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糊涂
    乔振华知道这件事情时,已经是第二天。

    “你怎么这么糊涂?你怎么会这么做?”

    看着妻子,乔振华痛心疾首。

    那是他的女儿,被调换后那么久,好不容易才重新遇见的女儿。

    而且,从儿子的嘴里得知来的消息,很明显,这个女儿在那个家,活的非常的辛苦。

    想到自己对乔嘉玉有多好,就对亲生女儿有多心疼。

    沈朝红没想到丈夫居然听了儿子说了这件事情后,首先把她给骂了一顿。

    顿时哭道:“你也对我发脾气?

    这件事情是那边秦家的人做的,又不是我故意把她弄丢的。

    她都没有听我解释一句,就冷嘲热讽的,我已经够伤心了,怎么受得住她这么说。

    我看,是那个家把她给养的一点教养和礼仪都没有了!”

    听到妻子的话,乔振华如同第一次认识她一般。

    死死地朝她看去,然后哆嗦着嘴皮子,吼道:“可她是我们的女儿,你有没有记得?”

    沈朝红被丈夫这么一吼,原本哭泣的声音一噎,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你吼我?你居然吼我?就算我有错,你好好说就行了,为什么这样吼我?”

    想到丈夫和亲生女儿居然都不理解她这个做母亲的心,顿时捂着脸大哭起来。

    乔振华听到妻子的哭声,顿时觉得头一阵的大。

    再想到,秦冉冉如今对家里很是有偏见,恐怕相认的路慢慢兮。

    乔嘉奕坐在一旁,眼睛看向低着头不出声的乔嘉玉。

    这个妹妹,从小就刁钻又不肯吃亏。

    自己一直以来,都对她半百容忍。

    乔家的家规,从来就是对男人而言的。

    对女人,只有一个字,宠。

    而如今,就算乔嘉奕从陆战嘴里分析出来的结果,他心中依旧是半信半疑。

    他不希望,这个被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小女孩,真的会这么对付他这个大哥!

    乔嘉玉靠坐在病床上,苍白着脸,头发略显凌乱的垂在脸颊两侧。

    头低着,仿佛如同木头人一般,呆呆的坐着一动也不动。

    正当乔振华被妻子气得直喘气时,乔嘉玉哽咽着说道:“爸爸,妈妈,哥哥,你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保证以后都听话,你们不要我。”

    说到这,眼泪水就哗啦啦的从眼睛里流了下来。

    看着泪流满面的乔嘉玉,乔振华和乔嘉奕都默不作声,缓缓的移开视线,不跟乔嘉玉接触。

    人心都是肉长的,对于乔嘉玉,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不比任何人少。

    可是,现在一看到乔嘉玉,乔振华和乔嘉奕就会想到,在秦家吃苦受累的秦冉冉。

    要说心疼,他们两个男人同时觉得,秦冉冉更值得心疼才对。

    只有沈朝红,看到哭的稀里哗啦的乔嘉玉,当初好好的小公主,如今哪里还看的出来一丝骄傲来。

    这泪眼婆娑的模样,却更让沈朝红心疼不已。

    “嘉玉,别怕,妈妈不会不要你的。”

    这话说的,固然有跟乔振华赌气的份,也有一部分是出之她的真心。

    当初的嘉玉虽然嚣张跋扈了一点,可那都是小毛病。

    哪像秦冉冉,这个亲生女儿完全是一副要吃了自己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