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平安锁
    秦淼淼和张桂花心中各怀鬼胎不说,赵红花这边,惊喜过后却一肚子的气。

    她把那盒子翻了个底朝天,包括今天公公新给的钱,都没有一百块钱。

    赵红花顿时觉得,自己做了冤大头。

    这钱只剩下这么点,别说以后,当下的日子可怎么过?

    家里除了自己,除了嗷嗷待哺的孩子,还有几个壮劳力。

    又想马儿跑的快,总不能不给这些赚钱的壮劳力吃饱吧?

    想到被婆婆偷偷接济给小姑子的钱,赵红花气就不打一处来。

    张铁柱走进屋里,看到媳妇坐在床沿边上,气鼓鼓的模样。

    “你又咋了?我爹不都把管家的钥匙给你了么!”

    他心底有点烦躁,毕竟自己亲娘被亲爹一顿胖揍,做儿子的心里,怎么可能好受?

    当然,张铁牛除外。

    赵红花被张铁柱这么一说,顿时抬起还红肿着的半张脸,板的死死的。

    把手里的箱子往床上一丢,说道:“就这么点钱,让我管啥家?是你们不吃饭,还是孩子们不吃饭?没钱,我莫非是神仙,还能变出粮食来给你们吃?”

    里面的硬币随着箱子摔在床上的同时,叮叮咚咚的发出几下碰撞的声响。

    张铁柱看到那箱子里的钱,脸不由的黑了黑。

    突然觉得亲爹可能打的轻了,自己这个娘,心也不知道咋长的。

    再看到赵红花脸上的伤痕,那是自己刚才打的。

    不由的心疼的柔声安慰道:“不管咋滴,这家从今以后就归你管了!只要这次能撑过去,以后就算娘好了,她也拿不走。”

    赵红花一听,确实是这么个理。

    要不是因为这个,公公也不可能把管家的事情让她做。

    想到这,她低头看了一眼箱子里包裹着的红绸布。

    刚才摔箱子,那包的密实的布头松开了一截。

    露出里面一点亮光来。

    她好奇的把那红绸布拨开,只见一片用银子打造成的平安锁躺在那红绸布里。

    “这平安锁咋没见你妈拿出来过?”

    赵红花奇怪的拿起来,翻看了一下那平安锁。

    只见那平安锁的背面,刻着一个篆体的乔字。

    但是,在赵红花这种大字不识一个的人眼里,这就是一个鬼画符。

    根本不明白,上面是刻的什么。

    “这应该是老包银,估计是从哪弄来的。之前拿出来,还不挨斗啊?”

    张铁柱也没想到,林三妹居然还留着一么一件老事物。

    赵红花听他这么说,直接接过嘴回道:“那我就把这东西给卖了算了,放在家里,迟早是个祸害,还不如换点钱买点粮食来得实在。”

    张铁柱怕媳妇又说这钱不够的事情,连忙胡乱点头。

    “家都归你管了,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一块老包银的平安锁片,就算卖也卖不了几块钱。

    不过,就象自家媳妇说的,这种老事物,留在家里总归是一种隐患。

    还不如去卖了换点粮食,吃饱了肚皮,才有力气干活。

    不管这东西能卖多少钱,赵红花要的,是丈夫的一种态度。

    这态度取悦了赵红花,她满意的把箱子关上放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