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交代
    等把秦冉冉的脸擦拭干净,一张蜡黄,五官却小巧,看着很是秀气的模样,就显露了出来!

    只是,如今这秀气的脸上,被那眉稍处狰狞的伤口给破坏了!

    伤口豁开处,皮肉都翻了起来!

    林小翠见了,手中清理创口没有停止,心里却是一阵烦躁。

    这副模样,鬼见了,估计都得吓跑。

    到时,怎么还让……

    她正低头想着,就听见村支部的大门被推了开来!

    张国华回来了,只是脸黑黑的。

    林小翠很有眼色的拿了条绷带把秦冉冉的额头几下包扎后,就退到了边上!

    “怎么样?还没醒?”

    张国华见秦冉冉还是紧闭着双眼躺在被朱二蛋用两条拼起来的长凳子上面,动也不动。

    原本一肚子的火,也只能化成一声长叹。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让秦冉冉生在秦家呢!

    这就是她的命……!

    “小翠,去,跟我家,让你婶子煮两个糖水蛋来!”

    看着秦冉冉包着脑袋的绷带上洇出来的血,张国华皱了皱眉头,对朱二蛋吩咐道。

    “朱二蛋,你去秦家,把秦天生给我叫来!”

    虽然他看着秦冉冉可怜,但是,总不能把人就这么躺在村支部这边!

    林小翠听到张国华这么说,心里一惊,难道这事村支书要插手管?

    不过,心里吃惊归吃惊,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来!

    点头“哎”了一声,就急忙出去了!

    朱二蛋也紧跟在她身后,出了村支部,朝秦家奔去。

    “啥?你说那死丫头被张国华给带走了?”

    秦家老头秦天生,手中的旱烟杆子用力从嘴角处抽了出来,瞪着眼珠子朝张桂花看去!

    “秦老哥,我说这是咋回事呀?说好的事情,咋出了这样的变故?东西你们可都收了,如果办不好,你让我怎么跟老王家去解释和交代?”

    坐在屋子里一张破旧的板凳上的妇女,听到张桂花的话后,原本浮在脸上的假笑,顿时就落了下来!

    耷拉着嘴角的模样,跟那林婆子足有五六分相似。

    只是这刘小花却跟林婆子到没啥血缘关系,有关系的是刘小花的丈夫林根生。

    跟这林婆子,有着七绕八弯的亲戚关系,也算是本家兄弟。

    这双三村才一百户人家不到,其中张家、林家是大姓。

    秦家是外来户,解放前,秦天生的爹带着儿子饿晕在双三村口,是林家给了一口饭吃。

    所以,他们那就在这村里留了下来,等秦天生长大后娶了林婆子后,也就真正的成了双三村的人了!

    不过,始终是比不过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的几个大姓人家的势力大。

    只是,秦天生的爹当初曾教过他识字,虽然学的不多,秦老头自认识得几个字,自恃身份,不跟村里的人一般见识。

    如今被一个妇人,这么骂,顿时脸皮涨的酱紫,拿着旱烟杆子的手气的直哆嗦。

    自从他爹死后,整个家里,就他最大,还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过话。

    要不是为了小儿子的婚事,他能让这么一个长舌妇人坐在大堂里跟他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