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二婶刘金凤
    “还想啥办法?直接去把那死丫头给拖回来,不就好了!”

    林婆子瞪着眼珠子,恶狠狠的白了大儿子一眼。

    当初让大儿子娶自家远房侄女,他不肯,非娶了老张家的闺女。

    到现在,那张桂花就只生了两个丫头片子。

    连个带把的都没给她生下来。

    这不下蛋的母鸡,早就应该把她给休了才对。

    “不行,娘!现在村支书做了保的,若是我们硬拉二丫头回来,村支书来问,二丫头跟我们对着来,我们可怎么办?”

    秦长安听到林婆子的话,连忙摇头,否定道。

    林婆子闻言,睁大了眼睛,大声喊道:“她敢,那死丫头若是敢胡说八道,我就撕烂她的嘴。”

    听到林婆子大喊大叫,秦长安的脑门一阵紧绷。

    看样子,之前的打算是正确的。

    他按了按额头,然后无奈的说道:“娘,现在那丫头身后有村支书给撑着腰。若是闹开了,只有丢我们秦家的脸面。你还让不让做儿子的,在这村里待下去了?若是月娥她爹娘知道了这件事情,怎么还会把月娥嫁给我?”

    林婆子听到小儿子这么一说,顿时把嘴紧紧地闭了起来。

    心头却是气哼哼的,感觉小儿子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秦长安本就是个有眼色的人,见林婆子虽然闭着嘴不说话了,但是脸皮却是绷的紧紧的。

    “娘,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儿子好。儿子这不是想给你娶个媳妇,好好孝敬你么!再说了,你也知道月娥她大哥可是在煤矿里当工人。若是把我也招去当工人,那咱家可就是吃公家饭的了!”

    听到小儿子的甜言蜜语,林婆子原本紧绷的脸皮终于是松了下来。

    为了小儿子的前程,也只能先忍了!

    “这不行,那也不行,那可咋整?”

    林婆子不满的嘀咕道。

    李彩菊站在一旁,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她只听到一字半句,说是把二丫头说人了。

    还有,之前翠她娘说的聘礼,她可是一点东西都没瞧见。

    再结合老四要结婚,那结婚的钱哪来的?

    这前后一想,哪还不知道为啥公公和婆婆会对大哥赶二丫头出去的事情,这么在意?

    厨房间,刘金凤紧绷着脸,用力的刷锅子。

    她跟长禄今天出去干了一天的活,回来居然还要给公公婆婆洗中午吃了饭没有洗的碗筷。

    更别说,刚才婆婆就给自己一袋子的番薯和一小碗玉米渣。

    这么一大家子人,居然就给这么点东西。

    是让干活的大人吃?还是给孩子吃?

    想到恨处,她唰唰唰舀了一大锅的水,然后把那些番薯稍微洗了洗,连带着外皮,直接切块丢进锅里。

    再把那一碗的玉米渣也直接倒进了锅里,锅盖一盖,直接招呼大女儿秦芳芳把火给烧旺了。

    秦芳芳今年才11岁,比秦冉冉小一岁。

    长的象刘金凤,膀大腰粗,看上去,却足有十五六岁的模样。

    刘金凤娘家是世代杀猪的,只是现在不允许私自接活。

    都是到年底时,大队里会派人到她家喊她爹把那些任务猪交上去,剩下的就让刘一刀给杀了,分给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