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典韦拔矢啖睛 荀彧谈势论道
    赵云龙胆亮银枪如同一只银龙,不断飞舞,挑、刺、缠、扑、点、拨,不一而论;典韦力大,一双铁戟左右不断翻转,如同两只巨大的钳子,将赵云的亮银枪钳制的死死的。两人战了四十回合,不分胜负。然而无双军却依然爆发着无与伦比的战斗力,典韦手下青州兵不断被收割着。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喊:“典将军!那边传来消息,夏侯将军阵亡了,不知是真是假!”

    典韦一听,心中一惊,赵云顿时抓住破绽,手一抖,无数枪花绽放开来,亮银枪终于打破了双铁戟的钳制,直刺典韦胸前。电光火石间,典韦将手中铁戟往面前一挥,堪堪将赵云的银枪挡在一边。

    “典将军,我们快撤吧!兄弟们支撑不住了!”

    典韦大喝一声,“撤!”

    一声令下,让苦苦奋战的曹兵仿佛一瞬间解脱了一般,纷纷向山下冲去。“该死!山下有陷阱!不要乱跑!”

    到了山下路上,典韦才发现夏侯惇还在苦苦奋战,心中一喜:夏侯将军,我们中计了,快撤!

    说完,两人兵合一处,此时手下兵力不过两千人,一起向着彭城方向杀去。

    还没走多远,就发现迎面而来就是冉闵率领大军拦住去路,“敌将休走!今番中我家军师之计,还不下马受降!”

    夏侯惇和典韦眼看形势不妙,长枪一指,大声吼道:“今番深陷死地,兄弟们唯有死战,才能活命!冲啊!”

    曹军听后,看到典韦和夏侯惇冲在最前面,于是纷纷呐喊着跟着冲了过去。

    “放箭!”

    冉闵一声令下,顿时箭如雨下,夏侯惇和典韦纷纷拨开箭矢,然而手下的士卒却很多死在流矢之中。夏侯惇心中烦闷异常,典韦大声说道:“夏侯将军,事急矣!不如舍弃部下,韦保护将军从山路而走,再绕路返回彭城!”

    夏侯惇想了想,叹了一口气,“就依典将军之言!”

    正在这时,忽然只听得到一阵破空之声响起,典韦下意识的用手一抓,然而羽箭已经直直射入了典韦的左眼之中。典韦吃痛之下的,大吼一声“啊!!!”

    “典将军!”夏侯惇一看,心里一惊,“典将军先走,我来帮你断后!”

    典韦捂着左眼,脸上的肌肉痛苦的扭曲着,只见他紧紧抓住羽箭,接着用力一拔,羽箭竟然将左眼直接眼珠直接带了出来,典韦看着血淋淋的眼珠,痛苦地怪叫一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弃也!”说完,竟然将眼珠放在口中吞吃了进去。

    “滴!检测到典韦于独龙山完成拔矢啖睛剧情,基础武力值永久+1,当前典韦基础武力值提升至101”

    吴立仁听完,“咦”了一声,他没想到,竟然典韦也能完成了拔矢啖睛的剧情,难道曹操的麾下大将都是那么重口味吗?自己的穿越,让原本应该完成拔矢啖睛剧情的夏侯惇,换成了典韦,也不知道夏侯惇是该谢我呢还是恨我呢?

    典韦再次抓起双铁戟,大吼一声,“夏侯将军,走!”

    典韦不顾流血的眼睛,和夏侯惇一起复往独龙山上杀去。而两人麾下的曹兵此刻已不足千人,眼看主将已逃,纷纷跪下投降。

    冉闵看到夏侯惇和典韦向山上逃去,叹息一声,“未斩杀敌将,实为可惜!”

    陈登劝道,“冉将军,此地不宜久留,不如速速退往下邳。”

    “天已大亮,令投降的曹兵清理下路障和陷阱,大军稍事休整,就全力开赴下邳。”

    经过了一夜的行军和大战,冉闵部下将士均已疲惫不堪,赵云和秦昭也已聚拢麾下将士来见冉闵。

    “末将赵云,秦昭,见过冉将军!”

    冉闵面带笑容,“二位将军辛苦了!不知道军师现在何处?”

    秦昭答道:“军师就在前方十里外等候冉将军。”

    冉闵看了看秦赵二将麾下的无双军,历经一场恶战,仍然军容齐整,气势如虹,不由得赞叹道:“二位将军治军有方,此军莫不是主公新建的无双军?”

    秦昭听到冉闵的夸奖,不由得也心生喜悦,抱拳答道:“正是!非我等之功,这无双军前身乃是丹阳精兵,主公吩咐我重新编制训练,号为无双军。”

    “哈哈,秦将军勿要谦虚,既然主公将如此精兵交于你,说明秦将军真有此等本事。我从彭城,也带回了将近九千丹阳精兵,想必秦将军会好好感谢我一番!”

    秦昭听完,大喜过望,“如此说来,我无双军可以过万了!冉将军,请再受昭一拜!”

    冉闵赶紧扶住秦昭,“时明何须如此多礼,我等皆是为主公效力,理当尽心。对了,这位赵将军是何人?我以前不曾听过。”

    秦昭和冉闵子啊一起说的兴奋,一时间竟然忘记了介绍赵云,秦昭不由得尴尬笑了笑,“只顾说话,忘了给将军介绍。这位是赵云,字子龙,算是主公的故交。原在公孙瓒帐下效力,后来因事被黜,隐居襄阳。前番诸葛亮游说刘表之时,赵将军护送诸葛先生回来,主公大喜过望,对赵将军赞誉有加,命其统领主公亲卫神威军。”

    冉闵听到秦昭这一番详细介绍,不由得皱了皱眉,转念一想,便又释然了。

    “主公竟然如此信任赵将军,想必赵将军是值得托付之人!”冉闵也用着十分欣赏的眼光看了看赵云。

    “承蒙主公厚爱,云自当尽心竭力,以报主公大恩。”

    这时,陈登走了过来,看着几人相谈甚欢,笑道:“诸位将军,道路已经清理完毕,我们还是到下邳城再行叙话吧!想必主公此时已经等的十分焦急了。”

    吴立仁确实十分着急,他只能从系统里的提示消息猜到一点情况,他想知道现在战况如何,胜负如何,伤亡如何。当战斗结束后,王守仁便立即派快马,赶往下邳,向吴立仁报告战斗情况。

    夏侯惇和典韦在独龙山上艰难地走了一个时辰,终于找到一条小道,想绕回彭城。刚上大路,就听到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快速奔来。

    “吾命休矣!”

    两人心中都只有这样一个想法,然而等大部骑兵出现在视野的时候,夏侯惇和典韦才高兴起来:“是虎豹骑!主公派人来救我等了!”

    “莫不是夏侯将军和典将军乎?”曹仁远远看到二将,大声呼道。

    “子孝,正是我等!典将军受伤,急需回去治疗!”夏侯惇大声回应着。

    说话间,曹仁快马已经赶到,翻身下马,将典韦扶到马背上。

    曹操听到夏侯惇的汇报,面色铁青,不发一言,只是将桌案上的竹简摔了一地。

    “主公息怒!属下无能!”

    手下文武纷纷低头拱手请罪,曹操看了看账下诸人,摇头说道:“诸公勿惊!只在操一人之罪耳!吾小觑了吴铭了!吴铭短短数年,竟然汇聚如此多文武,实在令人不得不佩服!”

    荀彧上前道;“主公,陶谦已死,吴铭又素有仁义之名,如今主公若再要伐之,师出无名。”

    “文若之言,操也知之。吾兴师动众,却无所得,又为天下所笑耳!”

    “非也!吴铭州牧为天子亲封,又令之讨袁,主公若以天下计,则可去书修好。况且,如今天下,汉室倾颓,若以道胜,需纳天子,主公岂不闻长安之变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