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糜夫人贞烈震吴铭 郭都督蜜月论曹操
    王守仁同意之后,双方便经过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大婚总算如期举行。

    吴立仁作为媒人和主公,王守仁和糜贞共同敬了吴立仁一杯酒。糜贞虽然不算绝色佳人,绝对也可以称得上万里挑一的美女,而王守仁更是数百年一见的人才,两人可谓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望汝二人从今往后相互扶持,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吴立仁说完祝福的话,连忙让系统检测糜贞的属性,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惊喜。

    “滴!检测到糜贞四维属性为:武力25,统率23,智力68,政治80拥有技能贞烈:糜贞一旦嫁人,对其夫君忠心不二。其每产下一名儿女,则会将自己随机1点属性增加到其夫君身上,增加基础属性值不高于100。”

    听到这,吴立仁口中的酒险些喷了出来:竟然还有这种技能,降低自身属性加夫君属性可以理解,这可以一直生下去,一直加属性吗?那我大军师也是要逆天吗?

    “宿主,生一个孩子才能增加一点属性,三国时期,正常人类最多也就生个两三个。”

    “那要是一次生个双胞胎、三胞胎不是赚大了?”

    吴立仁心里yy着王守仁属性增长的好事不自主的笑了,这时他忽然想到一件事:当年刘备娶了糜贞之后,多年没有子嗣,到底是刘备的问题还是糜贞的问题?若是糜贞的问题,那岂不是这个技能就废了。

    “系统,能否检测糜贞是否拥有生育能力?”

    “回禀宿主,本系统未安装妇科检查子系统,请宿主自行探索。”

    咳咳,这个还是留给军师探索吧!吴立仁一阵冷汗。

    军师王守仁的婚礼,吴立仁手下的大小文武,都纷纷赶来祝贺,连在滁县的郭侃和尤俊达也偷偷乘快马赶回。同时去年刚任命在外的几个县令诸葛瑾、海瑞、谢奕、于成龙、吴襄也一起回到了下邳城。几人都给王守仁带来了贺礼,独独海瑞空手而来。

    “汝贤为何空手而来,这可是军师大婚,岂能儿戏?若是因此被军师记恨,恐怕以后再无出头之日了。”

    身为同僚的谢奕,看着海瑞竟然如此寒酸而来,便忍不住劝道。

    “吾怎能以百姓膏腴来奉军师?身为地方父母之官,责任只有造福百姓,绝没有奉承上司。”

    海瑞面色一沉,开始了教育模式,让谢奕冷汗直流,摇摇头走开了。

    其他同僚听说后,都觉得海瑞脾气倔强,又不知变通,便不再和他再说此类话题。甚至有好事之人心里想着看海瑞如何应付王守仁的怒火。

    宴席后,王守仁走进了新房,看着床边坐着的美娇娘,又趁着酒意微醺之际,鼓起胆量,走过去,一把抓住了糜贞的柔软滑嫩的小手。

    糜贞肩膀微微抖了一抖,低着头一言不发。

    “夫人!”

    王守仁轻轻喊了一声,糜贞轻轻抬了抬头,看了一眼王守仁,忽然又把头低了下去,轻轻道了一声:“夫君!”

    洞房花烛夜深沉,一刻值千金。王家公子糜家女,自此结成一双人。

    第二日,吴立仁接见了五位县令,走了下形式问了一番各地政事,勉励了一番,让他们立刻回去了。

    最后,吴立仁将郭侃请了进来,由于曹操的大规模攻击徐州,致使伐袁之事再次告一段落,此番曹操兵退山东之后,迎回了天子,并且借天子的名义再次敦促吴立仁讨伐袁术,让吴立仁心思再次活跃起来。

    郭侃进来后,向吴立仁施礼后,便被吴立仁引到一旁坐下。

    “主公,是为讨袁之事乎?”

    还没等吴立仁开口,郭侃便已经说出了吴立仁的心思。

    “都督果然快人快语!如今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令我讨袁,不知道都督意下如何?”

    吴立仁现在心里拿不定主意,现在王守仁大婚,他想好好让王守仁休息一番,不想再去打扰他与糜贞的蜜月期,便不知道与谁商量才好,正好趁着郭侃回来,便想征询下郭侃的意见。

    “哈哈,主公何必明知故问,侃在滁县已有半年,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伐袁势在必行。”

    “只是,只是,若是我若举大军伐袁,又怕曹操再袭我后方,实在难以决断,故而请都督为我解惑。”

    郭侃点了点头,想了一想,忽然说道:“不如将军师请来共同议事如何?”

    吴立仁听完,连忙摇头,“都督此言差矣!军师劳累几年,好不容易有机会好好放松一下,我怎忍去打扰。况且,军师新婚燕尔,和夫人正是如胶似漆之时,即便来此,怕是心思也不能全部放在这些事情上。”

    还没等吴立仁说完,郭侃便嘴角带笑若有深意地看着吴立仁,吴立仁不理解,“都督何意?”

    “既然主公知道军师新婚燕尔,心思都在美娇娘身上,曹操又何尝不是?今曹操新得天子,恰似军师新娶佳人,朝中公卿怕是多有不服其者,曹操欲想尽快掌控天子百官,将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与‘天子百官’过一段如胶似漆的新婚佳期。否则即便其有心征伐于外,怕是也难以尽全力。况且曹操之地,西有张绣新得李郭旧部,虎视眈眈,北有袁绍,四世三公。若是不能稳固根基,大军怎敢轻动?”

    听完郭侃一席话,吴立仁只想说一句:大帅郭,请收下我的膝盖!能把让吴立仁觉得如此复杂的事情说的浅显易懂,吴立仁不得不佩服的五体投地。

    “都督之言,令我如同拨云见雾,茅塞顿开,请受铭一拜!”

    吴立仁从来不吝惜自己对牛人的崇拜,他是打心底佩服郭侃的这番言论。

    郭侃连忙还礼,口中有些诚惶诚恐地说道;“主公不必如此,这是侃应尽的本分!只是,虽然不需要集中精力防守曹操,还需要留一支兵马以防万一。”

    吴立仁心道:不会要留冉闵吧!我还指望着冉闵赶紧刷点兵将,升级技能呢!况且冉闵要是参战,恐怕袁术账下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都督,难道要留永曾不成?”吴立仁问道。

    郭侃摇了摇头,“主公,前番刘繇出兵响应,不甚用心,无功而返,又向我军索要钱财,如此贪得无厌小人,主公何不图之?”

    “刘繇本为汉室宗亲,不曾有罪,师出无名,图之恐为他人诟病,况且,如今四处大敌林立,再分兵讨伐刘繇,是否有些冒险?”吴立仁总觉得郭侃做事情有些冒险,这和他带兵方式一样,仿佛大开大合,却又总是眼光独到,出其不意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主公,如今天下,大乱四起,岂能因一时仁慈而错失良机。侃有一计,可使主公不需太多兵马便可令刘繇俯首。”

    自然,吴立仁并不是因为仁慈,他是担心树敌太多,假如再和刘繇陷入苦战,如今的情况恐怕不容乐观。争霸虽然风险很大,吴立仁宁愿选择稳扎稳打的路。

    听到郭侃说有妙计,吴立仁连忙问道:“都督计将安出?速速道来!铭洗耳恭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