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不见了(求月票)
    幸亏钱家的房子跟农村里很多房子都一样,窗户是用木头材质的。

    她记得秦冉冉跟大家在一次闲聊中提起过,浸过水的布条,系在两根铁条上,然后用力的扭,能把铁条都给弯曲了。

    朱玲玲扒拉着那扇木头窗户,看着外面渐渐大起来的雨声。

    当时听秦冉冉那般说,她只是半信半疑,当成一个笑话来听,此刻却当成了救命的稻草。

    朱玲玲把外套脱了下来,用手拿着伸到窗户外,让雨水把外套给淋湿透。

    等到感觉差不多了,才收回手,然后把衣服在两根窗柱间系紧。

    然后把床上的被子扯下来,包住其中一把椅子,然后把那椅子腿用力的朝地上一砸。

    因为被棉被包裹的缘故,只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可在哗啦啦的雨声下,这声声响却被淹没了。

    朱玲玲捡起那椅子腿,插在泡过水的衣服中间开始拧。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房子年老的缘故,朱玲玲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两根窗柱给拧断了。

    “咯哒”的声音,微微的传出去,却被雨水层层阻挡。

    朱玲玲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一连拧断了四根窗柱,这才把湿透的外套一披。

    然后从那窗口处小心翼翼的爬了出来。

    等朱玲玲翻过围墙,就开始沿着路狂奔。

    到了岔路口时,一条路是往自己家去的方向。

    一条是往镇上去,然后去往县城的路。

    朱玲玲不知道为什么,脚跟着心走。

    自然而然的朝镇上那条路而去。

    下着大雨的黑夜里,村庄偶尔传出一两声急促的狗吠声。

    却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力。

    赵淑芬更不会觉得朱玲玲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被关在什么都没有的屋子里,能翻出天来。

    不过,第二天一大早,天还黑乎乎的,赵淑芬就起来了。

    一个是她年纪大,觉轻。

    第二个是她打小就有早起的习惯,毕竟是要干活的。

    第三么,昨天她为了给朱玲玲一个下马威,特意没有给她准备吃喝。

    等着今天一早做好早饭,再过去。

    饿了一整天,估计也就没精力跟她闹了。

    赵淑芬信心满满的先去厨房做早饭,还特地给朱玲玲煮了个水煮蛋。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事,她干的得心应手。

    赵淑芬端着一碗稀饭走到钱兴华的房间门口,手里除了那碗稀饭,另外一只手还有一个小碗,碗里放着一个褐色外皮的鸡蛋。

    她先侧耳听了听屋里的声响,见没有动静,这把小碗朝胳膊肘这里一夹,然后才掏出钥匙来,把锁着门的锁头给打了开来。

    一边打开,一边笑眯眯的说道:“玲玲啊,婶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们小……俩……啊啊啊……!”

    伴随着直冲云霄的尖叫声外,还有咣当一声,碗掉在地上,被摔碎的清脆的声响。

    钱家还迷迷糊糊睡着的人,顿时被惊醒的坐直了身体。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神来,就见赵淑芬眼神直愣愣的朝钱兴华昨晚睡的偏屋跑了过去。

    边跑边喊道:“不见了……不见了……儿子,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