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没钱
    看到自己小儿子松动的脸,张国华把原本想说出口的话,始终是没有说出来。

    他都这把年纪了,这村支书,说到底,还能干几年?

    如果到时再选村支书时,若是有张家全家族人的支持,就能得到大量的票选。

    那被选上,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张国华早在老大去当了兵,老二去了镇上,到煤矿做了工人后,就已经开始给小儿子铺路。

    以后他退下来了,村支书的位置那就是建国的。

    可建国的脾气暴躁,说到底,始终还是年轻气盛,不会做人。

    张建国没想到,自己爹居然是这么想的。

    心底虽然对张国华的话不赞同,可毕竟是孝顺的。

    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带着秦长福和张国邦的借条手印,就回村里去拿钱了。

    张建国前脚刚走,秦长安就带着林婆子一起到了卫生院。

    秦长安顾不得跟张国华和张国邦打招呼,直接扯了林婆子,就进去看张桂花。

    只见张桂花此刻脸色煞白的躺在临时病床上,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哎哟……我的儿啊!你咋那么不小心啊!”

    林婆子才进卫生院,就拍着大腿哭闹了起来。

    “吵啥……吵啥?人还没死呢,哭什么丧啊?正好,病人家属是吧?把这单子上的费用去交掉,然后赶紧把病人送到县城医院去。”

    那卫生院的赤脚医生,刚才给张桂花的腿消了一下毒,擦了点红药水,又挂了一瓶玻璃瓶的消炎止痛的药水,就坐到一旁,正在开单子。

    他把手上开好的单子,直接朝林婆子还有秦长安一递。

    “凭啥呀?这边啥也没看,就要交费用?还有,咋要把人送到县城医院去了?不行,不能去。”

    原本还在干嚎的林婆子,听到卫生院的赤脚医生让她去交钱,再加上这样还不够,还要送县城去。

    顿时就止住了哭闹声,瞪着眼睛不满的嚷嚷道。

    那赤脚医生也不是个好惹的,他在这里工作了那么久,见多了这种乡下老娘们的嘴脸。

    “没见病人那腿上擦的药水?没见病人手里挂的盐水?你是眼瞎还是心瘸?”

    林婆子自然是见到了,可是她不甘心。

    “好了,娘!先看看大嫂有没有醒再说,到卫生院来,哪有不付钱的?”

    秦长安一把拉住还想跟那赤脚医生掰扯的林婆子,低声劝道。

    以后他跟月娥结婚了,那就住在镇上了!

    整个镇就这么一个卫生院,到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让不让做人了?

    林婆子见秦长安发火了,这才嘟嘟囔囔的没再闹吵。

    那赤脚医生见秦长安息事宁人的模样,到是多瞧了他两眼。

    然后直接把手上的单子递给了秦长安。

    但是,等见到秦长安接过的那张付费单子,他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见到小儿子这副模样,林婆子连忙问道:“长安啊,多少钱啊?”

    秦长安压低了嗓音说道:“五块。”

    林婆子一听,眼睛顿时睁的老大,脱口而出道:“啥?就这么涂点药,挂个盐水就要五块钱?这不是抢呀?不行,没钱,咱家没这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