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逃跑(求月票)
    等到朱玲玲一碗稀粥喝下肚子,整个人才真正的平复了下来。

    这时沈文红也到了医院。

    看到小姐们全在,朱玲玲好不容易止住眼泪的眼睛又红了起来。

    不过,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

    然后徐徐把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昨天下午吃好饭,朱玲玲就准备坐公车回县城。

    从村子里走出来,刚好就遇到一辆有车棚的驴车,那赶车的人说自己是钱兴华他们那个村的。

    听到她要去镇上坐车,就让她上来,说捎她一程。

    在农村,哪家去镇上,都有帮忙捎带一程路的。

    朱玲玲想既然是钱兴华村子里的,都能喊出他的名字,根本就没想到其他,很高兴的上了车。

    刚爬到车上,还没看清楚车里的状况,就被人一下捂住了口鼻,没一会儿就晕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过来时,已经在一间房子的床上。

    幸亏衣服还穿在身上,不然她能一头碰死在当场。

    这屋里好像被人收拾过,就一张床和张桌子和椅子,其他啥也没有。

    原本朱玲玲跳起来,想去开门。

    可是用力推了好几次,就发现,门外被人用锁链给锁起来了!

    等她想用屋子里的椅子去敲门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男一女的争执声。

    听到这两个声音时,朱玲玲如落冰窖。

    “妈,你跟姐怎么能这么干?”

    钱兴华不敢置信的瞪着自己的母亲。

    赵淑芬被小儿子瞪的心虚的歪了歪脑袋。

    然后强硬的辩解道:“兴华,我这可不是为你好。你想想,那朱玲玲真有心嫁给你,为啥还非要等高中毕业?现在就结婚不也一样么?她这么拖着你,到时万一不答应了,咱们家可不就是鸡飞蛋打了?”

    钱兴华被母亲这么一说,顿时沉默了一下。

    就是这突然的沉默,让原本听到钱兴华责问的话升起希望的朱玲玲的心,蓦然一沉。

    “儿子啊,反正她也是要跟你结婚的。如果真的喜欢你,早一点在一起,和晚一点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除非她根本就没有想跟你在一起的心思,如果有,她肯定能理解你的。”

    赵淑芬见小儿子低着脑袋,沉默的样子,就知道他的心动摇了。

    顿时加紧把女儿教她的话,灌输给钱兴华。

    钱兴华觉得,自己脑海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再加上母亲在耳边不停的劝说,他整个人都呆呆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而在屋子里听到他们母子讲话的朱玲玲,随着钱兴华沉默的时间越久,心沉的越深,直到无尽的深渊里,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心底有一丝丝的暖度。

    最终钱兴华还是被他母亲拖走了,朱玲玲才缓缓靠着墙壁,滑到在地。

    她刚才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才没让自己发出声来。

    原本赵淑芬的意思,是让钱兴华进屋里,跟朱玲玲睡一个屋。

    钱兴华觉得,把朱玲玲这样强留在自己家,已经是他的底线。

    他赤红着眼睛,不肯答应,赵淑芬才悻悻然的算了!

    而这种情况,给了朱玲玲一个可以逃跑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