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笃烈将军欲死节 懦弱刺史愿偷生
    吴立仁终于抛出了自己的橄榄枝,这样一个忠义之人,吴立仁早就想收到自己麾下,这次竟然有缘遇到,他怎么会舍得放弃。到底该如何才能将太史慈收复呢?吴立仁心中思索着:太史慈有英雄气概,那只有在武力上折服他,才能让他心甘情愿的归顺,自己可没有小霸王孙策那般本领,只能让冉闵代劳了。

    然而吴立仁的话却仿佛让太史慈看到了希望,他在马上对着吴立仁施了一礼,“多谢使君成全!”

    冉闵将刘繇交到了臧霸手中,来到了吴立仁面前,吴立仁小声说道:“不要让他输的太难看,二十回合之后再定输赢,更不要伤他性命!”

    “末将遵命。”冉闵听到吴立仁的吩咐有些诧异,不过他还是很快地点了点头。

    这种吩咐,换一个人恐怕都无法理解,不过吴立仁知道冉闵和太史慈的差距,冉闵更是对自己的武艺有着非常大的自信。他可不会相信每个人都会向吕布那般厉害。

    冉闵催动朱龙马,向着太史慈冲了过去,太史慈看到冉闵过来,精神抖擞,策枪在手,迎着冉闵而去。

    “太史将军,请了!”

    “冉将军,请指教!”

    两人一人说了一句,便两马交错战在了一起。

    “滴!检测到太史慈笃烈技能触发,武力+3,当前太史慈武力提升至99”

    “滴!检测到冉闵技能绝勇触发,武力+3,奇峰双刃矛和连钩戟分别+1,朱龙马+1,当前冉闵武力提升至109”

    吴立仁听完,满意的点了点头,太史慈的武力值还是相当给力的,若是配上一杆好枪和一匹名马,武力也能破百。可是吴立仁没想到的是,他事先吩咐冉闵要让着太史慈之事,让冉闵一上场便有点方寸大乱,冉闵并不知太史慈功夫深浅,开始故意放水之下,竟然被太史慈压制的死死的,这张英、樊能等将心中窃笑不已,以为冉闵不过如此,而刘繇更是喜出望外——只要太史慈胜了,他便有救了。只要自己能活着回去,一定要好好重用太史慈,因为他能打败冉闵,那岂不是天下第一猛将?

    外人虽然看不出差别,可是太史慈却能清楚感觉到冉闵的实力和他故意相让的心思,不由得心中大怒,大声吼道:“我原以为天下闻名的冉天王如何英雄,未曾想竟然如此小瞧于我!实在非大丈夫所为!”

    冉闵一听,知道自己故意相让被太史慈察觉,两人也已经战了十回合,他对太史慈的实力也有了一定了解,便哈哈一笑,重新抖擞精神,“太史将军真英雄也!看矛!”

    冉闵全力而为,太史慈顿时感觉到压力陡增,冉闵两把武器上下翻飞,太史慈哪里还能轻松接招,两人又战了将近二十回合,若不是冉闵有心留情,此时太史慈即便不死也将满身是伤。可是太史慈凭借着一股热血和不服输的精神,和冉闵愈战愈勇。手中长枪左支右绌,屡屡见险,看的周围诸将都惊叫连连。而刘繇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刚刚还满怀希望地看着太史慈,想象他是天下第一猛将;可是转眼间就被啪啪啪的打脸了,太史慈虽然此时还没有败,可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太史慈已经完全不是冉闵的对手。这个转变只是因为中间太史慈和冉闵说了一句话?

    难不成太史慈有心投敌所以才会如此?刘繇忽然想到一个很可怕的念头。

    冉闵看到太史慈如此拼命,生怕后面难以控制伤了他,难以向吴立仁交代,便双手武器齐出,左手双刃矛抵住太史慈的武器,右手连钩戟再一刺出,直接将太史慈的铁枪挑飞。太史慈心急,便欲从后背抽出一双手戟,冉闵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将手一动,双刃矛一拍,将太史慈打落马下,紧接着连钩戟便送到太史慈的胸前。

    “你败了!可是我依然敬你是个英雄!”

    冉闵轻轻说了一句,太史慈向着刘繇方向跪下一拜,仰天长叹:“主公,末将无能!不能救主公脱离困境,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刚说完,太史慈便从身后抽出手戟,向着胸前便要刺去,冉闵眼疾手快,连钩戟一动,便将太史慈手中手戟击飞。

    吴立仁哪想到这太史慈竟然如此极端,不由得腹诽道:打不过就打不过,干嘛要自杀?我这花了大工夫,可不是只是想得到你的!

    虽然他心里这样想,人却还是连忙策马向着太史慈而去,一边骑马,一边喊道:“子义,休得行此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之事!”

    太史慈听到此,迷茫地看着飞奔而来的吴立仁,郑重说道:“请吴公赐教!”

    吴立仁下马,扶起太史慈,叹息说道:“子义何故如此愚钝!为人臣者,主公尚在而自己先死,是不忠也!与我相约,输了比试却不能信守约定,是不义也!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不能为国杀贼,为民匡扶天下,空负一身好本领,是不仁也。铭听闻子义之母尚在,而子义却欲弃她而去,致使老母无人所养,是不孝也。如此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之事,子义还要为之,即便死了也会为天下人所耻笑。”

    听完吴立仁的话,太史慈无力的将手戟丢在地上,苦笑一声,“故主尚在,吾安肯背之?实在两难矣!求明公教我。”

    “此事不难,请子义随我来。”

    吴立仁将太史慈引到刘繇面前,刘繇虽然被臧霸把刀架在脖子上,可是看到太史慈还是忍不住骂道:“太史慈!你个卖主求荣的小人,我何曾有亏待我过你?你为何要背叛我?刚刚明明可以赢得了冉闵,为何忽然就输了?”

    太史慈听到刘繇这样责骂自己,连连摇头,辩解道:“主公,非慈不用力,冉将军起初是有心想让,故而某才能略微占了占上风。冉将军之武勇,实非常人可比,某输的心服口服。”

    吴立仁还没意识到,原来他让冉闵假意留一手,倒是让刘繇多想了,不由得哈哈一笑,用着颇为戏谑的语气问道:“刘刺史,依你看来,子义的武艺如何?比汝那四将又如何?”

    刘繇看了看张、樊、于、陈四将,只见他们带着兵马离得远远的,小心翼翼看着这边的形势变化,不由得摇了摇头,“哎,那四将武艺确实比不得子义。”

    吴立仁继续逼问道:“那刘公为何不对子义委以重任?反倒让那四个平庸之辈居于其上?”

    “子义新来投我,不便加以厚封,否则定会引起其他诸将议论,反倒不美。”刘繇犹豫了下,低头说道。

    “哈哈,公何故相欺于我!若是公可以实言相告,我便饶你一命,否则,哼哼,休怪我无情!”

    吴立仁眼神一变,臧霸手上的刀也动了动,让刘繇仿佛感受到了一股杀意,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明公!”太史慈在一旁喊道。

    吴立仁挥挥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继续看着刘繇,刘繇叹息一声,幽幽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