊于陈四将之故,其余降众,好生看管安抚。”

    这时,冉闵看向刘繇,十分厌恶地说道:“主公,如此反复无常小人,不如直接斩了,何故留其性命!日后必被其所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