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赵云秦昭双斩将 无双神威初显名
    梁刚和乐就分别率五千兵马出阵,梁刚出到阵前,大声喝道:“吴铭鼠辈,可敢与我上将梁刚一战?”

    吴铭忽然听到有人自称上将出战,连忙召唤系统,“系统,检测梁刚属性。”

    半天没有回应。吴立仁这才想起来,系统已经死机,要一周才能好,不由得道了一声“晦气”,不过他还是知道,这个叫梁刚的,自称上将的,一定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吴铭策马上前,手中虎牙枪一指,“梁刚小儿,吾看尔乃插标卖首,不如赶紧下马早降,免得到时死于非命。”

    关二爷的话,用来壮壮声势。

    “哈哈,大言不惭,吃爷爷一刀!”

    梁刚挥舞着大刀就冲了过来,吴立仁连忙拿起虎牙枪招架,两人走了几个回合,吴立仁对梁刚的武艺有些了解,应该武力值在80上下。吴立仁心知此人不是对手,故意将枪法耍得毫无章法,处处是破绽,只守不攻,让梁刚有种处处压制吴立仁的错觉。

    两人斗了二十回合,吴立仁找准机会,磕开梁刚大刀,接着拍马便往己方阵中而回,这一跑,吴立仁麾下军士自然也跟着一同向后撤离。梁刚眼看如此,哪里肯舍,拍马就追。乐就在一旁看到吴立仁退走,拈弓搭箭,嗖一声,便射了过去。

    吴立仁听到身后弓弦响动,心中暗惊:身子一侧,堪堪闪了过去,不禁冒出一身冷汗。乐就见状,大手一挥,手下将士纷纷大喊着冲杀过去。

    纪灵看到吴立仁败退,起初心里还暗自惊喜,后来忽然心里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连忙下令鸣金收兵,可是梁刚在前,乐就在后,都看着快要到手的大功唾手而得,根本不舍得丢弃。

    追了数十里,忽然左右两侧杀生顿起,左边秦昭带着无双军,右边赵云带着神威军一起冲出,吴立仁看到后,大声止住军士,高喊一声:“兄弟们,敌军已经被包围了,杀敌立功正在此时。神威神威,无坚不摧!杀啊!”

    吴立仁麾下的神威军顿时士气如虹,齐声高喊着:神威神威,无坚不摧,在吴立仁的带领下向着梁刚反杀过去。

    秦昭此时,大喊一声:“无双军的兄弟们,冲啊!我们要向天下人证明,我们无双军是真正的天下无双之军,无双无双,天下无双,冲啊!”

    无双军本是丹阳兵训练而来,系统提示后,吴立仁才知道特殊兵种丹阳兵还有群体作战光环,战斗力自然是比吴立仁现在的神威军好多了。在秦昭的鼓舞下,无双大军高举着武器,在“无双无双,天下无双”的呐喊声中,如潮水般涌向了袁军。

    梁刚和乐就此时心中悔恨不已,无奈已经深陷困境,只得给将士鼓气,“将士们不要慌,只要杀了吴铭,敌军就必败无疑,杀了吴铭!”

    可是处于被包围的袁军却没有梁乐那么好的心理素质,看到勇猛无双的赵云和秦昭,气势如虹的无双军和神威军,袁军已经心生怯意。两军一交锋,袁军便溃不成军,纷纷四散而逃。

    “梁将军,为今之计,只能先杀吴铭,擒贼先擒王。”乐就追到梁刚,焦急说道。

    “好,我看吴铭正在前方,一起杀过去。”

    吴立仁此时也看到了梁刚冲了过来,他冷效一声: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策马迎着梁刚,“无谋鼠辈,今番中计,还不速速投降!”

    梁刚乐就不答话,一起举着武器向着吴铭杀来。

    吴铭虎牙枪法舞动而起,折梅、弑虎、鹜惊、画骨四式枪法不停变换,竟然力敌二将,丝毫不落下风。吴立仁感觉此时自己只要能将第五式领悟,定然就能斩了两人,可是他得仁之招式,却一点也使不出。

    正在吴立仁与梁刚乐就二人苦苦相争之时,赵云和秦昭分从左右赶来,大声吼道“休伤我主!”只见两人一人一枪,赵云刺梁刚于马下,秦昭刺乐就与马下。

    看到两将轻松斩杀两将,吴立仁心中的不由得生出一种不甘!

    “我也要变强!!”他心里怒吼着,吴立仁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不顾秦赵两位将军的劝谏,提枪向袁军再次杀去。吴立仁枪法用得越来越熟练,每次虎牙枪探出,都能听到敌人的哀嚎,让他感觉到一阵阵的无奈。秦赵两人唯恐吴立仁有失,便紧紧跟着吴立仁,大杀四方。

    梁刚和乐就一死,本来就近乎溃败的袁军,在吴立仁秦昭赵云三人的疯狂收割下,失去了所有抵抗力,纷纷跪下请降。

    纪灵原本想派大军接应,救回梁乐二将,可是看到无双军和神威军的气势还有迅速溃败的袁军,他只好下令收兵回营。

    此战吴立仁大胜而回,袁军一万人死伤五六千,收降了约有三千人,其余溃散逃跑。吴立仁都记不清自己杀了多少士卒,战场果然是能令人变得残酷。

    郭侃和王守仁迎着吴立仁回营,郭侃见到便拜:“主公神勇,大破袁军,可喜可贺!”

    吴立仁下马,笑了笑,“哎,不提也罢!”接着除去身上的铠甲,问向秦赵两人:“不知此战我军伤亡如何?”

    “回禀主公,无双军五千人伤亡约五百人。”秦昭答道。

    “回禀主公,末将麾下神威军,两千五百人,伤亡也近三百人,主公麾下伤亡约,约有七百人。”

    赵云的回答,让吴立仁更是有些不惭愧,都是带两千五,自己带领的将士损失竟然是赵云的两倍还多,真是让他有些面子上挂不住。

    郭侃说道:“主公,以一己之身诱敌,敌军自然将攻击中心都放在主公身上,故主公麾下将士损失较多。”

    吴立仁没说话,叹息一声,走近自己营帐之中。他一直不舍得将无双军和神威军投入使用,就是害怕出现这种情况,本来就人数不多,如果按这种战损比,打不多久,神威军和无双军必然不能成军。可是若是一直不参战,那这两支队伍也一点意义都没有。

    战争是残酷的,无论再好的兵源,都需要在战场上不断磨砺,才能成为真正的常胜之师。

    “系统啊系统,我何时才能修炼成虎牙枪法最后一式啊!”

    吴立仁心中默默念道。

    正在吴立仁大营中休息之时,忽然营帐外传来整齐划一的高亢歌声: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声音雄浑深厚,气势冲天,让整个军营的人都不自主的跟着唱了起来。那收降的三千袁兵,听到这歌声,也纷纷侧目,眼中流露出了许多羡慕和崇拜。

    吴立仁起身走出营帐外,一个营一个营走过去,跟着他们一起唱,跟着他们一起喊,跟着他们一起欢笑。这让各营将士唱的更加热烈起来,吴立仁仿佛置身于一场鸿篇巨制的电影之中,让他体内的热血跟着一同燃烧。这便是有了灵魂的军队。

    吴立仁忽然有种感觉,自己要舞枪而动,和着歌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