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受益者
    沈朝红嫁给乔振华时,乔振华就是孤身一人。

    她根本就没有跟所谓的夫家人,发生过如何不愉快的龌龊。

    更别说,她在娘家做姑娘时,就娇气的很。

    唯一一次受苦,就是因为去青山县救大哥大嫂他们,然后孩子早产。

    回了b市后,丈夫疼爱,哥嫂又一直什么都让着她,还有一双可爱优秀的儿女。

    可以说,沈朝红到现在,还没有怎么受过闲气。

    只是,现在的她,想起那秦冉冉,就觉得心口一阵添堵。

    明明可以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大团聚,两全其美的。

    为什么一定要让嘉玉走呢?

    乔嘉玉听到妈妈的话,低着流泪的眼睛里露出一丝狂喜来。

    听到妻子这话,乔振华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第一次完全不理解妻子的想法。

    他压住自己的情绪,冷静的对妻子说道:“朝红,你先回去吧!

    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再说。”

    “爸,我想跟你还有妈,单独谈谈。”

    乔嘉奕听到父亲的话,深深地看了低着脑袋的乔嘉玉一眼,深呼吸后,拄着拐杖站起来说道。

    沈朝红红肿着眼睛,抬起头看了儿子一眼,想起之前自己做的噩梦,没有反对。

    她也想知道,儿子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主要的是,怎么就把车开到河里去了?

    乔振华自然也一样,站起来没有跟乔嘉玉打招呼,直接出了病房。

    乔嘉奕跟在他身后,也没有跟乔嘉玉说话。

    只有乔母,迟疑了片刻,才上前,抓起乔嘉玉的手说道:“嘉玉,你别想那么多。

    好好的待在医院,其他的事情,有妈妈在呢!”

    乔嘉玉的眼角微微一抽,然后抬起流满泪水的脸庞对着乔母点了点头。

    乔母见嘉玉这般听话,心中很是欣慰。

    这才转身出了病房,就见丈夫和儿子站在不远处低声不知道说些什么话。

    乔振华的脸上,看上去很是不好看。

    “到底是什么事,不能当着嘉玉的面说的?”

    沈朝红用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抿着嘴对儿子问道。

    乔嘉奕看了父亲一眼,见他对自己点了点头。

    “妈,这次我去青山县,只有爸爸和你知道。可我去查的时候,却遇到有人对我的车动了手脚。导致刹车失灵,我才会把车子开进了河里。”

    乔母听到这些话,嘴巴顿时张了老大。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想对你下毒手?”

    她着急的追问,却见乔嘉奕沉默了下来。

    “嘉奕,你到底是说呀?”

    乔嘉奕艰难的开口道:“陆战去接我时,跟我一起分析过。我去调查的事情,触碰了谁的利益,如果我有事,那么谁会是受益者。”

    说到这,他看了母亲一眼。

    见她呆愣愣的半天没反应过来,咬了咬牙继续道:“陆战怀疑,是嘉玉知道了,所以才会对我下手。”

    乔嘉奕这话才出口,沈朝红便提高了嗓音即刻反驳道:“不可能,嘉玉不可能这么做,她也不知道啊。”

    乔振华看着妻子,沉重的说道:“你难道刚才没觉得怪异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