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花荣神箭射雁翅 冉闵天威吓曹豹
    郭侃兵不血刃的拿下了滁县,正准备计划进攻全椒之时,山东消息传来:吕布经过几番挣扎,最终濮阳城破,吕布被擒,包括手下的几员大将张辽、高顺等,当然还包括吕布的妻小,还有刚纳了没多久的陈圆圆。

    吕布最终投降了曹操,而曹操见识到冉闵的威力之后,再三权衡之下,还是接受了吕布的投降。而陈宫依然是拒不投降,被曹操处斩。

    收服吕布之后,曹操终于舒了一口气,再无后顾之忧,终于可以将目光放到徐州大地上。

    “奉孝以为,我该如何用吕布和他手下诸将?”

    曹操将郭嘉一人留下,商量如何对待吕布还有手下的将士。

    “吕布有万夫不当之勇,若是主公可用,则可使之敌冉闵;至于手下诸将,高顺手下陷阵营死士颇能死战,可由其继续统领,以为前驱;张文远忠义,颇善用兵,主公需善加优待,若能真心收降,必是一员良将;其余诸将,主公厚恩以待之,笼络其心,使其与吕布隔绝联系即可。”

    “奉孝之言极是!吕布诸将,独文远深得吾心!吾自有计收之!白日吾觑见吕布小妾陈氏,姿色绝佳,实在令人心动不已。奈何新降吕布,不能夺其妻,奉孝可有良计以助操?”

    郭嘉听完,连忙说道:“主公使不得使不得!吕布向来好色,当然吴铭便是用美人计使吕布董卓互相残杀。主公若是夺其妻,必定会令其反目,董卓之事主公岂能不知?”

    “哎!操亦知晓,只不过今日一见,实难忘怀,这可如何是好!”

    曹操从来都把郭嘉当成自己最亲近的人,这种事情,他不会其他文武说。

    “主公暂且忍耐一段时间!等将吕布手下尽皆收服,再挑选佳丽赐予吕布,彼时陈氏必会被其冷落。到时,主公只需要这般,就可以享美人之恩了。”

    郭嘉在曹操耳边小声说道,曹操听完后,不禁哈哈一笑:“奉孝果然妙计!”

    “主公,此时更需以大事为重,吕布新降,人心未稳,冉闵肆虐与山东,嘉以为,兵贵神速,以得胜之师,迅速集结,若是能包围冉闵,无异于除去吴铭一左膀右臂。望主公速做决断!”

    曹操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奉孝,冉闵并不是草莽匹夫,听闻我军大胜,必定闻风而逃。只需派一支军队,虚张声势,其军必退。我军战了半年,师老且疲,还是先休整一个月,整合军马,再挥军伐徐。”

    冉闵在山东诸郡劫掠一番,听闻曹操收了吕布,整军欲来围剿,便听从谢晦的建议,撤军返回彭城,并派人传信给吴立仁。

    吴立仁最终决定,让郭侃留下一万铁血军和五千左右袁军降兵在滁县驻扎,继续给袁术施加压力,而自己带着剩余四千神威军、四千五百无双军和剩余七千左右铁血军返回下邳,筹谋抵御曹操的反扑。

    大军正在准备出发,只见一骑迎着大军飞奔而来,口中高声喊着:“吴公慢走,吴公慢走!”

    吴立仁猜到应该是花荣要来了,挥挥手让人将来人带了过来。

    “草民花荣,拜见吴公!”

    吴立仁一看,花荣此刻大约年龄刚过二十岁,生的颇为俊俏,齿白唇红,眉飞入鬓,身着青衫,左手一杆银枪,肩上背着一把铁胎弓,神色中满是兴奋,满怀期望地看着吴立仁。

    “花壮士请起,不知花壮士此来为何?”吴立仁故作不知地问道。

    “吴公忠义,荣一直听闻,心实慕之,只恨无缘得见。今番听闻吴公征讨逆贼,便欲前来相投,为吴公鞍前马后,以供驱使。”

    吴立仁点了点头,但是他还是要让花荣在众人面前展示一番,于是问道:“花壮士不知有何绝技?可在众将面前展示一番,也好量才而用。”

    花荣点了点头,从背上取出铁胎弓,搭上箭支,此时恰巧看见天空飞来一群大雁,花荣用力拉开铁胎弓,右手如托山,左手如揽月,看的真切,猛一松手,箭支如流星一般赶上大雁,只见一只大雁迅速从天空中落下。

    早有兵士去将大雁捡回,众人定睛一看,那箭支正插在大雁的一根翅膀上,虽然射伤一支翅膀,大雁却尚能扑棱而动。花荣见状,连忙跪下,“草民以为吴公以仁义闻名,必不忍杀害此雁,故只射其一翅,箭支取下,包扎一下,仍可复翔于空。”

    吴立仁听到这解释,才明白花荣的箭术是多么恐怖,本来大雁在天空在不断飞翔,方向不断改变,而翅膀一直扇动,更是难以把握。花荣竟然一箭射穿翅膀,简直如神技一般。“花壮士如此箭术,实在令人叹为观止,真如李广再世!”

    “吴公谬赞!荣愧不敢当!”花荣连忙谦逊说道。

    吴立仁点了点头,“既然花壮士来投,又有如此箭术,便先封花壮士为弓兵校尉,若是以后立功,再另行封赏。”

    “多谢主公,荣必定效犬马之劳!”

    “滴!检测宿主获得花荣亲密点9点,当前宿主共拥有亲密点11点,仇恨值102”

    还是武将爽快,生死之交一碗酒啊!

    “花校尉随我暂且返回下邳,商议抗曹之计。”

    徐州,彭城。

    冉闵坐在大帐中央,两侧分坐文武,文有陈登,孙乾,糜竺,陈珪,谢晦,陶商,何心隐等,武有臧霸,孙观,曹豹,糜芳,新招降的徐讳祖和徐宁等人。

    “主公皆是徐州英杰,今番曹操新招降吕布,大举来犯,主公以为如何应对?”

    冉闵双目一扫,坐下武将纷纷议论起来,而文官也在苦思冥想,只是没人发言。

    “元龙,主公临行前让闵遇事多征询汝之意见,今番曹军来袭,公为何不发一言?”

    冉闵点名陈登,陈登哈哈一笑,“将军,主公临行前已将大计定下,有何烦恼?城中百姓已迁移大半,到时曹军若至,先闭门紧守,若守之不得,再弃城而走,又有何难?”

    糜竺摇了摇头,“我军原有两万万,宣高和孙观部下各有五千,三万大军,难以抵挡曹操十万虎狼之师。况且曹操新收吕布,有万夫不当之勇,属下以为,还是尽早做好撤离准备为好。”

    “哈哈,子仲少算了一些,听闻彭城内曹豹将军手下还有五千大军,陶商家中也有五千私军,如今大战在即,尔等可愿意共同御敌?”冉闵忽然将目光投向了冉闵和陶商。

    冉闵的话让陶商和曹豹都十分吃惊,两人均没有表示是或否。冉闵入天神般的目光将曹豹一瞪,“曹将军,曹军大军转眼既至,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公莫非存有私心,或者意欲私通曹贼乎?”

    一席话让曹豹冷汗直流,慌忙起身跪下,“将军,曹豹冤枉!虽然我与曹贼都是姓曹,豹乃徐州曹氏,曹贼是谯郡曹氏,无一丝渊源。焉会投敌?请将军明鉴,请将军明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