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秦时明训令无双 诸葛亮献计伐袁
    此言一出,刚刚绷紧弦的丹阳兵又集体轰然大笑起来,然而秦昭却一点都没笑,既然神色严肃,继续说道:“诸位且不要着急笑。我自从跟随主公,所率兵卒皆了解我,军法严明,令出必行;你们缺少纪律,我给;你们缺少勇气,我带头冲阵,你们缺少战力,我来训练!只是,我想强调一点,你们,有信心吗?有信心成为天下无双之军吗?”

    “有!有!有!”吼声再次响起。

    “那你们怕吃苦吗?

    “不怕!不怕!不怕!”

    秦昭满意的点了点头,“好,那我就正式宣布,今天,你们将拥有这唯一的一支旗号,无双军军旗!从此之后,我,将和你们,一起,铸造这天下无双之师!”

    说完,军需官将新的旗帜拿出来,无双两个大字,在天空中飞舞,让丹阳兵的气势瞬间上升了几个层次。

    诸葛亮在外面看得目瞪口呆,情不自禁鼓掌赞道:“壮哉!秦时明!”

    诸葛亮的声音虽然不大,秦昭却清清楚楚听到,不由得转眼一看,竟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站在外面,怔怔看着自己。秦昭心中微怒,“来人,将那少年拿来!”

    手下将士瞬时冲过去,将可怜的诸葛亮架起来,丢到了秦昭的面前。

    秦昭厉声问道:“尔乃何人?怎么潜入军营之中,窥视我军虚实?若不从实招来,定教尔生不如死!”

    诸葛亮慌忙站起身,向秦昭行礼,“后生诸葛亮,见过秦将军!”

    毕竟是吴立仁十分看重的人才,秦昭确实听吴立仁几次提到过诸葛亮,他一直只听说诸葛亮的名字,却没有见过本人。今天看到诸葛亮被自己威吓之下,却一点没有慌乱,脸上也有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不知不觉秦昭心中对诸葛亮的印象好了许多。“你便是诸葛亮?你一小儿,为何在来这军营之中?岂不知军营重地,闲杂人等不得轻易入内。”

    “将军既然知道,那亮入得了这军机重地,说明亮已不是闲杂人等,将军说是不是?”诸葛亮这次并没有直接拿出令牌,用这样一句反问,让秦昭楞了一下。

    “莫不是主公特许?看来主公对你可是相当重视,就是不知你是否有真才实学。既然来到这练兵场,那我们就来走两招,别说我欺负你,我单手,只守不攻,如何?”

    诸葛亮一听,连忙答道:“秦将军之勇,适才亮已尽知,亮不曾习武,自问不是对手,还请秦将军见谅。”

    秦昭爽朗一笑,“那诸葛先生便是从文,不知诸葛先生研究的兵法谋略还是治国之道或者只是研究些经史子集?”

    诸葛亮毫不谦虚地说了一句:“亮虽不才,皆有涉猎。”

    秦昭就问,“既然如此,我且问你,主公欲伐袁术,诸葛先生可以献一策乎?”

    “夫攻强,必养之使强,益之使张。太强必折,大张必缺。而今袁术势大,需夸耀其势,骄横其心,若此,以奇兵击之,必可胜也!”

    诸葛亮的意思就是说,要想攻击强大的敌人,必先让其先骄傲自大起来,一旦如此,则会防备松弛,露出破绽。秦昭听完,不住点头,“诸葛先生之言,确实非常人之论,昭受教。”

    说完,秦昭拱手弯腰向诸葛亮行了一礼,诸葛亮未曾想会受秦昭之礼,连忙伸手扶助秦昭之手,“秦将军何须如此多礼!”

    秦昭见诸葛亮伸手扶自己,立刻将手抽回,转了下身道:“诸葛先生请四处看看,昭要练兵了。”

    诸葛亮心里暗道:秦将军性格略为怪异,悠忽之间,完全变了一个人。他只好拱手告辞,再到其他各处营寨分别参观一番。

    而后秦昭又将诸葛亮一番话告诉了吴立仁,吴立仁正和郭侃王守仁等议事,听秦昭如此说,几人都点点头,王守仁笑着看向吴立仁,“诸葛亮虽然才十三四岁,但是见识确实非同常人,实在是前途不可限量,恭喜主公又得一贤才。”

    吴立仁也不知道现在的诸葛亮成长到何种地步,只是笑了笑,立刻唤出系统,“检测下诸葛亮的四维属性。”

    “滴!检测到诸葛亮现在四维属性为:武力20,统率70,智力90,政治88诸葛亮巅峰属性为武力35,统率90,智力100,政治96。受到王守仁心学技能影响,诸葛亮巅峰属性武力+1,统率+1,智力+1,政治+2,故诸葛亮最终巅峰属性为武力36,统率91,智力101,政治98。”

    听完后,吴立仁倒是没有什么惊奇,只是这样一个少年拥有这样的属性确实让自己羡慕嫉妒恨。幸亏自己是现在就将诸葛亮接了过来让王守仁教下,不然等到巅峰的诸葛亮,心学技能可以增加的属性估计只有那可怜的一点武力了。

    “仲和,为今之计,应该先攻打哪里?”

    今日吴立仁召集王守仁郭侃等就是在研究今后的战略方向,遇到这种大事,吴立仁就有些脑子不够用了。

    “主公,袁术占据南阳、汝南、淮南数郡,人口众多,兵多将广;虽然我军占广陵,与袁术直接对峙;但是急切相攻,必定难以取胜。今应当先修书于荆州刘表,约其攻南阳,再修书于庐江陆康,约其从潜县出兵,威胁其后;再修书扬州刺史刘繇,进军秣陵;而主公亲率大军进军淮南,如此,袁术就会四面受敌,若其分兵而守,则我军必能破之。”

    吴立仁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当以何人为使相约讨袁?”

    王守仁起身,慢慢说道:“庐江太守陆康向来忠义,主公以大义说之即可;荆州刘表,虽未汉室宗亲,却有不臣之心,当遣老臣以利害说之,主公去年接诸葛玄回下邳,正是为了今日;至于刘繇,虽也是汉室宗亲,却是贪财好利之人,主公许以重利,约其出兵即可。几家之中,唯荆州刘表势大,属下担心诸葛玄此去未必可以说得动刘表。”

    “军师是否还有更好的人选?”吴立仁忙问。

    王守仁摇了摇头,“诸葛玄原是刘表下属,他去正合适。”

    吴立仁心里盘算了下:“刘表毕竟是汉室宗亲,袁术这种逆贼,他即便心里无所谓,只要以皇命示之,他总会有点表示吧。”

    “既然如此,那就先加封诸葛玄为学官掾史,令其出使荆州,联结刘表。诸位仍需加紧操练兵马,准备粮草,准备伐袁!”吴立仁下令。

    秦昭忽然提醒道:“主公还忘了一件事。”

    “哦?何事?”吴立仁没有反应过来秦昭所说之事。

    “诸葛先生曾提议,需要先示敌以弱,骄慢其心,主公忘记了!”

    “哦?哈哈,确实是!那这个,军师,当如何行此计?”

    王守仁看了看秦昭,笑着说:“自然要再遣一使者,备足金珠财帛,修书于袁术,善言求和休战才行,若其有什么要求,尽皆答应,先示敌以弱,再以大军攻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