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袁真作死风流张 鲁达拳打敬劳袁
    张氏一动不动看着袁真,很认真的听着他说着,只想多拖点时间,小翠能及时去喊人过来帮自己脱离困境。

    袁真笑道,“想当初第一次见到夫人,夫人的风采便令我茶不思饭不想。只恨有林冲在,我不得其便。前几日听闻徐州吴铭又大举来犯,便想到一条妙计。我便和我父说,林统领如何了得,文武双全,求他能在陛下面前推举林冲当个先锋将军。这样,便可以将林统领支开,这样,本公子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大司马自然以为我只是收了林统领的好处,才出言求他,他哪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我想出来的妙计。”

    张氏虽然心里一直提醒自己,无论听到什么,都要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然而,当她听说林冲被提拔全是因为这登录浪子袁真为了能轻薄自己所设下的毒计之时,张氏还是忍不住怒气满满,向着袁真啐了一口唾沫:“呸!你这不学无术的卑鄙小人,竟然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视国家大事如儿戏,我只恨我夫君有眼无珠,误将一腔热血托付在此碌碌不能之辈手中。”

    袁真将脸上的唾沫擦了擦,并不生气,依然笑嘻嘻地看着张氏:“夫人,为了得到你,我费尽唇舌,千辛万苦才将林冲匹夫支开,现在无人可以阻挡我们的好事,夫人就从了我吧!”

    袁真慢慢靠近,张氏吓得花容失色,大声喊道:“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哈哈,这周围还有谁敢管我的好事?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袁真淫笑一声,猛然一下子扑了过去,一把抱住张氏,张氏顿时大喊起来:“救命,救命啊!”

    正在这时,忽然门外传来几声打斗声,接着几声痛苦的呻吟声,袁真只觉得十分扫兴,走到门口,怒喊道:“哪个不长眼的坏本公子的好事?”

    只见院内横七竖八躺着自己的几个仆人,在地上哀嚎着,袁真心里疑惑,忽然一转身,只见一个巨大的拳头向自己砸来。袁真骇然,想躲哪还来得及,只感觉一阵揪心的疼痛传遍全身,脸上火辣辣的疼,一时间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向着不远处的墙上飞了过去。

    “你,你到底是谁?你可知道我是谁,竟敢打我?我可是大司马之子,袁真袁敬劳。”

    袁真几乎用着哭腔说着,那人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袁真面前,一把揪起袁真的衣领,“你鲁达爷爷不管你是谁,敢欺负弟妹,爷就敢揍,管你是谁,天王老子我也不怕。”

    袁真一听,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莽汉,抬头一看,一个满脸胡茬的大汉,正恶狠狠地看着自己,眼中的怒火让袁真心中产生一股寒意,他连忙求饶道:“大爷,是小的错了,有眼不识泰山,大爷饶命啊!”

    “你这贼子,现在知道求饶了,早点干嘛去了?我呸!”

    说完,鲁达将袁真提了起来,又是一拳直接打到了袁真的小腹上,袁真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庙完全颠倒了,肚子里的七荤八素一下子都要跑出来,因为疼痛,袁真的脸都快要扭曲地变形了,他呕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勉强撑着地面,站了起来,看着鲁达,恨恨说道:“我是大司马袁胤之子,你今天若是不打死我,我定要灭你鲁达,还有林冲九族!”

    袁真痛苦地说完,鲁达哈哈一笑,再次走过去,双手将袁真再次抓起,“既然如此,爷爷今天今天便除了你这祸国殃民之徒,省得再祸害百姓。”

    言毕鲁达忽然双手用力,猛地将袁真丢向空中,感受到鲁达散发出来的杀意,袁真此刻脑子中一片空白,只知道说:“不要!”鲁达一拳击打在袁真胸前,刚落下的袁真再次被打飞,向着那些在地上哀嚎的仆人砸了过去。

    众仆人一看,连忙爬过去,扶起袁真,只见袁真浑身是血,口中挤出了两个字:“杀我!”接着头一歪,就此气绝。

    “滴!检测到鲁达完成剧情:拳打敬劳袁,三拳打死袁真袁敬劳,获得武力永久+1奖励。”

    “拳打敬老院?系统大神,会不会还有脚踢北海幼儿园?对了这鲁达是谁,怎么出来的?检测一下。”

    “检测到鲁达是林冲携带人物出世,同时还携带了林冲之妻张氏。鲁达原四维属性为:武力90,统率75,智力53,政治28现基础武力值提升至91检测到鲁达拥有技能拔柳:天生蛮力,使用重武器时,武力+2”

    就猜到是林冲带出来的,这对好基友,召唤了还一起出来。不过带出来了张氏,恐怕智深长老还是只能一边喝风去了。

    “系统能否检测袁真的人物关系属性?”

    “滴!检测到袁真为袁胤之子,四维属性为:武力55,统率11,智力55,政治11。检测到袁真拥有技能风流:寻花问柳时,智力+3”

    这袁敬劳还真是作死的属性啊!这风流技能,怪不得被鲁达给盯上了。一定是仗势欺人,鲁达的脾气那么火爆,一不小心给打死了也正常。

    不过袁真一死,恐怕鲁智深肯定不会好过,要是逃到徐州,本宿主又会得一员大将啊!还有林冲!吴立仁想到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主角光环是个好东西。

    鲁达三拳打死袁真之后,那些仆人再也不想刚刚那般在地上呻吟不休,一个个立刻爬了起来,向外面跑去,边跑边喊:“杀人了,杀人了!”

    张氏听到外面响动,也跟着出来看,看到鲁达第三拳打了出来,忍不住惊叫一声:“兄长!留他性命!”

    然而鲁达杀心已起,哪顾得上张氏的呼喊。打死袁真后,鲁达看向张氏,关切问道:“弟妹受惊了!这畜生,杀了便好,否则留下来又不值祸害多少良善之辈。”

    张氏叹息一声:“兄长之言,妾身岂能不知。只是如今打死了大司马的爱子,请兄长速速离开寿春,否则大祸将至!”

    鲁达摇了摇头,“弟妹,林兄弟临走前,让我好生照拂弟妹,今番我若是一人离开,怕是会牵连到弟妹。不如你且和我一起逃了,找到林兄弟,我们再一起另寻一处地点安身才好。”

    “兄长,此事万万不可!若是我也逃跑,夫君在前线必然会被牵连问罪。”

    鲁达叹息一声,“罢了罢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杀了这厮,与他偿命便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

    说完,鲁达一矮身,双腿一蜷,席地而坐,一副等着人来抓得架势。

    张氏苦笑一声,“若是因为这事害了兄长性命,夫君定会怪罪妾身的。哎,那我们就一起逃吧,晚了怕是就没有机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