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假装
    弗雷德卡深深地看了那高傲语气的男人一眼,然后用平板无波的语调说道:“亚瑟,如果这个男人死了,我相信你也活不长,即便你是个天才。”

    被叫做亚瑟的白种男子,听了这话,差点把他的大鼻子给气歪了。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这样威胁他的话。

    看着那魁梧男人被毁掉的半张脸,心中暗恨,下次若是对方想要修复这半张脸时,他绝对要好好的羞辱对方。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

    这道疤痕仿佛是标记一般,弗雷德卡从没想过要修复。

    听说当初,原本是可以去掉的,只是在他本人的强烈要求下,没有做修复手术。

    所以,想要等到亚瑟能羞辱对方的可能性,实在太小。

    想到这,亚瑟就觉得气馁。

    不过,对于那个黄种男人为什么药效过了,迟迟没有醒来,其实亚瑟心中也是非常的好奇。

    他很想把这黄种男人弄到自己的实验室去,好好抽血割肉来当实验体。

    只是,将军这边,好像并不希望这个黄种男人死掉。

    看来,只能等将军厌弃后,他再来讨要这个实验体好了!

    想到这,亚瑟不由的吧唧了一下嘴巴。

    不知道是不是沈青错觉,之前一直觉得锋芒在背的感觉,突然消失了。

    然后,过了十几分钟的模样,有好几个人穿着皮鞋,一步两步的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沈青立马就猜想到,莫非关他的地方是在地下室?

    因为那群脚步走过来传到耳朵里的空旷声,实在很明显。

    那人走到离他很近的距离,脚步就停了下来,然后传来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

    之后,就有人上来,双手架住他的两条手臂,把他拖了起来。

    沈青假装晕过去的模样,双脚耷拉在地上。

    随着他们的拖拽,双脚一下又一下的磕在楼梯上。

    很明显,这是往上去的楼梯。

    沈青尽量放松肌肉,让自己昏迷过去的模样显得自然一点。

    这样一来,脚踝处可以说是磕出了斑斑的伤痕来。

    随着铁门吱呀一声打开的声音,沈青的眼睛上,虽然蒙着黑布,却也能感觉到光亮从门外照射了进来。

    然后一路冒着太阳的光照一直拖到一处阴凉处的地方,打开门把沈青拽进去后,放在一把椅子上。

    紧接着,一桶冰凉的冷水,从头浇下。

    刚才一路上,身体被太阳照射的火辣辣。

    现在被这加了冰块的冷水一浇,让沈青的身体条件反射一般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同时,脸上一痛,原本遮挡住他眼睛的黑布被扯了开来。

    这让原本想一直装晕下去的沈青,只能假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来。

    他假装才醒过来的模样,双眼迷茫的朝四周看去。

    只见这间屋子,虽然是在地面上,两扇窗户却被木板横七竖八的钉的看不清外面的情况。

    而他的面前,有一张桌子。

    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摄像机,摄像机的旁边,站着两个外国男人。

    看到他们两个人的同时,沈青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