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5章 1142回 流言的威力
    陶天国被逼死,号首长立刻把身边的秘书放下去顶替,还宣布的是常务副主任,掌握发改委全面工作,算是硬生生从政府手里把这个号称“二政府”的单位掌控权抓了过去。

    当时这个传言曾经在省喧嚣尘上,甚至络上也有相关的帖子出现,说的煞有介事的,眼就能判断出若不是圈内人士,绝对造不出如此有鼻子有眼的谎言来。

    当时赵慎三察觉这件事后,根本没有告诉李文彬,就直接让媒体的朋友把帖子处理掉了,至于民间传言,不理会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果然这股妖风刮几天之后就自行消弭了。

    这是个导致上层对省党政不和谐出现怀疑的猜测之,另个猜测,就是赵慎三自己是导火线了!

    赵慎三这个从开始担纲此案,就始终像条刚扔进油锅里的鱼般发出惊天动地动静的人,非但当好了替省纪委掩人耳目的靶子,还出奇制胜的调查出了省里都没法调查出来的绝密内情,可以说是李文彬也罢,陈伟成也罢,最最英明的次用人措施了。

    但是,这仅仅是了解内情的人才会如此理解,对于外界并不了解内情的人来讲,他赵慎三就绝对是个“悻进”的代表了,更是衬托出以李文彬为代表的省委方面在用人问题上的随意性跟草率性,还有着任人唯亲之嫌。毕竟,他是卢博文公开的女婿人尽皆知,还是京城首长家公开认可的小辈自家人,而李文彬作为京城首长家的嫡系,用赵慎三来对付白派的异己,简直是顺理成章之极!

    更何况赵慎三给外界的形象是个放荡不羁、亦正亦邪的人物,就算是调查案件,也能够路走路笙歌艳舞极尽奢华,检举信满天飞,上次京城就收到很多,却因为省纪委强力担保并强力阻止高层参与,这才没有引来高层人物。

    而这次,终于因为肖冠佳的死给了上层个绝妙的介入机会,神剑连月冷亲自出马只有个可能高层关注的调查对象来头不小!

    赵慎三想到这里,不禁又有些疑惑,若说是前几年白满山行事过分,处处跟李文彬较劲的时候,高层对两府不和谐介入调查还可以理解,可是经过这几年的磨合,两人已经都找准了位置,明白了对方的底线,“将相和”的戏码也唱的轰轰烈烈十分精彩,相处间已经很和睦了啊,为何在这种时刻,会出现这种局面,以至于高层连神州第剑都出动了呢?

    连月冷刚刚问的那些话,貌似拉近跟赵慎三的关系,先提到首长家的关系,又提到卢博文,后来又谈及李文彬跟白满山不大和谐,当时那些话听起来很是风马牛不相及,此刻经过赵慎三的通盘分析,就有了完全不样的内涵了!

    这岂不是说,连书记最想知道的,是李文彬线上就有哪些嫡系,而李、白之间是否存在可以引发你死我活斗争的不可调和矛盾呢?或者是说,这次上层对省委某位领导要展开全面纪律检查了呢?如果是后者,上面想查谁?

    虽然叙述起来这么久,但这诸多的思绪出现在赵慎三大脑里,也就是电光火石般的短短瞬而已。

    而连月冷在这段时间也难得的没有打断赵慎三的思路,更加没有继续追问。她是个极其睿智的领导,明白适当的给对方判断状况的时间并非是纵容对方做出应对的措施,因而错失趁热打铁突破对方防线的机会,反而是种明智的以退为进,因为等对方精准的判断出面临的局面不可躲避后,反而更容易放弃抵抗,和盘托出她想了解的内容。

    “连书记,您刚才的问题,我无法回答您。”赵慎三迅速做出判断后,怎个胆寒了得?每个细胞都充满了高度戒备,明白自己说好听点是参与连书记主持的案件调查组了,说得不好听点就是被扣在这里失去自由了,其后的很长段时间,可能就会失去跟外界的联系,成为个聋子跟瞎子!

    而且,他所说的每句话都会在日后的某个听证会上变成呈堂证供,导致李文彬或者卢博文乃至陈伟成或者齐同义等某个人遭遇巨大的变数,故而,他再开口说话的时候,虽然已经拼命地调整情绪了,声音依旧有些**。

    “哦?仅仅是句闲话嘛!这种传言我在京城都时常听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全国这么多省,很少听到说哪个省两府亲如家的,无非是传言罢了,也没听说中央因为流言就把哪个省的领导给撤了。”连月冷觉察到赵慎三的紧张情绪后,故意轻松地调侃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