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冉闵调兵谋破曹 阳明领军计烧城
    冉闵哈哈一笑,走到曹豹面前,抓住曹豹的手,将他扶起来,“曹将军莫要紧张!我也相信曹将军与曹贼没有私情,今番曹军来袭,徐州危矣!曹将军正是彰显忠心之时,部下私曲就让闵代为调遣,以拱卫彭城,曹将军以为可乎?”

    曹豹满脸愁苦,看着冉闵,“将军,只是我曹家偌大家业,还需要私曲代为看顾,如此,豹不知如何和家中老小交代。”

    冉闵脸色顿时一变,一甩手将曹豹推到在地,“哼,若是曹将军不知如何交代,那便让我亲自去府上交代,主公让各大家中基业迁往下邳,独你曹家推三阻四,我倒要看看汝之家业有甚看顾之处!”

    曹豹一听,脸色更加难看,他心知今天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是不同意,真要是冉闵带兵包围自己一大家,再挂一个谋反的罪名,那恐怕徐州就再也没有容身之地。

    曹豹忽然神色一变,“将军息怒,俗话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末将以为,顾小家不如保郡城,末将情愿将私曲交给将军调遣!”

    曹豹说完,退在一旁。

    陶商眼看军中有职位的曹豹都遭到这种待遇,连忙站出来,“商亦情愿将部下私曲交给将军,为保徐州,义不容辞!”

    冉闵点了点头,“陶公子真是识时务者!陶家与曹贼有血海深仇,若是曹操破城,别人还好,或许曹贼能饶过一命,陶家一家老小恐怕皆不能幸免。”

    “冉将军所言极是!陶家愿意再资助钱粮,以助将军守城。”

    冉闵走了回去,看着座下众人,“今番曹贼势大,吾等需当同心协力,共守彭城。虽然主公让我等守不住就撤回下邳,但是在我冉闵的生命里,不会有轻易撤退这回事。若是有人胆敢造谣,乱我军心者,定斩不赦!”

    帐中文武一起走出,“谨遵将军将令!”

    “臧霸,孙观!”

    两人齐齐站出,“末将在!”

    “命汝二人率本部兵马,紧守四门,若有敌人,第一时间来报!”

    两人一起走到冉闵身前,接过将令,“是!”接着转身出门而去。

    “徐宁,徐讳祖!”

    徐宁和徐讳祖对视一眼,昂首走出,“末将在!令汝二人分别接管曹豹和陶商部曲,勤加训练,再准备守城之物,以待敌军。”

    两人没想到冉闵会如此相信自己,走到前接过将令,满怀感激地看着冉闵,高声喊道:“是!”

    “将军且慢!”这时,孙乾走了出来,“非乾怀疑将军决议,只是两位徐将军原为曹将,今番新降,将军岂能以如此重任付之,请将军三思!”

    孙乾话音刚落,徐宁和徐讳祖神色暗淡下来,他们都知道孙乾的话不无道理,若是设身处地,站在孙乾的角度,他们也会怀疑。

    “孙先生,闵也知道,只是主公昨日来信,让闵重用两位徐将军,闵相信主公的判断。”

    徐宁和徐讳祖听完,不禁吃惊地看着冉闵,孙乾也表现的十分不解,“主公远在淮南,焉知两位将军之事?冉将军莫非欺我?”

    “孙先生勿虑!主公说两位徐将军颇有忠义之心,若是来降,需重用之。至于主公如何知道,闵亦不知晓。”

    冉闵说完,他的心中和其余众人一般,依然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样子,徐宁和徐讳祖更是感动不已,双双跪下,“吾等愿为主公效死力!”

    “滴!恭喜宿主获得徐宁和徐讳祖亲密点16点,宿主当前拥有亲密点27,仇恨值102”

    两人退下后,冉闵继续下令,“糜芳,曹豹!”

    “末将在!”两人也走了出来。

    “令汝二人小心巡城,谨防奸细混入!”

    虽然曹豹满是怒气,却不得不接过将令,“末将领命!”

    “孙乾,糜竺!”

    “属下在!”

    “令汝二人筹备粮草,四门通信策应!”

    “属下领命!”两人领命而出。

    冉闵舒了一口气,将陈登、陈珪和谢晦留了下来。

    “滴!检测到陈登胆志技能触发,自身智力增加3点,降低曹操智力2点,当前陈登智力提升为96曹操智力降低至91点。”

    “滴!检测到陈珪三谏技能之中谏触发,自身智力增加3点,当前智力提升至93”

    已经身在下邳的吴立仁听到系统提示信息,不禁会心一笑,“陈珪父子还是很给力,不知不觉就给曹操降了智力,若是陈珪在曹操身边,在给他来个下谏就完美了。”

    吴立仁想了下,又摇了摇头,“不过曹操身边有郭嘉,智力低点影响也不是很大。”

    这时,王守仁说道:“主公,探子来报,曹军已至泰山郡,请主公定夺!”

    吴立仁笑着看着王守仁,“阳明,不要卖关子,有何妙计,快快说来。铭当聆听教诲!”

    王守仁却一点没有轻松的样子,“主公,曹操携吕布大军进犯徐州,一无后顾之忧,二来听闻今年山东诸郡粮食丰收,可谓兵精粮足,实在不可力敌。”

    吴立仁也收起逗乐之心,“军师之言,只有弃城固守下邳?”

    “主公,彭城既然已经走了大半,不如将百姓尽皆迁走,到时留给曹操一座空城,再纵火烧之,即便弃了,也要给曹操留一座满目疮痍之城。”王守仁一字一句说道。

    王守仁的这个想法和当年诸葛亮火烧新野类似,吴立仁倒是十分同意他的计策,“就依军师之言。”

    王守仁又点了点头,“只是此计只可我来使,主公切不可亲为,否则纵兵烧城,恐有损主公仁德之名。”

    不会吧?火烧彭城,和火烧新野没什么区别,怎么没听说还会影响名声,“军师是否过虑了?行军打仗,死伤是难免的,战火所到之处,破坏也是正常的。”

    “主公有所不知,徐州几大士族在彭城皆有不少基业,虽然已大部分迁到下邳,但是他们心中定是还有侥幸心理。若是付之一炬,难保他们不会有其它想法。”

    “依军师之意,谁来行此计?”吴立仁问道。

    “非陈元龙不可!陈家在彭城亦有基业,若其行计,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人亦不能多言。”

    听完王守仁的话,吴立仁才觉得什么是茅塞顿开,他从来不曾考虑的如此详细,王守仁办事就是靠谱,不过自从自己身边人才日渐多起来,就没有给王守仁单独领军的机会,所以王守仁的第一技能一直没有触发,只将他当成刷属性的工具一般,吴立仁心中对他更是十分愧疚,总想做点什么补偿一下王守仁。

    “阳明,多亏有你!”

    王守仁看到吴立仁又进入煽情模式,不由得呵呵一笑,“主公,你我从前的志向正在慢慢实现,实在是吾之幸也!”

    “阳明,此次又你带兵救援彭城,我在下邳策应周转,下邳城所有兵马都由你来调动。”

    “既然主公如此信任,我自当尽心尽力。兵无需多,只需要秦将军无双军,再借子龙将军即可。”

    “那还望军师速速调兵,彭城可失,彭城将士绝不容失!”吴立仁十分严肃而坚定地说。

    王守仁点了点头,“主公,下邳各县新迁来了许多百姓,希望主公从郡学中,寻几个贤才,治理各县,否则怕是会生乱子。”

    王守仁的话,让吴立仁不由得再次唏嘘起来:王守仁任何时候都在为自己考虑,这才是真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