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委屈(求月票)
    “嘉玉,你没事吧?”

    陆浩然担心的看着脸色略显苍白的乔嘉玉看着。

    昨天晚上的事情,他是早上起来才知道的。

    毕竟,自己回了房间后,后来不管他母亲在门外说什么,他都没有出去过。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满是怨恨的母亲。

    今天一大早,他就从家里跑了出来。

    却没想到,路上遇到大院里的人,就得知了乔家昨天晚上出了事。

    也同时遇到刚从家门里出来的乔嘉玉。

    见她肩上挎着书包,陆浩然急忙上前,帮她拎那书包。

    乔嘉玉也没拒绝,原本这种事情,陆浩然就常常做。

    听到陆浩然的话,乔嘉玉的嘴扁了扁,眼泪忍不住隐隐闪现。

    从昨天半夜知道妈妈的伤势平稳了,她原本悬着的心,就落了下来。

    可没想到,爸爸看着她的眼神,仍旧让她害怕。

    仿佛,还在责怪她,为什么那么做?

    乔嘉玉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她又不是故意的,只是轻轻地一推而已。

    哪会想到妈妈会那么摔下楼的?

    要是妈妈帮她的话,她也不会生气想回房间。

    要是妈妈不来拉她,她也不会生气的甩开她的手。

    要是妈妈自己抓住楼梯扶手的话,也不会摔下楼

    为什么爸爸就跟看仇人一样看着她?

    要是爸爸当时抓住妈妈,妈妈也不会受伤。

    从医院回家后,乔嘉玉躺在床上,就躲在被窝里一直委屈的哭着。

    边哭,边这样想着。

    为什么?

    明明是他们的原因,却把错全怪在她的头上。

    陆浩然见她泫然欲泣的模样,左右看了看,拉着乔嘉玉的手,快速的出了大院。

    等走到偏僻的转角处,他才低声安慰道:“别哭了,阿姨肯定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陆浩然以为乔嘉玉是在担心她妈妈的伤势,所以笨拙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听到陆浩然这话,乔嘉玉却是想到,万一妈妈醒来,也跟爸爸一样怪她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猛地扑过来,一把抱住陆浩然,大哭起来。

    陆浩然在被乔嘉玉拦腰抱住时,整个人就僵硬的站在那里。

    双手举高,根本不知道该把自己的手放在哪好?

    他的心头一片混乱的同时,听到乔嘉玉抽泣的哭声,心脏也跟着同时拎了起来。

    而那温热的眼泪,很快就洇湿了陆浩然身上那件的确良的白衬衫。

    他衣服内的肌肤沾到少女的眼泪同时,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如同被火星沾到一般的灼热感。

    这边偏僻,没有人来往。

    陆浩然浑身僵硬了很久,才下了决心放下手,环绕着乔嘉玉。

    “别怕,嘉玉,一切有我在呢!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后陪着你的。”

    听到陆浩然的话,乔嘉玉这才缓缓的停住哭声,止住眼泪。

    陆浩然见乔嘉玉哭的满脸泪痕,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来,递给她。

    乔嘉玉却是转了个身,从连衣裙的暗袋里掏出自己的手帕,细细的擦拭自己的脸。

    “走吧!”

    然后转身,平静的对陆浩然说道。

    怀里突然离开的温度,让陆浩然心头一阵惘然若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