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围三留一曹操调将 将计就计陈登筹谋
    “哈哈哈!”曹操听完不由得大笑起来,“文若此计甚妙!就依此计而行!”

    郭嘉也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需要围住东西北三门,只留南门,南门去下邳较近,冉闵必取此道而回,以利于我军布置埋伏。”

    “奉孝之言,甚合吾意!张辽吕布,令汝二人,领兵五千,在彭城南门二十里处埋伏起来,等到冉闵大军突围出城,经过之时,大军齐出,冲杀一阵,此战只需多杀士卒,乱其军心即可。”

    张辽出阵,大声应道,“末将领命!”而吕布则有些不情愿,让自己的旧部为主将,而自己为副将,吕布心中有说不出的别扭和憋屈,但是还是无可奈何地应了一声,“吕布领命!”

    曹操不去理会吕布的心态,吕布今天的表现远远低于自己的预期,这让曹操很是不满。

    “于禁,许褚,令汝二人领五千兵马,于离彭城南门八十里处埋伏起来,等到冉闵大军经过,再冲杀一阵,和张吕二将一般,多杀士卒,不需缠斗冉闵。”

    于禁和许褚齐声应道:“末将领命!”

    “夏侯惇,典韦,冉闵若是逃过前面的埋伏,必会取道离词一百二十里外的独龙山,令汝二人领五千兵马在独龙山埋伏,多备陷阱绊马索,冉闵若从此过,必要生擒之!”

    夏侯惇和典韦齐声喊道:“末将领命!”

    曹操点将完毕,接着说道:“诸位可还有要补充的?”

    荀彧又说道:“主公,此番若是破城,需晓谕军士,不得扰民。欲成大事,必先得民心。”

    曹操点了点头,又将目光扫视了一遍众将,“文若之言,与奉孝不谋而合,诸将需当约束军士,违者定斩不赦!”

    “主公,扰民固然不可!但是糜家、陈家和陶家,颇有钱粮,若得三家子资,后顾无忧也!若是城破可往三家征集钱粮,若是不从,便以勾结吴铭之罪论处,主公以为如何?”

    曹操一看,正是程昱,笑着点头,“仲德之言甚善!”

    彭城,太守府。

    冉闵回城后,连忙召集众文武一起议事。

    众文武纷纷夸赞冉闵,“将军神勇!彭城所有将士看到将军独战三将之后,士气高昂,虽然曹操大军三倍于我,却人人皆有战心。”

    冉闵却没有说什么,他深深知道除了自己,无人可以挡住吕、典、许三将,况且曹军虎豹骑、青州兵皆是百战之卒,自己帐下将士却多有新兵,操练不甚精熟,曹操大军围城日久,仓皇应战,定然不敌,还是要早做打算才好。

    陈登向冉闵拱拱手,接着说道:“将军,我等只需闭门死守,以待其变,敌军三倍于我,战者不利!”

    “元龙之言,甚好。诸将需按各司其职,不得擅自出战,违者必斩!”

    臧霸来投吴铭以来,一直未有立功机会;前番对阵高顺,被他逃脱,今日也没有机会临阵杀敌,他心中颇有些急躁,忽然有了主意,便立刻请命道:“将军,今番士气正盛,霸愿领所部趁夜劫营,如此必有斩获!”

    “宣高,曹操善于用兵更兼郭嘉荀彧善谋,如何不防着劫营,我等需要按照主公之意,死守彭城,等待援军,再图突围之计。”

    臧霸不服,又辩解道:“主公远在下邳,焉能尽知彭城情形,若以主公之命而耽误时机,岂是为将之道?人言: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将军应该知晓这个道理,何故只是听从主公之意?”

    冉闵听完,不由得拍案而起,“放肆!你是何人,敢在此妄论主公?主公所言,何曾有错过?”

    臧霸眼看冉闵生气,连忙跪下请罪。

    “宣高,你且起身。可能你不太了解主公。自从主公脱离袁术,从下邳立身到现在,识人皆准,言语无不应验,大小战斗十余次,少有败绩。吾曾因自负勇力,不听主公之言,结果惨败于曹仁之手,如今想来,主公定是非常之人,非我等所能知之。不是闵只信主公之言,主公也多听从军师之计,所以才能斩李丰,除袁素,败曹仁,退曹操。此为主公之气度、见识和胸怀之所成也!”

    臧霸看到自己视作“天王”一般的冉闵竟然如此推崇吴立仁,心里不由得感叹道:主公真乃明主也!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臧霸的亲密点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68,仇恨值102。”

    吴立仁莫名其妙地获得了亲密值,可能他永远不会知道,就是因为他的死忠粉冉闵的一席话,让臧霸送上了亲密点。

    “诸位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若是没有,都退下,各司其职,前往不要出现任何纰漏。”

    诸人纷纷告退,只有陈登一人没有走,冉闵知道,他有话说。

    “元龙,有话请说!”

    陈登笑了笑,“将军,彭城大多数粮草辎重都已运走,剩下的够大军二十日之用。到所以请将军提前做好突围准备。”

    “这我知道。我还在等主公和军师的消息,曹操大军来袭,主公应该知道了,只是不知道会如何安排。”

    陈登在原地想了片刻,“听闻主公在滁县大败袁术大将军纪灵,若是知道曹军来袭,怕是会回师来救,暂且等待数日,自有分晓。”

    冉闵在彭城闭门紧守,曹操便分兵攻打东西北三门,冉闵只好分兵相守。幸亏彭城内早有准备,滚木擂石多有预备,三日之战,曹军伤亡过万,但是守城之物已将要用尽。

    是日夜,陈登急急忙忙来见冉闵。

    冉闵看到陈登深夜来访,知道必要重要事情,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问道:“元龙是否有甚重要军情?”

    “冉将军,有消息了!军师派人送信,军师现在率军五千来接应我军突围。如今曹操三面围城,只有南门可以逃出。只不过南门所经之路,必有埋伏,我军突围而去,必有损伤。军师率军从所行之路上接应我等。”

    冉闵听闻,舒了一口气,“如此便好,那我军就今夜突围可好?”

    陈登摇了摇头,“今夜突围实在太过仓促,今夜还需准备许多东西,即便曹操入得了彭城,也要让他碰一鼻子灰。”

    “元龙有何妙计?”

    冉闵听完,不由得脸色一变,“元龙,果要行此计策?”

    陈登叹道:“曹军若是攻取彭城,则徐州五郡就有三郡在曹操之手,若其携得胜之师,大举进攻下邳,下邳危矣!”

    “元龙此计甚好,怕是会得罪不少人。”

    陈登哈哈一笑,“若是辅助主公成就大事,他日名垂青史,登又有何惧!”

    “元龙果然英豪之士!明日便集合将士,趁夜突围,我军还有三万大军,即便被埋伏了,吾又有何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