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章 恐惧
    杨红妹躲在大家的身后,看着那些公安进去办公室。

    “呀,红妹,你是不是生病了呀?

    手咋这么冷呀?”

    站她隔壁的胖大妈,惊呼出声。

    杨红妹被胖大妈拉着的手,猛地收回。

    然后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来说道:“大妈,我没事,就是今天天有点阴,我穿的有点少了。”

    说完,急忙转身,往宿舍方向跑去。

    “哎,志强他妈,那杨红妹是咋的了?”

    胖大妈摇了摇头,一脸莫名其妙的回道:“我也不知道咋回事,那杨红妹的手我刚才不小心碰了一下,哎呦喂,冷跟死人差不多。”

    众人听到胖大妈这话,不由都“呸呸呸”吐几口口水,然后就不再搭理她了。

    怪不得杨红妹的脸色那么难看,任谁被人说成死人手,恐怕脸色都不会好看。

    正在家里红着小酒,翘着二郎腿,嘴里哼着曲子,手里“吧唧”一下拧开一颗花生壳的王卫国正要把花生壳里的花生米丢进嘴里时。

    就听到自家房门被“呯”一声,推了开来。

    然后,满脸苍白的杨红妹迅速的把房门关上,整个人靠在那房门上,强硬撑着不让自己软倒在地上。

    “这是怎么了?

    怎么满头的大汗,还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王卫国白了她一眼,说完,把手中的花生米一拍,丢进了嘴里。

    “你还有心思喝酒吃花生,你知不知道,公安找到这边纺织厂来了。”

    杨红妹红着眼眶,害怕的压低了嗓音对着王卫国喊道。

    原本王卫国还想拿起一颗花生准备剥壳,听到妻子这话,顿时原本半躺的身子,一下给坐了起来。

    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抬头问道:“先别自乱阵脚,有没有打听到,公安来这边是做什么的?”

    杨红妹连连摇头,想了想然后哆嗦着嗓子说道:“他们直接进了厂长的办公室,不知道来做什么,但是,看模样,我担心跟那件事情有关系。”

    说到这,想到那个人,杨红妹的眼泪忍不住就掉了下来。

    “行了,都不知道公安来做什么,你着急个什么劲,有什么好哭的?

    哼,你不会是为那刘天朗哭吧!”

    说到这,王卫国一下子烦躁的站了起来。

    只见他中等身材,只是身体很是健壮。

    而他的左手食指很明显断了一截,是用一段黑色的塑料指套戴着的。

    纺织厂里女工多,但是也不代表没有男工,只是少罢了!

    而王卫国以前就是在管理修机器的,只是没想到,一次意外事故,让他失去了一截手指头。

    同时,因为他失职的缘故,被调到了锅炉房烧锅炉了。

    在之前,这样的工作,就算是临时工,都被人抢着去做。

    更何况,失去手指头的王卫国。

    虽然修机器和烧锅炉的待遇相差那么大,至少,总比被辞退了,回老家种地强。

    后来经过人介绍,还跟做纺织工的杨红妹结了婚。

    只是,结婚快十年,两个人一直没孩子。

    所以,平时邻居常常听到和见到王卫国喝醉了酒后,对杨红妹拳打脚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