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刘正礼四将降吴铭 太史慈单骑斩陈横
    刘繇幽幽说道:“繇与子义本是同乡,向时汝南名士许劭许子将曾向我言:太史慈之才可堪大用。吾不以为然,未能用之。”

    许劭许子将,是三国时期著名的人物评论家,最著名的事情,便是曹操曾经问许劭如何评论自己,许劭说出了“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这样一句传世名言。

    停顿了一下,刘繇继续说了下去:“去岁太史慈投奔于我,我见他弓马娴熟,武艺精湛,心里甚喜,可是又顾忌到许子将当时之言,若是我重用太史慈,必被许子将嘲笑,故而一直没有擢升子义。”

    刘繇说完,重重吐了一口气,也许在他心中,也有对太史慈一种愧疚,只是当他为一方诸侯时,未能显露出来;而今为吴立仁阶下之囚,被吴立仁以性命威胁,倒是敞开心胸,说了出来。

    在一旁的太史慈,听到刘繇的话,只觉得胸口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半,只是喊了一句“主公!”又将头侧到一边,不去看刘繇。

    刘繇自然知道太史慈此时的心情,可是他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子义,是繇对不起你。如今,既然吴使君对汝如此看重,良臣择主而事,汝便跟着吴使君,他日或许真的可以成就一番功业。”

    太史慈没有回答他,吴立仁接过话来,“汝本汉室宗亲,我尽心竭力为汉室讨贼伐逆,汝不当如此害我。今为我所擒,为了百姓少受战火,只要汝肯投降于我,我便饶汝之命,迁至下邳,乐享太平,汝可愿意?”

    刘繇苦笑一声,“使君,若是我不愿降,又当如何?”

    “为了不使子义背负不忠之名,我自当饶你性命。即便不降,我也不会为难你,仍然会将你押到下邳,监禁起来。然而,当我大军攻陷丹阳,汝之一家老小,却是难以保全。”

    刘繇闭上眼睛,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对着吴立仁说道:“繇愿意归降,还望吴公能善待我一家老小。”

    吴立仁连忙示意臧霸放开刘繇,哈哈一笑,“公乃汉室宗亲,只要公肯尽心助我,我自然不会为难刘,更不会为难公之家小。”

    紧接着吴立仁将太史慈拉了过来,“子义,如今刘刺史归降在先,汝自然不会再有不忠之名,可否愿意遵守约定?”

    太史慈长叹一声:“刘刺史与某同乡,相识十数年,尚不敢轻易用某;明公只凭孔北海一言便如此倾心待某,某若不降,岂不真成天下之笑话耳!慈愿降明公,以助明公成就大业!太史慈拜见主公!”

    太史慈弯腰深深鞠了一躬,吴立仁连忙将其扶起,开怀大笑道:“今得子义,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刘繇见状,也向吴立仁拜了一拜,“刘繇拜见主公!”

    “正礼(刘繇字)无需多礼!如今要务,将张、樊、于、陈等将麾下将士尽皆招降才可。”

    不一会儿,就有一小卒牵了两匹匹马过来,吴立仁和刘繇一起翻身上马,吴立仁在前,刘繇在旁,冉闵和太史慈骑着马紧跟其后。

    “张将军,樊将军,于将军,陈将军,我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投身于吴使君麾下,诸将若是仍然视我为主,请各自带领麾下将士,一同来投吴使君。”

    张、樊、于、陈四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诸将莫要犹疑,吴使君信义之人,必定不会为难尔等,我尚且能见容于使君,何况汝等?”

    张、樊、于、陈再次互相看了看,一起翻身下马,鞠躬行礼,齐声答道:“吾等愿降!拜见主公!”

    吴立仁心中大喜,这样就能一下子多了一郡之地,还有刘繇手下许多兵马,此时吴立仁不得不佩服起郭侃的决断来。

    “诸将快快请起!今晚就在城外犒赏三军,诸将人人有赏。汝等可将营帐分别扎在我大军两侧即可。明日大军同进丹阳!”

    是日夜,三更时分,吴立仁大军一片静悄悄,只有放哨的士卒还在认真盯着四周。

    正在这时,忽然一支羽箭直接向着哨兵飞了过来,那哨兵话还没得及喊一声,羽箭便直接洞穿了他的喉咙。他捂着喉咙,直接从哨塔上倒了下来。

    一大队兵马趁着夜色向着吴立仁中军大帐悄悄逼近。

    “主公,定是晚上刘繇大军尽皆饮酒,故而防卫松懈,合当他受死!”

    那前面一将正是刘繇帐下第一大将张英,后面紧跟着的是樊能和刘繇。

    “二位将军务必小心,吾之一家老小尽皆交到二位将军手上。”

    张英点了点头,“主公放心,我已经联系到了于糜、陈横两位将军,他们此时定然已经偷袭了吴立仁铁血军大营。到时,两面夹击,吴铭必然再无生路!”

    张英猛然拔出佩剑,大吼一声:“兄弟们,杀啊!活捉吴铭!”

    一时间,刘繇麾下丹阳兵纷纷呐喊起来,杀向了吴立仁的神威军大营。

    与此同时,铁血军大营旁,太史慈带着自己麾下亲随骑兵数百人,小心翼翼地巡视着,他只是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正在这时,忽然喊杀声四起,一时间周围无数呐喊声,大声吼着:活捉吴铭,诛杀冉闵!

    太史慈大惊之下,大叫一声:不好!定是于糜、陈横二将谋反!大家快随我一起诛杀叛贼!

    然而太史慈的话并没有引起他麾下将士的响应,有人小声说道:“于糜和陈横两将手下至少都有数千人马,怎么打?”

    太史慈知道他们所言都是实情,叹息一声,“吴公大恩,吾万死难报!今番事急,纵千万人,吾往矣!”

    这时,从身后走出一员小将,大声赞道:“将军真英雄也!我愿助之!”

    太史慈点了点头,两人一起驾马向着乱军冲了过去。

    “滴!检测到太史慈技能笃烈触发,武力+3,当前太史慈武力上升至99”

    吴立仁收到这一条信息后,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一点诧异。

    太史慈在乱军之中四处冲杀,正行着,太史慈远远看到一将,正率众杀来,太史慈认得那正是陈横,便挡住去路,大喝一声:“汝等为何反叛?”

    陈横冷笑一声答道:“你这背主求荣之辈,竟敢在此大言不惭,看刀!”

    太史慈大怒,拍马迎向陈横,手中铁枪向着陈横奋力一击,陈横手中大刀应声飞出,太史慈又一枪,将陈横刺于马下。

    太史慈从地上捡起一把大刀,猛地将陈横首级割下,再挑了起来,缠到枪尖之上,高高举起,大声吼道:“陈横已死!降者免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