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五章 稻草
    余笙刚才那一跤,她摔的挺瓷实,手掌心都被地面上的小石子给磨出了血痕来。

    她咬了咬下唇,伸出手掌,把上面的伤痕露出来。

    然后语带哭腔的朝陆战哭诉道:“陆大哥,你看清楚,秦冉冉就是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

    陆战被她这番举动,给弄的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先是安抚的对着秦冉冉笑了笑,然后才转过头,不耐烦的冷声说道:“我认识你吗?”

    余笙被陆战这话问的,脸皮蓦地一下涨红了起来。

    她跟陆战虽然没说过几次话,可她在秦冉冉的店里工作那么久。

    陆战绝对不可能,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余笙觉得,陆战这是在帮秦冉冉出头。

    眼泪水如同水笼头一般,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看着余笙这一脸委屈的模样,秦冉冉却是知道,陆战这话是真的询问。

    毕竟,按他说的,失去了十年的记忆的话,他连自己都不记得了。

    怎么可能还记得,在她店里打工,只见过几面,连话都没说过五句的余笙?

    陆战却不知道秦冉冉和余笙心内的想法,只觉得自己这么一句很正常的问话。

    怎么就引的对面这女的,眼泪跟河流一样淌个不停了?

    女人,实在麻烦!

    他这个念头才起,忍不住心虚的看了身边的秦冉冉一眼。

    当然,他的媳妇儿除外。

    “媳妇儿,她是谁啊?”

    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很明显,这女人是在针对他媳妇儿。

    作为男人,他肯定得站在媳妇儿这边,替她撑腰。

    听到陆战这么理直气壮的问话,秦冉冉对他抿嘴笑了笑。

    然后说道:“以前我们店里打工的,偷学了店里的新开发的食物后,被我发现她暗地里在外面开店。

    所以,就直接扫地出门了!”

    陆战听到秦冉冉这话,顿时眼睛一下瞪大了。

    “那不就是小偷?”

    对于他这个军人来讲,这种行为自然就是偷盗行为。

    秦冉冉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余笙却是脸孔涨得绯红。

    一口气堵在胸口,怎么也吐不出来。

    当初她被秦冉冉当场抓住,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可如今,居然被她喜欢的陆战,指着鼻子喊小偷,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原本就流个不停的眼泪,流得更快起来。

    可陆战却没有就这么完事,而是转过头,一脸严肃并且嫌弃的看着余笙说道:“你在我媳妇儿店里工作,我跟你并不熟,你用什么身份来喊我大哥?

    然后,你做了对不起我媳妇儿的事,现在反倒来指责她,还想拉我下水。

    你哪来的勇气,说出这样的话后,还会认为我会站在你这边帮你说话?

    难道,你还想我为了你这么一个外人,说我媳妇儿的不是吗?”

    说到这,陆战歪了歪脑袋,不解的又嘟囔了一句。

    “看着脑袋不小,没想到里面全是稻草。”

    听到陆战后面那句话,秦冉冉“噗嗤”一下,一口口水就这么直接笑得喷了出来。

    然后,强忍着笑意,眼神却忍不住在余笙那脑袋上蓬松的头发转了一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