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冉闵负伤败退 曹豹作书献城
    两人大战一百回合,冉闵此时已经额头冒汗,这一战,比当日独占许褚、典韦两人更耗体力,开始冉闵凭借两把武器和吕布战的势均力敌,可是越往后,冉闵就越觉得吃力,不觉间被吕布稳稳压制,故而吕布有此自信一笑。

    然而即便如此,冉闵却也没有一丝惧意,他冷笑一声,“三姓家奴,有何面目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吕布闻听此言,不禁怒发冲冠,再也没了刚刚的豪情万丈,方天画戟向天一指,“匹夫安敢如此!受死!”

    吕布最忌讳的无疑就是被人喊做三姓家奴,此刻被冉闵这么一激,让吕布把刚刚视为英雄对手的冉闵当做了最大的仇人,意欲杀之而后快。

    方天画戟每次出手都用尽了全力,出手速度,甚至比最开始还要快上两分。冉闵心中一凛,打起十二分精神,勉强应付,虽然双手武器一直抵挡着方天画戟的攻势,冉闵依然苦不堪言,险象环生。

    正在这时,吕布方天画戟忽然一变,往前一探,犹如银蛇一般直取冉闵面门,冉闵连钩戟迎着而去,谁知吕布手腕忽而又一转,画戟往左侧一翻,冉闵闪避不及,画戟小枝“刺啦”一声划伤冉闵右臂,冉闵吃痛,不退反进,左手双刃矛,奋力向前一递,戳向吕布。电光火石间,吕布下意识一侧身,双刃矛矛尖竟然也擦掉了吕布右臂上的几块铁缀片。

    陈登看到冉闵受伤,连忙命人鸣金。冉闵心知不能再拼杀下去,立刻虚晃一枪,打马向后撤去。吕布盛怒未消,催动赤兔马追了过去,“冉闵匹夫休走!可敢与我再战三百回合!”

    死里逃生的高顺看到吕布追赶过去,急忙喊道:“温侯勿追,小心有诈!”

    追不多远,陈登便令城墙之上弓箭手纷纷射向吕布,吕布只好左右抵挡,拨开箭枝,掉转马头,向后退了十几步,接着再转过身,画戟向城墙之上遥遥一指,“冉闵匹夫,如此无礼,来日再战,我必取汝头!”

    冉闵率军进城,早有士卒将徐讳祖的尸身抬了过来。徐讳祖刚刚归降便已丧命,这让冉闵哀伤不已,吴立仁让他重用二将,不想第一战就折了徐讳祖,冉闵心中只觉得有负吴立仁的重托,自责不已。

    而徐讳祖的死更让彭城上下官员感慨万分,原本被怀疑的降将今番战死,这让他们佩服吴立仁识人之明的同时,更是觉得对不住徐讳祖,孙乾更是直接向冉闵请罪道:“今日一战才知道两位徐将军之志,前番怀疑,实在惭愧不已。”

    说完,对着徐讳祖的遗体拜了几拜。

    冉闵摇了摇头,“战场征战难民死伤,今天徐将军不幸遇难,逝者已矣,闵能做的,就是一定会为徐将军报仇。”

    “消灭吕布,为徐将军报仇!”

    众将一起喊道。

    是日夜,有一个黑影悄悄潜出彭城,趁着夜色的掩护,走向了吕布军营。不一会儿,就被吕布巡营军士拿获,押到吕布帐中。

    “何处来的细作,竟敢如此大胆!”

    吕布怒喝一声,让那人不禁有些发抖,战战兢兢地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温、温候,小的有彭城守将曹豹的亲笔信件交给温候,请,请温候一览便知。”

    吕布一递眼色,早有手下将士将信件接过来,递到吕布手中。吕布拆开一看,里面写着:

    彭城罪将曹豹拜于温候吕将军麾下:豹闻温候天下无双,今番阵前一战,力克冉闵,温侯之勇,天下无二,实为天将!彭城主将冉闵,因为吴铭老臣,骄横跋扈,行事乖张,屡欺故主陶使君账下旧臣。前日又以守城为由,强征豹之数千私兵以为己用,掠夺财物无数。彭城之中,人人恨之。今番温候以雷霆之威,兵临城下,曹公大军在后,彭城上下无有能敌将军者。豹闻识时务者为俊杰,今思之二三,愿弃暗投明,以为内应,明夜举火为号,豹率死士大开城门,迎将军入城。

    豹亦知忠信,然冉闵匹夫,欺凌不休,暴虐无度。只望将军早作决断,应天顺人,则豹定会感激流涕,以报将军。豹有一女,姿色绝伦,久慕将军大名,若得将军解救,愿执箕帚,侍奉将军左右。

    豹再拜顿首,盼将军回音,此心天地可鉴,望将军明察!

    吕布读完,又将书信递到了高顺手中,高顺皱了皱眉,“温候,此信难辨真伪,不如等曹公来后再做计较!”

    那下书之人连忙叩首道:“将军有所不知,城门守将现在为家主旧部,若迁延日久,定会被人察觉,到时玉石俱焚,请将军速下决断。”

    吕布走近投书之人,注视着他,“汝说曹豹倍受受冉闵欺凌,可有证据?”

    “将军明察,曹将军麾下原有丹阳精兵五千余人,被冉闵强征而去,同时征去的还有已故陶刺史之子陶商手下的五千丹阳精兵,交由降将徐讳祖和徐宁统领。今番徐讳祖被高将军斩后,这兵马尽皆交到徐宁手中。此事彭城诸将无有不知,请将军速做决断。”

    吕布看了看高顺,高顺答道:“温候行事需要慎重考虑,三思而行!”

    看着账下投书之人焦急的眼神,并不像撒谎,又想到曹豹信中的那个姿色绝伦的曹家女儿,又一阵心痒痒的。

    “曹氏女果然绝色乎?”吕布忽然抬头问道。

    那投书人激动万分,连忙点头,“果然!曾被人赞徐州第一美女,依吾观之,天下没几人可以相比。故而此女欲配真英雄,今闻温候至,便欲相托。若是将军能依计而行,一能速破彭城,立威名于天下,二能抱得美人归,岂不美哉!”

    吕布拍案而起,“若是果然如此,布定当表奏曹公,以汝家主为一郡之守!汝这便回去,明晚举火为号,我定带军杀入城中!”

    献书之人方走,高顺便再次谏道:“温候,若是曹豹诈降,吾军休矣!温候不得不防!”

    “某亦曾以此计大破曹公,焉能不知?只不过今番曹豹所言不似虚情。徐州陶谦,向来以丹阳精兵显于天下,吴铭小儿新得徐州,必会觊觎。今番强夺人之私曲,焉有不反之理?今番高将军所斩之将,麾下实乃丹阳精兵,吾岂不知?若是丹阳兵反,彭城之中还有何人可当我虎豹铁骑和高将军陷阵精兵。此番定是天助我破城立功!”

    高顺不再言语,冷峻的面庞注视着账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第二日,吕布来到城下继续搦战,大声吼道:“冉闵匹夫,还敢与我一战否?”

    城墙之上,并无人理睬,吕布便将手下将士一起骂了起来。城墙上的将士并不为所动。

    到了晚上,吕布便令将士提前造饭,接着悄悄地逼近彭城,静等着城墙之上的信号。

    城中曹豹骑马带着一队兵士来到城门旁,守城将士已经换成了冉闵的部下。看到是曹豹,连忙行礼,“见过曹将军!”

    “冉将军命我接替汝等守此门,现在尔等可以撤回休息了。”

    守城将官听后,心中好奇:“曹将军可有冉将军将令?”

    曹豹笑了笑,“当然有将令,不然怎敢造次。烦劳兄弟过来接下。”

    曹豹乃徐州望族,又是军中将领,曾深得陶谦信任,那将官不疑有他,径直走了过去,“请曹将军出示将令!”

    曹豹冷笑一声,忽地抽出佩剑,向那将官猛刺过去,“这就是将令!休怪曹某无情,要怪就怪冉闵匹夫无礼!”

    曹豹手下顿时纷纷涌过去,将其余兵士一一格杀,继而打开城门,一声呼哨,城墙之上,高高举起了火把,挥了几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