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去世
    也不知道是不是沈朝红的哭声,还是麻醉的时间过了!

    只见病床上的沈老太太的睫毛微微的一颤,待在一旁捂着嘴哽咽的唐佳顿时惊喜的喊道:“妈醒了!”

    众人的眼光顿时齐刷刷的朝病床上看去,除乔嘉玉惊恐的眼神外。

    其他人,都是带着惊喜和希翼,希望医生误诊了!

    希望沈老太太根本没事!

    沈老太太努力睁开眼睛,抬眼望去。

    儿女孙女外孙……女俱在。

    当她的眼睛看到乔嘉玉时,原本涣散的眼神立刻凝聚成一团,利锐的看着乔嘉玉。

    她努力抬起手臂,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乔嘉玉,可麻醉的效果并没有过去,拼命想说些什么,却只是让喉咙里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来。

    “妈,你想说什么?”

    乔母上前一把抓住沈老太太的手,哽咽的问道。

    可沈老太太却仿佛没看见她这个女儿一样,浑浊的眼睛固执的看着乔嘉玉,想要挣脱乔母抓着她的手,却拼劲力气,也挣脱不开来。

    只是喉咙里发出“呃呃”的声音,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

    病房里除了老太太呼吸困难,想努力说话,说不出来的声音,便是一片寂静。

    毕竟,这可能是老太太最后的遗言了!

    当老太太的手指头指着自己时,乔嘉玉整个人犹如坠到了冰窖里一般,浑身冰冷,冷的让她忍不住想发抖。

    可同样的,她原本慌乱的理智也被冰的冷静了下来。

    就在这沈老太太费力吐出一个“嘉”字时,乔嘉玉猛地朝沈老太太的病床边扑了过来。

    一把抓住沈老太太原本想挣脱乔母的那只手臂,哽咽道:“外婆,我是嘉玉啊!

    我在呢,外婆,我知道你不放心我,所以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呀?”

    乔嘉玉边说边大声的哭泣起来,仿佛下一秒沈老太太就会咽气一样。

    那哭诉的话儿真是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乔母更是感同身受,一起呜咽起来。

    沈老太太瞪大了眼睛,努力看着乔嘉玉,眼珠子都差不多凸出来了!

    “嘉……你……为……!?”

    “外婆,你想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清楚啊?

    外婆,你是不是不放心我?

    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舍不得丢下我的。

    外婆,你不要死,不要死啊!”

    乔嘉玉把身体俯下去,看上去整个人都趴在沈老太太的上方。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角度,她的眼神凶狠的盯着沈老太太。

    看着面前的乔嘉玉,沈老太太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最疼爱的外孙女,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了?

    她用力的抬起手臂,想要抓住面前的人。

    好好责问她,为什么?

    只是,沈老太太的手臂才抬起半寸的高度,就颓废的落了下来。

    然后头一歪,没了气息!..

    只是,她的眼睛却始终没有闭上。

    见到沈老太太这副模样,乔嘉玉心中忐忑的伸出手,颤抖的放到老太太的鼻子下面。

    果然,没有了热气。

    乔嘉玉的心顿时一松,整个人再也坚持不住,双腿一软,往后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