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吴铭郡学举五才 曹操先锋任二将
    说到治理政务,吴立仁才想到自己召唤的那几个内政人才,连忙将陈近南和施世纶召过来问话。

    “下邳郡学已经半了半年有余,汝二位辛苦了!”吴立仁上来先寒暄了一句。

    “为主公效力,吾等岂敢不尽力!”两人齐声答道。

    一寒暄,吴立仁就发觉自己错了,完全又是如此标准答案,毫无新意,所以他决定还是直奔主题。

    “不知陈先生和施先生可在其中发现一些贤才?如今下邳、广陵各县迁来诸多百姓,急需贤才治理地方,两位先生可推荐一二。”

    陈近南说道:“主公,某举荐一人,参军诸葛亮之兄诸葛瑾,颇有见识,一县之地,易如反掌。”

    吴立仁心中一愣:有了诸葛亮,就完全忘记了诸葛瑾,虽然此时诸葛瑾年纪也不是很大,但是应该也有一定水准了。

    “系统检测诸葛瑾四维属性。”

    “滴!检测到诸葛瑾四维属性为:武力55,统率78,智力83,政治85诸葛瑾巅峰属性为:武力70,统率85,智力87,政治90”

    果然还是很不错的,毕竟做过南郡太守,领过州牧,当过吴国大将军,岂是寻常之辈?

    “陈主簿不说,我险些忘记子瑜了!子瑜之才,我亦听说,可堪大用。还有吗?”

    施世纶拱了拱手,“主公,最近有一些外郡之人来郡学旁听,属下与之交谈,皆是颇有学识,属下认为,皆可委以重任。”

    “都是何人,一一报上来!”

    “海瑞海汝贤,谢奕谢无奕,于成龙于北冥,吴襄吴七云。”

    果然都是自己召出来的!

    不过这几个人的字怎么都那么非比寻常呢?吴立仁顿时有些凌乱了,召唤出来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些字,现在听到后,觉得自己选择的都是奇葩,难道自己也是一个奇葩?

    吴立仁点了点头,“将这五人都一一喊过来,我和他们分别单独谈谈。”

    诸葛瑾先到,吴立仁并没说什么,只是勉励了他几句,让他去曲阳县做县丞,诸葛瑾当听说诸葛亮去荆州舌战群儒,成功联盟刘表之时,心中叹息,以为自己很难有出头之日。没想到,吴立仁那么快就来找到自己,并让自己从基层做起,心中的志向又开始燃起。

    “多谢主公,瑾一定不负主公之托!”

    “滴!恭喜宿主获得诸葛瑾亲密点8点,宿主当前拥有亲密点35,仇恨值102”

    紧接着又召见了海瑞,海瑞现在看起来只要三十多岁,然而脾气确实依然如历史上那般火爆,一进来毫不见外地提出了许多建议,又批评了很多他所见所闻,包括士族中人在城中仗势欺人,巧取豪夺,侵占土地房产之事。

    听着海瑞连珠炮似得奏报,吴立仁很多时候想说话却不知怎么打断海瑞的发言,只得揉了揉脑袋,继续听下去。

    “吴公,以草民愚见,这些和吴公的纵容是分不开的,虽然吴公仁义,却不能任由这些人如此作为,影响吴公名声,请吴公定要三思,尽快解决此类问题,否则民心思变,大势危矣!”

    “汝贤如此心忧百姓,实在是百姓之福,令汝先领淮陵县丞,治理地方,为百姓喉舌,为国家请命,汝可愿意。”

    海瑞并没有表现的十分惊喜,仿佛一切都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瑞必定竭心尽力,多谢吴公!”

    呼!和海瑞谈话总感觉自己提心吊胆,什么情况!还好打发走了,虽然没有获得亲密点,吴立仁已经相当满意了——这个可是敢皇帝骂的狗血淋头的主。

    接着又分别见了谢奕和吴襄,好言勉励一番,让他们分别做了其它县的县丞,两人也纷纷送上了自己的亲密点,至此吴立仁亲密点达到了51

    海瑞回去的路上,思前想后,“主公能容我之无礼,又能以重任相托,真乃明主也!吾必当死谏以改时事之弊端,让主公得四海之望,成不世之大业!”

    “滴!恭喜宿主获得海瑞亲密点8点,宿主当前拥有亲密点59,仇恨值102。系统检测到海瑞技能死谏触发,死谏——海瑞谏言之时若怀有死志,若被谏言对象接受,则海瑞自身和被谏言对象皆增加政治1点,最高上限为5”

    “嘶!这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海瑞就送亲密点了?让人突然想到了十二生肖讲笑话,难不成这海瑞反应如此迟缓?死谏这个技能只能给主公加政治,还是在让主公产生杀心的情况下,看起来想得到也不容易,聊胜于无吧!”

    曹军大营。

    “距此两百里处,即为彭城,彭城驻守大将冉闵有万夫不当之勇,哪位将军敢为先锋,挫一挫他的锐气。”

    自从冉闵一矛将夏侯渊钉到城墙之上时,曹操心中就对冉闵有了心理阴影,自己手下的武将虽然勇猛,却始终不是冉闵这种非正常人类的对手。这也是他冒险接受吕布投降的原因。

    “主公,末将愿意出战!”

    一下子站出来了四个人,曹操一看,分别是夏侯惇、于禁、许褚和典韦。曹操摇了摇头,“诸位之勇,操虽知之,然还不是冉闵匹夫之敌,不可意气用事,徒增伤亡。”

    “主公,我等愿意死战!”几人心中还是十分不服气,虽然他们知道单打独斗,无一人是冉闵的对手,但是他们早已经商量一番,要四人战冉闵一人。

    “诸将切莫意气用事,将在谋而不在勇。岂可让冉闵匹夫再损我大将?”

    曹操说完,不禁将目光定在了吕布的身上,吕布已经会意,立刻出阵,“末将愿意率本部兵马为前驱,定斩冉闵匹夫之首,献于曹公帐前,以报曹公!”

    曹操哈哈一笑,走到吕布身旁,点了点头,“吾得奉先,何惧冉闵!不过奉先,冉闵不可轻视,这样,汝且率五千虎豹骑为前锋,大军在后接应,奉先,此战至关重要,需当用力!”

    “布虽不猜,普天之下,却不惧何人,此战定不负曹公之托!”

    这时,高顺忽然出阵,向曹操行了一礼,“曹公,吕将军为主将,顺愿以手下陷阵营副之!”

    曹操没想到高顺竟然会出来请战,他本想故意疏远吕布与他旧将的联系,奈何高顺却对吕布忠心不移,此番高顺请战,他若是应允,又怕高顺与吕布太过亲近;若是不允,定会冷了吕布和高顺之心,一时间曹操左右为难。

    “主公,吕将军与吴铭素有旧怨,此战定会竭尽全力,高将军副之,胜算定能多上几分。”

    曹操一看,正是郭嘉,曹操不禁会心一笑:“奉孝之言,甚好,甚好!就依高将军之意,此战若能大胜,定有重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