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献锦囊张玉中计 围长安马腾识贤
    张玉率大军便追向马腾溃败之兵,追到二十余里,张玉心中有些不安:西凉兵马虽然溃逃依旧,却撤退的没有散乱之状。己方军马追击了好一会却依然没有取得很大的战果。忽然间一个念头在张玉心里升起:莫不是这是敌军的诱敌之计?

    张玉连忙下令撤兵,可是这个时候,轰轰隆隆的马蹄声从后方传来,前面溃散的西凉并忽然之间变了气势,纷纷回头向着张玉杀了过来。

    张玉命令长安兵向后撤退,正遇着西凉铁骑,为首之人正是马超。马超看着张玉惊慌的模样,大笑一声:“无谋张玉,中了吾父诱敌之计,还不赶紧下马投降!”

    “兄弟们,如今之计,只有死战,向前冲啊!只要突围出去,便能有朝廷大军接应,冲啊!”

    张玉虽然知道中计,但是为今之计只能突围,便谎称后方有朝廷援军,激励士气。

    “滴!检测到张玉技能善谋触发,善谋——张玉善谋,其统兵作战时,面对不利局面,统率+3,之力+2,当前张玉统率提升至93,智力提升为95”

    听到系统的提示,吴立仁算是明白了:敢情是姚崇和张玉杠上了!那就是说马腾要攻长安的节奏。不知道这一仗到底谁胜谁负,李傕有毒士贾文和,想必姚崇这个政治家不会是对手。

    张玉向长安方向突围,马超的西凉铁骑此时正憋着一股劲,两军交锋,长安军哪里是西凉骑兵的对手,张玉此时虽然心中懊悔不已,可是却也无可奈何。正当他杀的兴起,马超不知从哪里发现了张玉,径直向他冲了过来。

    “张玉匹夫受死!”

    龙骑尖夹着一阵风,向着张玉袭来,张玉顿时觉得压力巨大,连忙持枪相抗,两个人战了十合,张玉已经力虚。马超大笑一声,枪花一转,将那张玉的铁枪挑飞了起来。张玉心中大骇,策马便向人群中冲去。马超那次被张玉极尽讽刺,此刻哪里肯舍紧紧跟住,心中决意要斩张玉首级。

    然而长安兵此刻却已经纷纷涌了上来,马超左挑右刺,不一会就看不到张玉的身影,心中惋惜道:下次见到,绝不让你再逃。

    不到两个时辰,张玉麾下两万兵马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马腾率大军趁机直接突破那视为天险的盩厔山隘口,西凉铁骑到了第二日中午已经直接奔袭到长安城下。

    马腾大军驻扎完毕,升帐议事,此刻西凉众将总算扬眉吐气了一番。

    “今番能兵临长安,诸公以为如何?”马腾春风得意看着帐中众将。

    “难道不是因为父亲神机妙算,诈称无粮,狠心宰杀许多战马才让张玉出隘口追击,因此才能大败张玉,兵临长安吗?”

    马超有些不理解马腾的意思,此计从前到后,都是马腾一个人调兵遣将,安排下去,马超已经被马腾深深折服了。

    “非也非也!此计是庞令明所献,诸公一定想不到吧!”

    众将不约而同看向了庞德,这让庞德忽然之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众人眼光有怀疑的,有惊讶的,有佩服的,庞德忽然跪了下来,大声喊道:“请主公恕罪!”

    马腾诧异地“咦”了一声,赶紧走过去,“令明何出此言!汝此计助我打破张玉,功劳之大,难以比拟,何罪之有?”

    “主公,德有事欺瞒了主公!今番主公若要论功行赏,德不得不据实以报。”庞德脸色羞赧,有些不敢直面马腾的目光。

    “令明你且道来。”

    “那诱敌之计当初德谎称是自己想到,实际上,那是元之先生临行前交给末将的一个锦囊,让德危急之时打开。初时德并不相信,禁不住元之先生的苦苦哀求,便接了下来。未曾想,真的派上用场了。元之先生一再嘱咐,若是能用到此计,千万不能用元之先生的名义献出去,所以德便谎称是自己想到的。”

    马腾脸色难看,此时他的心里五味杂陈:姚崇远在西凉,却能用一封锦囊化解如此巨大危机,并且为了给自己留面子,而故意不让自己知道计从何来。这是何等忠臣贤士才能做得出来!

    马腾长叹一声:“元之高才,吾错怪他了!此战无论胜负,吾必当面给元之先生请罪!”

    事情发展的让众人都有些出乎意料,待马腾说完,众将才纷纷向马腾行礼,齐声喊道:“主公英明,恭喜主公得此高才相助!”

    “元之先生曾说过,若要破长安,一定要有内应相助才能成事,此番,就等内应偷开城门,长安便指日可破!诸将务必用力,到了长安,救出陛下,封侯拜将,光宗耀祖,就在眼前!”

    长安,大将军府。

    张玉被张济五花大绑,押到了大将军府。李傕脸色难看,他虽然已经料到李蒙王方不会取胜,也没想到二人会败得如此之快;他以为被贾诩夸赞的张玉会力挽狂澜,拒敌于长安之外,可是没想到,等到最后,仍然是全军覆没,让西凉铁骑兵临长安城下。

    看着那张玉跪在地上,张济叹息一声,向李傕拱手道:“请大将军处罚张玉贪功冒进之罪!”

    李傕怒道,“处罚处罚!尔要如何处罚?罪不容诛!就是杀他千回万回,也难消我心头之恨!直接推出去,斩!”

    张济听后,猛然跪了下来,“请大将军饶他一命!虽然济深知此罪难赦,念在张玉抵挡敌军一月有余,并且是一个难得的人才,请大将军饶他一命,容他戴罪立功。济愿贬官数级,只求大将军能饶他一命。”

    这时候,樊稠也跪下,向着李傕说道:“大将军!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张玉确实是良才,只不过中了敌人奸计,才有此败,求大将军能给他一个机会。”

    李傕看了看郭汜,郭汜点了点头,李傕哼了一声,“我这是看在旧日情面,饶了张玉,还不赶紧让他退下,看了就让人心头烦恼。”

    张济连忙将张玉拉起来,松开束缚,让他退了出去。

    郭汜道:“诸公,现在大军已至,吾等应先想办法破敌,谁敢出城杀敌,为国效力?”

    张济和樊稠皆面有难色,大家都已经知道西凉马超的英勇,此番西凉军气气势正盛,出城应战无异于以卵击石。

    “哎!”李傕摇头,看了看贾诩,“文和,前些日子,汝曾说张玉见识卓绝,可堪重任,我才放心让他迎敌。今番张玉大败,文和亦有识人不明之责。今日敌军围城,长安危在旦夕,文和为何不发一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