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妨碍
    如今被秦冉冉这么反嘴问,林小翠的心里是又气又急。

    气得是秦冉冉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拿自己跟她比?

    急得是秦冉冉这么一说,村支书和曹主任心里会怎么看她?

    可是,看着秦冉冉一副懵懂的模样,她又不能发脾气说秦冉冉是故意的。

    只能僵着脸,硬挤出一丝笑容来说道:“这……小打小骂总归是有的。”

    秦冉冉收回看着林小翠的眼神,“哦……”了一声,然后低下了脑袋。

    这是这声拉的很长,让有心人听了忍不住会去胡思乱想。

    曹桂枝当了这么多年的妇女主任,林小翠这风凉话,哪会听不出来?

    到是秦冉冉的话,只当是她还是孩子,哪会想她有什么其他含义。

    “当家的,这老秦家这么打孩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次打的这么狠,人孩子命都去了半条,若是现在送回去,确实不是很妥。”

    她摸了摸秦冉冉的头,要不是自家全是儿子,虽说秦冉冉才十二岁,也还是个小孩子,可到底是个女孩,也不好把她带回家去。

    不然,先不说秦家会怎么胡搅蛮缠,村里那些喜欢背后说闲话的妇女们,那口水就能淹死人。

    但是那牛棚,四面漏风,是给那些思想需要改造的人住的。

    让秦冉冉拖着现在这样的身体去住,那不是害她么?

    仿佛知道曹桂枝心里的想法一样,秦冉冉抬起脑袋,歪着头,用那鸡爪似的手掌拉扯着曹桂枝的衣角弱弱的说道:“曹大娘,我想去牛棚,那边有稻草可以盖。家里柴房没有稻草,我冷!”

    听到秦冉冉说完这话,特别是最后那两个字,曹桂枝同情的眼泪都差点流了下来。

    这孩子,实在太可怜了!

    不行,不能让这孩子现在被老秦家带回去。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相比秦家那四面漏风,又湿冷的柴房,真的还不如遂了秦冉冉的心愿,住在那牛棚里了!

    虽然那牛棚也四面漏风,可至少因为养着牛,里面干稻草是不缺的。

    秦冉冉回去的事情,还是等她把额头上的伤养好了再回秦家。

    这期间,也让当家的跟秦家好好说道说道。

    秦冉冉再过几年就是个大姑娘家了,额头被打成这样,破相了的话,以后还怎么找婆家?

    秦老头没有想到,他还没到村支部,曹桂枝和张国华他们两口子已经商量好了,把这件事情给拍板,定下来了。

    林小翠在一旁听到村支书两夫妻的决定,只觉得那口气堵在胸口里越烧越旺,却啥也不能说,只觉得胸闷气短,难受的要命。

    秦冉冉听到村支书两夫妻的话,乖巧的低下脑袋,眼中却露出狡黠的神色来。

    不过,这叫林小翠的,明显对她怀着恶意。

    秦冉冉始终相信,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满怀恶意,不是妨碍了对方的眼被妒忌了,就是妨碍了对方的利益,让对方的利益受损了!

    而她如今这悲惨的模样,怎么想都不太可能是被林小翠妒忌的。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就是秦冉冉是哪里妨碍到林小翠的利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