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吴立仁借歌授三军 诸葛亮自荐说刘表
    一切计较得当,吴立仁想到自己又要再次出征,又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再见貂蝉,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他信步走回,在貂蝉的房间外,忽然想到一首老歌,不自觉哼了起来:

    今夜我又来到你窗外

    窗帘上你的影子多么可爱

    悄悄的爱过你这么多年

    明天我就要离开

    这一唱,早就惊到了房中的貂蝉,她打开门,看到吴立仁站在那,动情地唱着歌,心中不免有一丝感触,慢慢走了过来,用着轻盈地声音问道:“先生何故如此?”

    “只是最近又要出征,想到又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再见貂蝉,心中不免有些感慨。这首歌你喜欢吗?剩下还有,我继续唱给你听!”

    吴立仁兴奋万分,正要继续唱,忽然貂蝉叹息一声,“先生前日之言是否又已忘却?先生若能作歌,何不作军歌鼓舞士气,在此为貂蝉一人听,实在令妾身惶恐。”

    貂蝉的话顿时又让吴立仁的兴致全无,不过却是很有道理,他无力反驳。心想:不就是军歌嘛,当年刘邦都能作大风歌,我作为一个穿越者,那就勉为其难抄一个。

    “貂蝉所言,果然如金玉良言,铭愿意听从。只不过过几日,便要再次出征,心中难免有些不舍。当然大丈夫志在四方,不能久为儿女之情羁绊,铭先告辞。”

    “滴!检测到貂蝉金玉良言技能触发成功,增加宿主基础武力值1点,宿主当前武力值上升至84”

    系统一声清脆的提示,让吴立仁恨不得再回去把貂蝉抱在怀里,貂蝉的金玉良言,不像王守仁心学技能那般受到限制,只要运气好,成功触发,就能随机增加各种属性点,简直爽的不要不要的。

    吴立仁兴奋之余,就已经想好了一首歌,便是屠洪刚的《精忠报国》,可是他在想,在这里到底谁来谱曲,谁来教授,难不成自己亲自上阵?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这首歌简直不能再合适了,他匆匆回到书房,写好歌词,便赶紧去找王守仁想办法。

    一会儿来到王守仁府,简单了说明了自己的意图后,吴立仁将自己背诵下来的《精忠报国》的歌词拿给王守仁看,王守仁看完后连连赞叹不已,“主公之才,让属下真的佩服万分!”

    “军师,只不过这首歌谁来教授,还是问题。”吴立仁说了自己的难处。

    “主公既然自己作出词来,何不亲自教授,先传各部兵马校尉集合一处,主公亲自教授后,再令其回去各自传唱即可。”王守仁认真说道。

    吴立仁却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让他在貂蝉面前唱出心声,他完全没问题,可是让他当着一群大兵面前唱这种歌,他总觉得自己像一个傻瓜似的。

    “阳明,在如此多将士面前,我恐怕很难开口。”

    王守仁拱手说道:“主公!切莫以为军歌如同寻常人家歌舞饮宴一般,军歌需要辅以军中鼓乐,唱的是军魂,歌的是军心。主公草创三军,此时正应有此军歌相助,必定使三军军心大振。向日高祖亲唱大风之歌,三军将士无不传唱,成一时经典,还请主公三思!”

    吴立仁此时才想通,军中所歌非前世在ktv或者公众表演性质,这里唱的是所有人的心思,期待,荣誉和信念。他不再用一种娱乐的心态来对待这首歌,而是将其当成了三军的灵魂。

    颤抖吧!灵魂歌手,吴立仁!

    第二日,吴立仁便如王守仁所说,召集了校尉以上将领,说明了自己的要求后,便将《精忠报国》完整的唱了几遍与众将领听。说也奇怪,原本他不指望教几遍就能学差不多,可是事实上,这些将领的学习速度却让吴立仁有些吃惊,几遍就唱的有模有样,吴立仁再指导了片刻,就唱的有七八分神似了,吴立仁心中忽然期待起万人齐唱的豪迈情形。

    吴立仁让这些将领回去之后,刚喝了口水,就有人来报,诸葛玄前来求见。

    “诸葛先生此时来见,定是为了往荆州为使之事,主公还是快传他进来。”王守仁比吴立仁更是着急,立刻说道。

    诸葛玄进来了,还带着小诸葛——诸葛亮。吴立仁连忙起身,笑着对诸葛玄说:“不知诸葛先生此来所为何事?是不是出使荆州有什么难处,可以尽管提出来。”

    诸葛玄脸色难看,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这时,诸葛亮向吴立仁拱手说道:“主公,叔父并无甚难处,只不过,亮以为,若要说服刘表出兵,非亮陪同叔父一起去不可。”

    吴立仁从来没有轻视过看起来年纪不大的诸葛亮的意思,只不过他现在要是出使,会不会被刘表直接扣押在荆州?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小诸葛先生,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早起了爱才之心,此刻若是你也去了荆州,那刘表若是将你扣留,那可如何是好?”

    诸葛亮原以为吴立仁是不信任自己,没想到吴立仁竟然担心的竟是自己会被刘表扣押,这让诸葛亮心中一动,连忙说道:“主公之恩,亮无以为报,不过主公无需太过担忧,刘表名列荆襄八俊,又与叔父乃是故交,不会行此不义之事。”

    吴立仁还是不太放心,又看了看诸葛玄,“诸葛先生,以你对刘景升的了解,他会不会强留你叔侄在荆州?”

    诸葛玄此时的脸色比来的时候更加难看,他深吸一口气,好像做了很大的挣扎,“吾来此是为了让主公劝说我这侄儿不要去荆州,怕他年纪尚幼,坏了主公大事;而不是去了荆州能否回来的问题。”

    诸葛玄说完,吴立仁才意识过来,现在所有人都对诸葛亮的能力表示怀疑,毕竟年纪摆在那里,阅历也没有,凭空让他去做这样一件重要的事情,是谁都不会放心的。

    “我相信小诸葛先生。”吴立仁看了看诸葛亮,点了点头。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诸葛亮亲密点9点,目前宿主拥有亲密点112,仇恨值69”

    吴立仁嘴角顿时露出了笑意,终于收获了诸葛亮的亲密点,那么诸葛亮就应该不会再另觅明主了。幸亏诸葛亮还是小,若是等到诸葛亮20岁,属性达到巅峰之后,想要获得他的亲密点,恐怕就不会那么容易了,看看刘备三顾茅庐就知道了。

    诸葛亮顿时神色飞扬,对着诸葛玄高兴说道:“叔父!我就说主公一定会答应我出使荆州的,那叔父可不能再推脱。”

    “等等,诸葛先生还没有回答我,刘景升到底会不会将汝二人强行扣押?”吴立仁急忙问道。

    “回主公,刘景升此人实为仁义之主,绝不会行此下作之事,主公且放宽心。”诸葛玄叹了一口气,无奈答道。

    “既如此,那荆州之行,便有劳两位诸葛先生。”

    诸葛玄和诸葛亮告退后,王守仁在旁边心有所思,不发一言。吴立仁心中奇怪,走过去问道:“阳明为何事所愁?莫非也是不信诸葛亮?”

    王守仁摇了摇头,“主公如此看重诸葛亮,却轻易放其离开下邳;如今刘表势大,若是诸葛玄和诸葛亮一心投靠刘表,主公不得不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