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陈宫私信求徐州 冉闵发兵袭泰安
    “主公何出此言?”陈宫只觉得吕布问的莫名其妙。

    吕布狐疑的目光盯着陈宫看了又看,想从他的眼神从找到一丝破绽,可是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公台难道不知,布与那吴铭匹夫有不共戴天之仇吗?”

    陈宫总算明白吕布的意思,只不过他没想到,吕布会因为一个女人,而与吴铭不死不休。“主公,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曹贼势大,主公若不向吴铭求援,何以挡虎狼之曹?前番主公袭取山东诸郡,也算解了吴铭徐州之围。那吴铭并非蠢材,一定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定不会坐视不理,还望主公三思。”

    一听到陈宫提起吴铭,吕布就有压不住的怒火涌上心头,“公台不必再言,我与吴铭,不死不休,让我去求他,不可能!有朝一日,我定让他死在我的戟下,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主公!他日若在战场相遇,主公自然可以亲自斩吴铭之首,这如今需要借助吴铭之力,以御曹操,并不矛盾。”

    吕布面色有些狰狞,“求救于吴铭,再斩其首,实为不义。世人皆以为吾乃不义之徒,可此事布万万不能为之,请公台无需再言,至于袁绍和田楷处,我自修书求援,此二人向来不喜吾,是否肯出兵相助,实难预料。固濮阳还是需要你我共同用力,还望公台助我以御曹贼。”

    陈宫叹息一声,走了出去。虽然吕布不愿意求救于吴铭,陈宫却私下写了一封信,让人投到徐州冉闵处。

    冉闵收到信时,召集糜竺、孙乾、谢晦、陈珪、糜芳等文武共同议政,商议对策。

    冉闵开口说道:“曹操大军大举进攻濮阳吕布,今陈宫写信求援于徐州,诸位以为如何?”

    “吕布反复无常之小人,切不可救。救之恐于主公声名有损,请将军三思。”孙乾第一个表达意见。

    “公佑之言极是!徐州久经战乱,此时趁曹贼和吕布匹夫相斗之时,徐州正好可以休养一番,若再次出兵,胜败皆无利可图。”糜竺紧跟着赞同了孙乾的意见。

    冉闵又看了看谢晦,问道:“宣明,汝意如何?”

    谢晦起身,拱了拱手,接着说道:“前番曹操犯徐,吕布袭击曹操后方,变相帮徐州解困。今番若是任由吕布为曹操所灭,他日曹军兵戈再指向徐州,何人可以再相助?晦以为当出兵相救。”

    冉闵起身,环视左右,“宣明之言,与吾意甚合,诸公岂不闻唇齿相依,唇亡则齿寒?若任由曹操先灭吕布,则徐州危矣!”

    孙乾依旧还是不放心冉闵的决定,试着建议道:“将军,主公临行前吩咐将军万事多与陈元龙商量,今番虽然元龙不在,不如问下陈公陈汉瑜的意思如何?”

    “滴!检测到陈珪三谏技能之中谏触发,”

    听到孙乾提到自己,陈珪此时起来,欠了欠身子,向冉闵道:“诸位所言皆有道理,救吕有救吕的好处,不救有不救的好处,主公现如今南下征广陵,我等需尽力给主公拖延曹操犯徐的时间。故即便不救吕布,也可以用奇兵兵掠山东之地,使其不得全力伐吕。此为上策!”

    陈珪说完,在场之人纷纷点头,冉闵也非常赞同,“陈公果然有见识,那就以陈公之言。只不过若是我率兵出征,倘若徐州有人来犯,何人挡之?”

    “冉将军不必担忧,有曹豹将军在,再留数千小卒,彭城可保无忧!”陈珪自信的笑了一笑。

    冉闵“咦”了一声,曹豹原是陶谦旧部,一直以来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更是在各种战斗中找不到其存在感,若不是陈珪提起,冉闵甚至都想不起来,还有这号人。

    “曹豹何在?”冉闵大声一喊,

    那曹豹没想到陈珪提到自己,听到冉闵点名,连忙出班唱喏,“末将在!”

    “若使汝紧守彭城,汝可愿意?”

    “将军有命,末将自然遵从。只不过若要末将来守也不可超过半年,请将军明察!”曹豹想了一想,给出了一个期限。

    陈珪的自信来源于他对曹豹的了解,曹家在徐州也是一个大族,曹豹原为陶谦手下大将,自己家族中有一支约五千人的私兵。他的私兵和糜家徐家不同,曹家的私兵是鼎鼎大名的丹阳兵。陶谦对曹豹的重视也是因为曹豹掌握了这样一支重兵;三国演义中,吕布更是迎娶了曹豹之女,也是源于此。而陶谦原本也有近万丹阳兵,后来战争中损伤颇多,现在约有五千,掌握在陶谦之子陶商的手中。这些兵力不隶属于州牧,不受冉闵的辖制。而且,许多士族大家养私兵的已成为一种风气,私兵基本都是为了大家族服务,也没有一般士兵那种精神。所以冉闵也一直没有将士族家的私兵考虑在内,他也不知道陈珪的自信到底从哪里来的。

    既然曹豹也已经保证可以守住半年,那冉闵就更加毫无压力,“既然如此,那我就提兵一万,兵发泰山郡,谢晦随军出征,其余文武应齐心防守,不得有误。”

    “遵命!”

    “冉将军,老夫还有一言。”陈珪又说道,

    冉闵看到陈珪又有话说,“陈公不必客气,请什么吩咐的请不吝赐教!”

    “将军以孤军入山东,切不可贪功冒进,只需骚扰为主,令曹军有所顾忌即可。否则一旦孤军深入,被曹军包围,则大军危矣!”

    冉闵点了点头,他看的出来,陈珪是真心为着吴立仁考虑,冉闵走到了陈珪身边,向着陈珪鞠了一躬,“陈公教诲,闵必遵从!”

    冉闵挑选了一万徐州旧部,借道琅琊郡,进攻华县。华县守将听闻是天王神将冉闵亲自来攻,早已吓得不知所措,情急之下,便收拾细软逃跑了。接着冉闵又兵不血刃地拿下了费县,攻破两县后,冉闵出榜安民,勒令将士不得扰民,接着,稍作休整后,继续向攻打泰山郡治所奉高县。

    泰山太守应劭听闻冉闵连破两城,心下惊骇,着急泰山所部商议,“冉闵来势汹汹,我等该如何是好?”

    有一文官说道:“太守大人,敌将骁勇,势不可挡。我等应快马求援于主公,紧守城池才是正道。”

    此时,另一个武将起身说道:“冉闵连下两城,兵困将乏,而我军以逸待劳,士气正盛,末将认为应当趁其立足未稳,率军冲阵,一举破之。若此等小事便劳烦主公,主公必然会怪罪我等。请太守大人明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