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特别
    长期的安逸生活,让她对格斗一再放下,懒惰成为最大的敌人。

    秦冉冉只是偶尔才会跟陆战对打,而陆战许多时候,都是在让她。

    这让她的警惕心,一再的被放松了!

    谁特么觉得格斗不常常的锻炼,一点都不会退步的,那就是傻子。

    而她,就是那个傻子中的傻子。

    以为凭着力气大,就算不常常锻炼,也能跟陆战对战一二。

    可现在,估计就算三个她,都不一定能打得过陆战了。

    更别说,这个男人。

    想到这,被丢到床上的秦冉冉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外国男人。

    金发蓝眼,鼻子挺直,身材高大,相貌相当的英俊,可再帅也无法抵消他拿带血的毛巾堵着她嘴的罪。

    文特森在被秦冉冉狠狠瞪上的一刹那,居然感觉到有点难为情。

    他塞了以后,才发现,那毛巾上沾着他的血。

    不过,伤口的疼痛让他不作它想。

    他立马去了卫生间,对自己的伤口进行了清理和包扎。

    等到做完这一切,他整个人,都已经差不多快虚脱了。

    顾不得其他,文特森出来后,直接倒在床上,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秦冉冉拼命的想把绑在背后手上捆着的绳索给挣扎开来,可没想到,却挣扎绳子就捆的越紧。

    她默默地在心底骂了一句,马丹,这小子看样子是绑人的老手啊。

    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斜看过去,国外男人高挺的鼻子,让她恨不得咬上一口。

    今天逛了一天的岛屿,再加上泡了澡去乏,这么躺在柔软的床上。

    秦冉冉又不能骂出口,嘴巴呜呜了几声,见对方没动静,自己又动弹不得,只能作罢。

    然后死命的瞪着对方,一直瞪的双眼泛酸,这才一股困意涌上脑海。

    眼皮不由自主的开始打架,然后慢慢的合上,睡了过去。

    等到秦冉冉再次醒过来时,却发现原本绑住自己手脚的床单已经被解开。

    最里的毛巾也被拿掉了,砸吧砸吧嘴巴,她总觉得嘴巴里有一股血腥味。

    想到这,一个翻身,坐了起,用力的呸了几口。

    然后,猛地抬头朝四周查看。

    却没发现昨天晚上那个金发蓝眼的外国男人。

    若不是嘴里那股血腥味,秦冉冉都快觉得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发癔症做梦了!

    她迅速的翻找了一番,确实仿佛昨天晚上就她一个一样。

    只是,床上的床单凌乱的丢在地上。

    带血迹的毛巾和干净的垃圾桶,很明显的告诉她,昨天不是在做梦。

    那男人把有血迹的东西都拿走,估计是拿去销毁,避免酒店里的打扫人员看到报警引来麻烦。

    等门外的敲门声传来,秦冉冉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昨天的浴袍。

    急忙应了一声后,就跑回卧室换了衣服。

    然后把行李整理好,这才让人进来。

    秦冉冉想了想,才对昨天守在门外问道:“昨天酒店里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那守门的保镖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几个去楼下酒吧喝酒的却想到什么,说道:“幸亏秦总昨天晚上没下去玩,酒店对面不知道什么地方,昨天晚上好像发生了命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