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五章 失望
    今晚的夜空,没有月亮,伸手不见五指。

    “咔哒”一声,随着一声房门被打开的声响,一个黑影偷偷的溜了出来。

    那黑影出来后,先是静等了片刻,确定没有人后,这才胆子大起来,朝那冰箱悄声走了过去。

    当冰箱的门被打开来时,冰箱里面的灯光顿时亮了起来。

    照在那黑影的脸上,赫然是满脸紧张的余笙。

    她咬了咬牙,伸手准备掀开那盆上盖着纱布。

    却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客厅的灯被“啪嗒”一声,打了开来。

    一瞬间,光亮照射在客厅的每个角落,让人无所遁形。

    “余笙,为什么?

    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沈文红和秦冉冉站在楼梯口处,看着浑身僵硬,维持着半蹲姿势的余笙说道。

    看着余笙,沈文红满脸的痛惜。

    亏自己还一直跟冉冉说不可能是她,可眼前这一幕,如同把一块旧伤疤狠狠地撕开来一样。

    鲜血淋漓的同时,也痛入心扉。

    沈文红在这里,除了冉冉外,已经把余笙当成自己的妹妹一样看待。

    这被亲人的背叛的滋味,在青山县尝到过一次。

    没想到,在这b市,又尝了一次。

    自己算不算瞎了眼,迎了一头白眼狼进了家门?

    秦冉冉却没有沈文红感触那么深,只是冷冷的看着余笙。

    当初她就觉得余笙是个有野心的人,毕竟有野心是件好事,至少会努力往上爬。

    可有野心,不代表人品卑劣和低下。

    也是她当时缺人,居然没看出,余笙长了反骨。

    不过,既然人已经这么做了!

    秦冉冉坐了下来,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余笙此刻已经从僵硬中醒过神来,她默默的站起来,听到秦冉冉的话,却是低着脑袋一声不吭。

    见她如此,秦冉冉自嘲的笑了笑,又说道:“你就没有什么解释的么?”

    余笙抿了抿嘴唇,飞快的抬头看了秦冉冉一眼。

    当初就象秦冉冉看中余笙有野心一样,余笙对秦冉冉一直就不怎么喜欢。

    也许,就是因为她拥有自己一直想要的,却是自己这辈子都追赶不上的。

    包括那个人。

    所以,现在秦冉冉问出口的话,她心里觉得越发的压抑。

    到是对沈文红,余笙有着愧疚的。

    可是,这愧疚却在沈文红和秦冉冉并排坐在一起看着她时,也淡了下去。

    余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平静的说道:“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哥哥要为我嫂子治病,缺钱。

    我可以不为我哥考虑,可我不得不为余家考虑。

    所以,事情是我做的。”

    秦冉冉听到她亲口承认了,却没有松了口气。

    反而眉头皱的越发的深。

    “你说的嫂子,不会是苗青吧?”

    这句话一出口,余笙和沈文红同时抬头,诧异的朝秦冉冉瞧去。

    沈文红知道苗青,是因为沈老三跟秦冉冉说的话。

    而余笙却是大吃一惊,没想到秦冉冉居然早就查出大嫂的名字来。

    也就是说,这次是专门为她设的局。

    想到这,余笙觉得心中的不忿和压抑更加大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